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义:“黄海第一哨”永远的好团长

http://news.nen.com.cn    2013-05-13 10:34    东北新闻网   分享 分享到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
订阅东北新闻报,移动发1到10658303 联通发DBXW至10655800 电信发DBXWB至1065928080
十指连"新" "掌"握精彩--掌上资讯频道 东北新闻网手机版 3g.nen.com.cn

  2011年1月向义同志(中)组织行军途中开设临时指挥所。本组图片由部队提供

  2011年1月31日向义同志慰问困难群众。

  “一棵小白杨长在哨所旁……”在远离大连的黄海上,驻守着一个被誉为“黄海第一哨”的威武之师,这里有一位让战士和领导都无法忘记的好团长,他叫向义。

  某要塞区海防团原团长向义,2010年10月上岛赴任,2012年9月入院接受治疗,两年里他的在岛时间近690天,320多天深入营连一线帮带指导。

  然而在头部肿瘤确诊入院后,向义生命最后时光的愿望是“再闻一闻大海的味道”。

  晚会演节目转变“后进连”

  在来到海防团之前,向义曾在省军区处长岗位上工作多年。2010年上岛后,他向官兵明确了打造“黄海要塞第一团”的目标,他要求官兵睡觉也要睁只眼,时刻做好打响第一枪、放好第一炮的准备。但在他首次组织全团检验性演习过程中,居然有一个连队因执行命令有误,直到演习结束也没有到达指定地域!

  2011年在全团都很看重的军区“红旗观察所”评比考核训练前夕,61分队有两名战士的训练科目成绩不理想,为了赢得这次评比,有人提出从其他单位借调优秀战士“替考”。向义得知后严肃地说:“我和大家一样,对这个荣誉非常渴望,但我们绝不可以弄虚作假。请大家要记住:成绩宁可少三分,作风绝不降半分!”

  同年中秋节各连队举行的篝火晚会上,连续三年没有被评先的62分队官兵士气低落,晚会的节目到最后无法进行,连长连问3遍“下一个谁来”,都无人搭话。“下一个节目我来演!”此时团长向义从篝火旁走了出来,笑着唱了首歌,并给官兵的家人送去节日的祝福。这一下让大家有了心气儿,“谁说团长只去先进连队的,这是来给我们鼓劲呢!”

  从此以后,这个“后进连”再无低沉,在向义的激励和细化调研下,62分队一鼓作气连续赢得“集体先进连”等多项荣誉。

  同时,经过一年的严格训练,在2011年省军区“岗位大练兵、行业大比武”活动中,海防团获得1个优胜团体、9个优胜个人,位居其他兄弟团队之首。在要塞区组织的比武中,海防团26人次创破17项纪录,位居奖牌榜第一!

  “没有团长借船就没有我儿子”

  都说当兵苦,当海岛兵更苦!海防团驻守的是距离大陆最远、环境最艰苦的岛屿,年均90多天被大雾笼罩,6级以上大风有160多天,每天只有中午一班客船通往大连,而且年均超过180天不通航。

  为了解决官兵平时通讯及文化需求,向义利用有限的资金改善营房和建立俱乐部、图书室,“三电进班排”让基层官兵回到宿舍就能打开电视、电话和电脑。

  2012年8月中旬的一天,80分队连长李昂展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怀孕7个多月的妻子突然出现小产迹象,经过岛上医院诊断为妊娠期高血压,急需离岛前往大连进行治疗,才能保住胎儿!此时已经20时40分,通航时间已过,李昂展只好打电话向上级汇报。

  向义得知后,立即向上级紧急协调部队船艇,同时向义指派团卫生队队长护送小李妻子,最终在次日凌晨到达大连的妇产医院。

  紧急的护送,再加上治疗期间的安胎处理妥当,小李的妻子在10月份顺利生下一名男婴。“没有团长借船下岛就没有我儿子!”小李含泪回忆此事时也道出了团长的“借船故事”:

  2011年7月,从小把他带大的姥姥病重,最后的心愿就是能见上向义一面,但他没有离岛;2012年4月,向义的父亲结肠癌手术后复发,母亲打来电话说父亲随时都有去世的可能,希望他能回来,但他还是没有开口向上级借船。

