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阳北票境内有座千年古城(上)

http://news.nen.com.cn    2013-05-15 09:22    东北新闻网   分享 分享到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
订阅东北新闻报,移动发1到10658303 联通发DBXW至10655800 电信发DBXWB至1065928080
十指连"新" "掌"握精彩--掌上资讯频道 东北新闻网手机版 3g.nen.com.cn

  北票黑城子石雕。李秀华摄

  闫志老人讲述北票黑城子的风云历史。李秀华摄

北票黑城子大宁寺遗址。李秀华摄

  朝阳北票境内有座千年古城,跨越辽、金、元、明、清五朝,是北票前身古川州治所所在地,如今名为“黑城子”。千年岁月,世事代谢,王朝浮沉,后世之人都知道这古城“有来头”。但若是请他说说这古城的历史,却每每东拉西扯、语焉不详。不过,一位名叫闫志的耄耋老人,对这近百年的古城旧事,却是张口就来。他若说“听说过”,那此事基本靠谱;他若说“知道”,那就意味着他是此事的见证人甚至参与者。老爷子有时与人闲聊,说到兴头上,话就大了:“我不就是没文化嘛,我要有文化,我能这样?我要有文化,‘西太后’不算啥! ”外人听罢捧腹而笑,以为是农村老汉的瞎掰胡诌。但当地的知情人却说,这老爷子经历可不凡:给蒙古王爷扛过活、差点给乌兰司令当过警卫员、当八路攻过古北口、在朝鲜战场上打过美国飞机……

  明代川州成了蒙古人的牧场

  今天的黑城子是北票境内的一座农业大镇,人烟稠密,周边遍布沃野良田。但在几百年前,这里却是狼虫虎豹的出没之地。“别说几百年前,我小时候,这城边子附近,动物有的是,狼虫虎豹平时常来。”闫志说。

  黑城子曾是古川州治所所在地,为何如此荒凉呢?闫志听父辈人讲,朱棣造他侄儿的反,篡位当了大明朝的皇帝,兀良哈蒙古铁骑帮了他大忙。为报恩,朱棣登基后将川州赏给了兀良哈部做牧场,川州城就成了一座废城。

  兀良哈部的许多人不懂得农业生产技术,他们往往春播时聚集人畜于田野踏种,播种之后便开始四处游猎,待秋天回来收获,俗称靠天种田。川州辟为蒙古兀良哈部牧场后,这一部族主要以游牧和狩猎业为主。汉族人南迁,日子一长,黑城子一带过去长满果树的山沟逐渐荒无人烟,以致虎狼成群,成了狩猎之地。

  兀良哈部族人喜战争,好射猎,渴则取乳而饮,饿则杀牛羊而食。曾经繁华的川州城遂变废墟,城墙倒塌,城内荒芜。这一段时期是川州历史的空白期。

  清代黑城子再现繁华

  “到了清代,黑城子就繁华多了。土默特右旗将王府迁到这里,重修了土城。迁到这里的蒙古王爷姓‘宝’,所以老百姓也把这土城子称作‘宝城子’。”闫志回忆说。

  闫志的祖辈人讲,那时的黑城子一带集市、商号很多。一年四季,做买卖的生意人走街串巷、络绎不绝。黑城子镇板达营村有大宁寺遗址,大宁寺始建于公元1733年,主体建筑已荡然无存,只有石雕钟鼓二楼,石刻功德碑两通。细观钟鼓楼石雕,纹理清晰,线条流畅,雕工细腻,人物、花草、祥兽瑞鸟栩栩如生。石碑分别刻于公元1809年和1819年,尽录捐款建庙之商号、乡绅之名姓于正反两面,密密匝匝。北票市文化局副局长李秀华是个有心人,将商号之名分类抄录如下:

  号:富有号、广和号、永丰号、协兴号、利成号、福成号、三隆号、四合号、广兴号、永顺号、成岁号、永升号、永盛号、育成号、利合号、万德号、德成号、仁义号、恒发号、福增号、增盛号、信诚号、魁发号、兴发号、聚兴号、大成号、隆和号、祥盛号、广兴号、兴盛号、西广顺号、北兴盛号、德发号、永恒号、广振号、永和号、南广顺号、永瑞号、永源号、泰悦号、广顺号、德盛号、恒裕号、四顺号、天成号、涌泉号、兴隆号、五聚号、兴义号、三盛号、大来号、兴正号。

  店:天顺店、恒升店、通顺店、兴泰店、兴隆店、四合店、三合店、来源店、广发店、同盛店、人合店、兴盛店、信诚店、永兴店、裕宁店、吉泰店、永和店、中兴店。

  永:三兴永、五聚永、兴和永、增兴永、泰来永、天源永、三合永、三泰永、兴泰永、福来永、泰发永、义盛永、兴旭永、兴增永、大来永、天德永、义丰永、通吉永、兴发永、三源永、兴隆永、宝发永、三聚永、福来永、义兴永。

