死刑犯儿子看守所教导员她送上“特别谢礼”

http://news.nen.com.cn    2013-05-06 08:14    东北新闻网   分享 分享到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
订阅东北新闻报,移动发1到10658303 联通发DBXW至10655800 电信发DBXWB至1065928080
十指连"新" "掌"握精彩--掌上资讯频道 东北新闻网手机版 3g.nen.com.cn

  冯冰在葫芦岛市看守所工作了11年。这是她从安保专业毕业后,第一份与犯罪嫌疑人有近距离接触机会的工作。记者于岛摄

  民警档案

  冯冰,女,汉族,1976年出生。中共党员,大学本科学历,二级警督,现任葫芦岛市看守所教导员。

  1997年参加工作, 2002年调任葫芦岛市看守所任管教员, 2011年成为葫芦岛市看守所教导员。 2010年度被授予辽宁省“三八红旗手”和“十杰女警”称号; 2011年获市局“优秀共产党员标兵”称号, 2012年被市直机关授予“创先争优优秀共产党员”称号; 2012年11月被评为葫芦岛市“十杰女性”;曾荣立市政府个人二等功一次;荣立个人三等功三次。

  柔和的眉目间透着不容拒绝的英气,讲话温柔细语却字字直逼内心。她的工作环境是在那让人望而生畏的高墙电网中,面对的,可能就是曾手持尖刀取人性命的凶恶歹徒。“在押人员面前,管教员是能答疑解惑的老师,是会开导劝慰的心理医生,是能全心照顾他们的亲人,也是能和他们聊聊知心话的好友。”在葫芦岛市看守所工作的11年里,教导员冯冰“满分”扮演了这多种角色,“不过‘母亲’的角色,恐怕我女儿要给我个‘不及格’了!”冯冰说。

  印象

  “冷脸”送走释放人员

  初次见面是在中午,此时冯冰已经在看守所连续工作近30个小时了。“前一天是白班连夜班,今天连上个白班,晚上就可以正常下班了。”所谓的正常下班,就是指回家后仍要随时待命,“我们是要求24小时保持联系畅通的,一旦所里有事儿,就要马上赶回来。”冯冰说,在看守所工作的警员们,最怕的就是休息时间手机响,“我们的工作就是保证在押人员身体、心理都要健康,平安无事,只要有事,那就没有小事。”

  5月2日下午,记者与冯冰一起来到看守所女子监区,6个监管室内的在押人员正在进行房间清扫。透过监管室的栏杆,冯冰向在押人员陈某询问身体状况,“今天感觉好些了吗?我已经给你对象打电话了,他说这一两天就能过来探望,你好好养身体,精精神神地见他!”

  谈话间,监管人员告知监室内的在押人员小惠(化名)被释放了,兴奋的小惠冲过来笑着抱住了陈某告别,栏杆门被打开后小惠又对冯冰说,“教导员,我要回家了!我会回来看你的!”

  原本还微笑着的冯冰突然板起了脸,厉声道:“快收拾,赶紧走!速度!”此时陈某和其他在押人员的脸上露出了既羡慕又落寞的神色。

  对话

  当了妈妈更能理解在押人员的感受

  辽沈晚报、北国网:像小惠那样期满释放的在押人员离开时,作为管教员是一种什么心情?

  冯冰:看守所每天都要接收或送出一些人。那些被释放的,作为管教员来说,都是替他们高兴的;对于被投监的在押人员,我们也是希望通过我们的工作让他们从心里认识到自己的过错,勇于面对、承担法律责任,接受制裁。应该是祝福吧,希望他们能好好接受改造。

  辽沈晚报、北国网:刚才看小惠特别兴奋地离开了,怎么你一下脸就冷下来了呢?

  冯冰:每一个离开这里重获自由的人都像她这么高兴,刚才不知道你有没有注意其他人。作为管教员心里替她高兴,也不能像她那样表现出来,我必须顾及其他在押人员的感受。像陈某,她已经在看守所一年多了,如果当时我也去拥抱小惠,陈某的心里肯定很羡慕,也很难受。

  辽沈晚报、北国网:听您同事说,当年您在怀孕五六个月的时候还几乎每天到监区进行工作,与在押人员谈话?

  冯冰:对,一方面是我们人手比较紧,按规定在押人员进来后24小时内必须进行第一次谈话,我不干,就得别人帮我分担;再一方面,我负责的在押人员我必须得清楚地了解每一个人的基本资料,这是我的责任。现在我女儿都10岁了,当时她给我很大力量。没当妈的时候,不太能理解那些在押人员想孩子想得直哭,我也不会劝。后来理解了,她们往往除了担心还有自责。

  辽沈晚报、北国网:陪女儿的时间多吗?她了解你的工作内容吗?

