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心中始终有个梦

——追记“省优秀共产党员”、抚顺市传染病医院艾滋病治疗与关爱中心原主任邹笑春
2016-07-22 02:27      来源: 辽宁日报     
作者:杨忠厚
    
分享 分享到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

  听人说,她总是露着笑容,如春风般,即使知道自己的生命已经进入倒计时,她也从未在外人面前落过泪。

  她又是一个感情丰富的人,春天里,总要买来几枝迎春花,还要配上松枝,再在瓶底养上几条小鱼。

  生前,她就为自己设计好了一生中那套最后的装束:头上戴朵太阳花,身着粉色旗袍,再嵌上一朵花,把自己打扮得漂漂亮亮的,她要让送别的人看着舒服!

  这是一位连做梦都想着患者的医生!这是一个至死都在为他人着想的女子!

  她叫邹笑春,生前是抚顺市传染病医院艾滋病治疗与关爱中心主任,在防治艾滋病的第一线奋战了整整10年。因为她,感染者不仅得到了有效的医学治疗,更感受着家的温暖;不仅鼓起了生活的勇气,更获得了人生的尊严;不仅常怀感恩之心,更走上了关爱互助、回馈社会的志愿之路。

  在患者眼中,邹笑春是他们的“头儿”,是领路人,是挡风者,更是传递党的政策和关怀的信使,在她身上,永远是“满格”的正能量。她把自己那段最美时光和青春年华,都融入到了防治艾滋病的事业中,为那些身体和心理“蒙尘”的人,撑起了一片蓝天。干一行,爱一行,钻一行,她堪为模范:摸索出一个有特色的艾滋病关爱治疗模式;建起了一支专门服务艾滋病患者的志愿者团队;给患者留下的电话24小时开机,不愧为一名“全天候”医生。

  今年6月1日,因患胆管细胞癌,邹笑春不幸英年早逝,年仅44岁。

  邹笑春的岗位是平凡的,甚至还有些“小众”,但她却以自己的执着与坚守,在“平凡”的岗位上写满了“精彩”。

  每一名共产党员,该怎样在自己的信仰追求和人生履历里烙上“合格”的印章?让我们到邹笑春工作和生活过的地方,去寻找答案吧。

  她像一股爱的暖流,融化着患者心中郁积的“坚冰”

  在一些人眼里,艾滋病往往与隐私问题联系着,因此社会上一些人避之犹恐不及,但邹笑春却是自己冲上去的。

  2006年,抚顺市传染病医院受命组建专业的艾滋病治疗科室。那时,医院对艾滋病的治疗还很生疏,很多东西都需要重新学习。任预防保健科副科长的邹笑春觉得预防保健多少与防治艾滋病沾点边,就主动请缨说:“我熟悉情况,又是一名党员,如果医院觉得我适合牵头这项工作,那就让我来吧。”在邹笑春的主持下,当年11月,艾滋病抗病毒治疗诊室就开始接诊了,老张是第一名患者。

  如果不是坐在医院里,我们绝对想不到眼前的红脸汉子,竟是一名已经感染艾滋病11年的患者:留着板寸,很精神,举手投足间,脸上始终透着微笑,只有谈到邹笑春的时候,一种淡淡的忧伤才浮现出来。

  2005年9月,老张在艾滋病确证实验检查中结果呈阳性,精神顿时就崩溃了。平时有说有笑的他,一个人躺在床上,直盯着天花板,三天三夜不说不吃不睡:这辈子不就完了吗?当时只有45岁的他想到了死,但女儿还没成家,老母亲又由谁来管?真是活不起、死不起,他如行尸走肉般,生活在死亡随时就会降临的恐惧中,很无助。

  在强烈的求生欲望驱使下,2006年12月,老张来到了抚顺市传染病医院,他转啊转,心中浮现出很多面孔:冷漠、讥讽、不耐烦……几次想抹头回去的老张把脚一跺,“毅然决然”地敲响了诊室的大门,很有种悲壮色彩。

  这一次,老张敲开的不只是诊室的大门,更是一个多彩生活的大门。

  随着一声“请进”,邹笑春从里面迎出来了。一张笑脸,一声“你好”,再主动伸过手来,这“第一印象”对老张太重要了,他至今还记得,邹笑春根本不问怎么得的病,而是像唠家常一样说着,国家政策多好呀,免费治疗,为啥不好好生活呢!

  那天正赶上老张闹“针眼”,有点刺痒,时不时用手蹭蹭,邹笑春就说,我给你看看,然后用手拨了拨,已经不碍事了,就把结痂直接给扒拉下来了,既没戴手套,完事也没洗手。老张再也控制不住自己,眼泪“刷”地就下来了。从那一刻起,他就把邹笑春当成了亲人,一直唠到下班,还舍不得走,一肚子的苦水终于倒出去了。

  从医院出来,老张觉得天都比过去蓝,他下意识一回头,邹笑春还在门口向他挥手……他第一次觉得,染上艾滋病并没有那么耻辱!