  当:仁义馆、六和馆、三合馆福隆当、日兴当、王成当、元亨当、大丰当、常飞当、兴源当、大兴当、广聚当、常合当、福兴当。

  其他:东发炉、德盛炉、德成炉;德泰隆、森盛隆、福聚隆、兴泰、五合隆、常茂隆、三合隆、三胜隆;五合窑、德盛窑;敬思堂、天兴堂、泰胜堂、五合堂、泰胜堂、集益堂;万和局、增盛局、兴盛布局、德升布局、恒记布局;邱豆腐房、恒兴柴房;大盛厂、义兴厂、兴盛厂;东四合成、西四合成;福合栈、六合栈;日增利、三成居、唐布床、永瑞昌、兴聚亭;来合兴、广聚兴、广发义、日升东、福聚地、会聚和。

  一个小小的州治所竟然汇聚了这么多商号,可见当时的黑城子有多么繁华。

  黑城子住过一个“金脑袋王爷”

  闫志说,到了清代,这黑城子成了土默特右旗的王爷府,这府里的蒙古王爷是成吉思汗的后裔,世袭王位传了十二代。

  落户黑城子的这一支土默特人的高祖叫固穆,是元太祖铁木真(成吉思汗)的后裔。大清顺治五年被封为萨扎克镇国公,康熙二年晋升为固山贝子,祖代世袭罔替十二世。“到了嘉庆年间,这黑城子王爷府的王爷成了嘉庆皇帝的门婿。据说娶了嘉庆皇帝的四公主,本来是门皇亲,是攀龙附凤的好事,谁想到竟遭了殃!”说起这段往事,闫志陷入久远的回忆,“我听老一代人讲,有个白大将军,不知是他诬告了这位蒙古王爷,还是这位白将军出了事,连累了他,反正这蒙古王爷最后被午门问斩,丢了脑袋。”

  对这段历史感兴趣的当地人问闫志,这位掉了脑袋的蒙古王爷是不是叫“玛呢巴达喇”?闫志摇摇头,“蒙古人的名太绕口,我可翻(译)不出。我就知道这蒙古王爷后来埋在西石山,大概就是今天的北票大黑山。但没脑袋下葬,无头尸多不吉利啊!据说这蒙古王爷脑袋有七斤多重,他的后人给他做了个金脑袋,重八斤半呢!”“玛呢巴达喇”是不是“金脑袋王爷”,闫志说不清。但玛呢巴达喇的老婆是个“贪婆娘”,他却听祖辈说过好几回。据说,这个女人为开辟王府的财源,除在土地上规定地租、庙租、仓租之外,还创造了“胭粉税”、“糖果税”。为向清朝皇帝进贡,她又创造了“口味车”。每年正月二十前后,她把从百姓家里搜掠来的白条猪装满大车,成群结队向北京运送。表面上是为皇帝送白条猪,但猪的肚子里,却装着大烟土、白银。明里说是给皇帝,实际上都储存在北京的王府里。这些贡物,在民间一律按户摊派。此外,还逼民户送白梨、大米、干鲜野果、蜂蜜、人参等。百姓有物拿物,无物拿钱,拿钱时还得喜笑颜开,用红纸包着送到王府。谁不送或送少的,都给按上“对皇上不忠,别有异心”的罪名,轻则加倍罚款,重则投入大牢处死!

  等到了棍布扎布袭了王位后,就更加无恶不作。棍布死后,棍布的母亲掌握了全部家产,她挥霍无度,残忍无比。她对人说:“土默特管地没边,跑马圈地,马跑哪里,哪里就是封地,谁要种地,按亩掏租。”为棍布送丧时,她用绫罗绸缎布置墓室,墓室里堆满黄金白银,甚至还用活人陪葬。“这位蒙古王爷去世时,送葬队伍从北票开始走,一直排到大黑山!”闫志说。

   “小王子”沁布多尔济血债累累

  无论是玛呢巴达喇还是棍布扎布,闫志都只是“听说过”。而谈起这黑城子王爷府里的最后一位蒙古王爷沁布多尔济,闫志却是实实在在的“知道”。

  这个沁布多尔济,汉名叫宝治卿,是土默特右旗贝子棍布扎布的第五子,通称“小王子”。此人祖籍北票市黑城子镇,1905年出生于北京清廷王府,1930年袭土默特右旗贝子。1932年10月,通过其两姨妹婉容(溥仪皇后)的关系,被溥仪封为和硕亲王。1933年,日军侵占北票,沁布多尔济回北票任职,后改任吐默特中旗旗长,统治朝阳。当了旗长后,他更加专横跋扈,花天酒地。他吹嘘说:“我这个亲王、旗长,不但有日本人直接支持,到北平,连国民党大员,也见我眼馋,说我走了正道,能赚大钱!”