  冯冰:很少,像我们白天和在押人员对话,晚上回家有时候一句话也不爱说。今年过完年给她送到鞍山姥姥家了,我和孩子爸爸工作太忙,没时间照顾。她比较独立,像个小大人,也知道我的工作性质。有一次我说带她到广场玩,说成了“风场”(在押人员进行户外活动的场所),她“教育”我说,“妈妈你能不能把工作和生活分开了,你这样对我成长不好。”我觉得对孩子确实亏欠很多。

  经典案例

  “说话像猫”壮胆替在押人员咨询隐疾

  2002年3月,26岁的冯冰调到葫芦岛市看守所当管教员。这是她从安保专业毕业后,第一份与犯罪嫌疑人有近距离接触机会的工作。“有一次听同事说,支队长觉得我恐怕不能胜任这份工作,‘说话都像小猫似的,能在咱这儿干好嘛?!”领导的质疑却让要强的冯冰暗下决心,“我是一名警察,在什么岗位,我都要做好!”

  几天后,冯冰就碰到了自己在新岗位的第一个难题。因与同伙涉嫌抢劫、强奸罪被刑拘的在押人员左某刚入狱,情绪波动极大,每晚大喊大叫,闹得整个监室不得安宁。“说实话当时觉得她挺可怜的,我就去找她聊,一开始特别抵触我。”聊天、倾听、分担,冯冰还为入监后无人管的左某自掏腰包购买了生活用品和营养品。

  一次体检,左某被检查出乙肝和梅毒,冯冰顶着异样的眼光跑到性病诊所去为左某咨询病情,“当时医生一个劲儿问我到底是不是我得病,让我说病情我也说不明白,特别尴尬。”让冯冰欣慰的是,自己开来的药让左某病情大大缓解。

  也许是感受到冯冰的善意,左某情绪渐渐缓和,“有一次她跟我哭了,说以为来了这里,就再也没有人能相信依赖了。”

  左某离开看守所时,紧紧地抱住冯冰,“冯管教,我一定积极表现,接受改造。无论走到哪里我都不会忘记你,如果你不嫌弃,我可以叫你一声妹妹吗!”

  女死刑犯临走前约定“来世报答”

  “这么多年让我印象最深的就是孔某。”孔某拥有大学本科学历,拥有让人羡慕的工作,却因杀害了情人的孩子而犯罪入所。“她刚来的时候一句话也不说,一说话就是跟人吵架。”冯冰回忆。

  几次交流冯冰了解到,孔某最担心自己14岁的儿子遭到报复。“有担心,就说明这个人还有感情。”于是冯冰定期把孔某家人的安慰话语和她儿子的学习近况用摄像机拍下来给孔某看,渐渐孔某的情绪平稳下来。

  一审被判死刑的孔某戴上了脚镣,因行动不便,冯冰每天亲手帮她换洗衣裤,照顾她日常起居,陪她走到了生命的最后阶段。

  在执行死刑之前,冯冰把孔某交付法警,孔某猛然回头,“管教,让我再看你一眼吧,是你陪我走完这最后一段路,你是好人。下辈子我要做个对社会有用的好人,报答你……”

  死刑犯儿子考上大学打来电话报喜

  “我们的工作很特殊,没有人愿意到我们这儿来,管教员挺不受待见的。说实话,常有在押人员离开时跟我说,‘管教,有时间我回来看你!’可这是个一旦走了谁也不愿意回来的地方。”冯冰说,自己有时候想,如果在大街上遇到曾经自己管教过的在押人员,要不要打招呼,“每一个离开这里的人应该都想把我和这段记忆在人生里删除。”

  2010年夏天,冯冰突然接到一个电话。“请问是冯阿姨么?”一个怯生生的声音响起,原来是死刑犯刘某的儿子,“阿姨,我考上大学了,向您报喜。”

  2009年,刘某因涉嫌故意杀人被收押进看守所时,性格急躁冲动的她还认为自己不久后就能回家,“死刑”的判决让她几乎崩溃。“她告诉我,自己的儿子马上就要高考了,孩子4岁时丈夫过世了,多年来她一人侍奉公婆,抚养孩子。”冯冰回忆,因为觉得对儿子有愧,担心成为儿子考学的负担,刘某产生了厌世情绪。

  刘某在押期间,冯冰多次来到刘某家中,为刘某的儿子送去备考材料和慰问金,通过摄像机,为高墙内外的母子传递着相互的思念与叮咛。“这个孩子的录取通知,是我工作这么多年收到最贵重的礼物,让我觉得心里暖融融的。”冯冰说。

  记者李晨溪



【一键分享东北新闻网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搜狐微博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网易微博 新浪微博】
( 辽沈晚报 )
[责任编辑: 贺晓雁 ]
关键词:
进入论坛】【打印】【收藏】【关闭窗口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请您来信来电(024-31885629)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热线电话 024—23257777转8031  线索投诉邮箱: <dbxwwjy@nen.cn>  法律顾问

关于我们| 客服中心| 广告服务| 建站服务| 联系我们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辽B-1-4-20100011 信息网络传播视节目许可证 0603017

    沈阳网络警察
    沈网警备案20040314号 用户可信赖无线产品 辽宁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