  廉洁清正让上下都没话说

  向义团长上岛后,就在自己的床头写下“有容乃大、无欲则刚”八个字。大到承包商的支票、小到战士家乡的土特产,向义从来没有接受过,更没有“下不为例”的机会。海防团政委史赜说,士官转改和工程招标时,最能检验部队领导干部,而向义在所有方面都让上下没话说。

  2011年11月,到了老兵复转的关键时刻,此时各级主官的电话又多了起来。向义也接到老同学打来的电话,老同学的一个侄子在向义的团里,想让他帮忙转成士官。向义前往连队了解情况后发现,老同学的侄子表现一般、不符合转改条件。同时,多位连长表示接到过上级或战友打来的“关系电话”和“递纸条”,这让这些基层主官压力很大,因为他们知道这样有可能影响优秀战士的选拔。

  回去后向义立即召开全团军人大会,在全要塞区率先出台士兵转改的“四转四不转”制度和具体考核标准。这样的“一把尺子”制定后,所有士官转改都有了依据,只要不符合指标那就是“没门儿”。

  向义任团长两年多来,团队先后调整干部81人、转改士官244人、工程建设12项、经费2500余万元,这些都是按章办事和军区的优质工程。

  ·生命的最后

  无惧病痛老兵却让团长流泪

  2012年8月,向义时常感到剧烈头疼,但病情都被他的隐瞒和止痛片掩盖,即便是向义的司机和身边公务员也没有察觉。

  直到一天夜里进行的团队实战化训练试点的推演,政委史赜跟随冒虚汗的向义来到办公室,此时才发现他吃药的“秘密”。史赜抄起电话就要给上级汇报情况,被向义急忙一把拦下:“现在正是攻坚期,你再给我几天时间,等任务结束我就下岛,这样行不?”

  9月初演练正式开始时,向义的头痛再次发作,但他强忍剧痛扣响了发令枪。9月24日一直到演练试点成功结束,向义才在首长的催促下前往沈阳军区总院检查,结果发现脑子里长了个鸡蛋大的胶质瘤。

  手术后的治疗让向义变得异常虚弱,在禁止使用手机的情况下,他时常偷偷给政委打电话,询问团队建设和老兵退伍情况,并叮嘱不让官兵前来探望。

  政委史赜在老兵退伍后,带着全团官兵集体签名的祝福集来到病房探望,此时口鼻已经插管的向义看着一个个签名读了很久,合上本子的一刹那,政委才第一次发现他流泪了。

  当意识到自己时日不多、无法再上岛时,向义向政委提出了唯一的要求——让政委捎来一桶海水,他想再闻一闻大海的味道……

  2013年2月15日,向义团长永远离开了海岛,那一天正值大年初六,海岛上飘着点燃的纸鹤和海灯。

  ·记者手记

  团长未走远

  来到岛上短短三天时间里,我能真切感受到各级官兵对向义团长的熟悉和敬畏。

  向义的司机告诉我,团长的“一号车”拉过很多人,从救助指导员去卫生队,到护送孕妇下岛上船,而他自己告诫司机要节省燃油,去团队周边连队一律步行。

  很多基层士兵都熟悉自己的老团长,他们说向义是“不笑不说话”,进他的办公室没有拘束感。而对待各级连队主官时,时常是只要犯错就会马上“黑脸”。

  这种熟悉和敬畏都缘于他的奉献和关爱。

  除夕夜替哨兵站岗、拿出自己的手机让他给河南老家父母拜年;“化妆”游客山下拍照检验部队警惕性;南洋生产基地蔬菜大棚里研究高产芸豆种植;下连队营房同住为士兵下厨……

  岛上的一草一木、一砖一瓦都留下了向义的足迹。

  团长虽离去,但团长未走远!记者谢晓宇

【一键分享东北新闻网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搜狐微博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网易微博 新浪微博】
( 时代商报 )
[责任编辑: 贺晓雁 ]
进入论坛】【打印】【收藏】【关闭窗口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请您来信来电(024-31885629)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热线电话 024—23257777转8031  线索投诉邮箱: <dbxwwjy@nen.cn>  法律顾问

关于我们| 客服中心| 广告服务| 建站服务| 联系我们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辽B-1-4-20100011 信息网络传播视节目许可证 0603017

    沈阳网络警察
    沈网警备案20040314号 用户可信赖无线产品 辽宁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