  沁布多尔济上任后建立了保安队(也称“旗警队”),勾结日伪军讨伐队,对反满抗日的栾天林、周荣久等爱国义士进行了血腥镇压。他还勾结日本讨伐队队长佐藤制造了娄家沟、齐杖子等地的惨案。他在娄家沟召开万人大会,用铡刀铡死了无辜的11名平民百姓,还残忍地将人头挂在树上示众。

  仗着日本人撑腰,以伪满洲国皇帝溥仪为靠山,沁布多尔济掠夺了二龙台上万亩耕地,建起封建小朝廷,并在府内私设公堂,残害百姓,造成大批农民家破人亡。

  1945年8月15日,日本投降后,沁布多尔济投入蒋介石的怀抱。被任命为东北保安热北支队司令,兼土默特中旗旗长、卓索图盟副盟长,后来晋升为中将。这一时期,沁布多尔济指挥其反动武装多次围攻解放军。大肆进行清乡活动,抢劫人民财产,到处烧杀抢掠,先后杀害解放军干部、战士及群众500多人。

  在闫志印象中,这小王子平时住黑城子,偶尔去北京,长得“瘦肌格拉,四角高挑的,个子不高,说汉语”。“小王子家的院我都去过,待过。他养皇兵,小日本那时候,他整了一帮旗警队,我大哥就是旗警队的。我后来当了八路,咱俩成了两条道儿上的人。我在部队的时候,我大哥还看我去了呢。我大哥已经死了,他不死,今年都89岁了!”

  闫志说:“小王子麾下这支旗警队人不多,也就二、三百号人。他还有个贴身的卫队,有二、三十号人,是专门给他站岗,看家把门的。以前这附近住个姓王的,他父亲曾在小王子那里管过事。那人后来得脑血栓没了,他知道小王子家的事能多点。”

  小王子那时到处抓劳工,闫志却得以幸免。“那时天天打仗,外边乱哄哄的,我们家穷,就混口饭吃。离黑城子二、三里处早年有片树林子,那地方有三间房,是我们家盖的。小王子让我们上‘花子洞’,就是给他家种花,冬天种豆角、黄瓜,相当于今天的温室大棚。那时没有大棚,顶棚都用玻璃弄的。我们给小王子家干活,就不用去当劳工了。”闫志记得,那时小王子派人把守路口,见到姓“王”的就抓,据说是犯了他“小王子”的名讳,可见此人何等专横!

  小王子杀人不眨眼,甚至杀人取乐。1943年5月某一天早晨,小王子在北京王府井大街晨起散步,看见一个卖切糕的正在和他的卫兵打嘴架。他问那个卖切糕的为什么打架?卖切糕的说:“你的卫兵买了我的切糕吃了不给钱!”闻此言,小王子扭头问卫兵:“你到底买没买?”卫兵说:“我没买。”小王子哈哈一笑:“这好办!”只见他顺手从腰中拔出刺刀,一刀将卫兵的肚子穿开,果真有切糕。卖切糕的被这剖腹开膛的惨景当场吓死,瞬间两条人命就没有了。

  对这个血债累累并过着骄奢淫逸生活的小王子,北票民众恨之入骨。但是,坤头龙沟的贵族宝正午却逆天而行,于1945年春,鼓动其附近的财主给小王子树碑立传。并向坤头龙沟、台头沟等屯农民强行摊派费用,在高家石厂采制一块巨型碑料,用五套马车送往黑城子王府,把马车都给压坏了。因为日本垮台,没来得及给小王子刻碑文,此碑成了一块“无字碑”。

  1948年东北解放后,沁布多尔济逃到北京。1951年3月被国家公安机关逮捕归案,同年4月12日被依法处决,他的吹鼓手宝正午也于1947年冬被镇压了。

  张松



【一键分享东北新闻网微博 腾讯微博 分享到搜狐微博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网易微博 新浪微博】
( 辽沈晚报 )
[责任编辑: 贺晓雁 ]
关键词:
进入论坛】【打印】【收藏】【关闭窗口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请您来信来电(024-31885629)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热线电话 024—23257777转8031  线索投诉邮箱: <dbxwwjy@nen.cn>  法律顾问

关于我们| 客服中心| 广告服务| 建站服务| 联系我们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辽B-1-4-20100011 信息网络传播视节目许可证 0603017

    沈阳网络警察
    沈网警备案20040314号 用户可信赖无线产品 辽宁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