  对患者来说,一方面是病痛的折磨,但更大的压力来自心理,有自责,也有家庭和社会的不接纳和排斥,因此,很多患者不愿或不敢公开病情,也不愿意接受治疗,老张的纠结很有代表性,这就使得我国实行的“四免一关怀”政策,还不能发挥出最大的功效。

  治病先治“心”,从一开始,邹笑春就抓住了治病的“根”。融化了老张心中郁积多年的“坚冰”,邹笑春初战告捷。

  因为心中有郁结,很多艾滋病患者有倾诉的欲望,但苦于没有倾诉的对象。自打抗病毒治疗诊室建立起来后,邹笑春就把自己的电话号码留给了患者,从那时起,邹笑春的电话就成了患者热线,经常在夜里响起。一名还不到20岁的患者刚开始用药时,身体出现了抗药性反应,很难受,他就在半夜两点多拨通了邹笑春的电话。“如果当时邹医生爱理不理,再冷言冷语,我肯定就自动消失了,不会再接受治疗,那对我可能就是死路一条。”邹笑春的电话成了他的“生命线”和“希望线”。

  哪怕身体刺痒了,电话里也能说上一两个小时;一件小事,能打四五次电话,每次都要唠个几十分钟;每天的班车上,同事们看到最多的姿势,就是邹笑春捧着电话,无论何时何地,只要是患者打来的,必接!在患者眼里,邹笑春就是他们最好的“倾诉者”。

  老刘是一名婚内感染的中年男性患者,2007年就诊时爱人刚去世,没有工作、生活拮据的他3次自杀未遂。一天,他扛着一个大纸盒箱子,大汗淋漓、气喘吁吁地走进诊室,放下箱子直奔水龙头,双手捧着水,大口喝起来。邹笑春见状,赶紧用自己的杯子接了半杯白开水递给他,随手又拿来纸巾送到他手上。为了生计,老刘想在就诊之后去推销小型空气净化器,箱子里装着五六台净化器。邹笑春毫不犹豫地买下一台,又找来护士长帮着宣传,一会儿就全卖出去了。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但老刘还是感动得哭了:“我们这样人卖的东西,你们当大夫的都敢买……邹主任,我一定好好活着,也好报答你!”

  这些年,邹笑春所做的一切,远远超出了一名医生的职责所在,而她与患者之间的关系,也早已超越了医患关系。老张说,每次到医院,邹医生不忙时总迎出来,一句“哎,大哥来了”,那心情,真好。走的时候再送出门,我这哪是去看病,分明是走亲访友嘛!

  “不畏艰苦、甘于奉献、救死扶伤、大爱无疆”,抚顺市传染病医院院长田卢峰指着墙上的卫生行业精神说,从邹笑春身上,我们看到的就是这种精神,无论是医院还是医生,都要有这种精神。

  邹笑春常说,我最充实的时候,就是和患者在一起,把职业当成事业,你做什么都是幸福的,都很快乐。这幸福,这快乐,让邹笑春的心中始终像燃着一团火,为患者付出,她无怨无悔;她像一股爱的暖流,悄无声息地流进了患者的生活,流入了他们的精神世界;她像一个磁场,有力地把患者吸引在自己周围。

  如果说回归社会是一种重生,她就给了患者第二次生命

  防治疾病,关爱患者,邹笑春想得很多,也很长远。

  对于艾滋病患者来说,比病痛更难以承受的是失去家庭的温暖,还有内心深处那种游离于社会之外的错觉。让患者回归家庭、回报社会,重新过上和正常人一样的生活,邹笑春要承担起的,不只是一名医生的职责……

  2011年7月,在医院的支持下,艾滋病抗病毒治疗诊室“升级”为艾滋病治疗与关爱中心。就像呵护一名新生儿一样,邹笑春对关爱中心充满“爱怜”,不仅起了“小名”———“爱心之家”,还精心制定了“家训”:理解、关怀、勇气、希望。

  一个曾经那样幸福的三口之家,突然有一天,丈夫检查出染上艾滋病毒,这个家的天就像塌了一样,妻子哭着吼着,说啥都要离婚。邹笑春深深地担忧,一旦失去了家庭,这名患者很可能走向极端,保住他的家庭就是有效治疗的第一道关口。她一边疏导患者的烦躁情绪,一边反复去做患者妻子的工作,讲科学、唠人情,说幸福、话未来,妻子与其说是被劝通了思想,还不如说是被这位素昧平生的医生感动了。在妻子和家人的理解与关爱下,染病的丈夫接受了有效的治疗。邹笑春在沈阳住院期间,这一家三口专程前去看望,那其乐融融的场面,让她很是欣慰,邹笑春笑着对在场的自己的丈夫说,他家烙的馅饼可好吃了,丈夫就想,看来以前没少去啊!

  心理上的慰藉有时甚至比药物治疗还管用,哪怕只是一个真诚的笑脸,一个善意的眼神,都能让你终生难忘,一名患者说,染病后的那种恐惧,外人是很难体会得到的。他所说的恐惧,倒不是害怕自己活不长久,而是担心会被身边的人发现而遭歧视,整天都活在惴惴不安之中,那种感觉,就像做贼一样。而每次去医院,总能看到邹医生阳光般的微笑,也让那些似乎“戴着面具生活的人”,内心逐渐阳光起来,也能更好地融入社会。

  艾滋病防治是一项艰巨的社会性工作,只有真正动员起全社会方方面面的力量才能做好,邹笑春总在想,如何搭建起帮助和关爱患者更好地回归社会的平台。2013年,专门服务于艾滋病患者的“抚顺爱家志愿者小组”成立了,成员以市传染病院的医护人员为主,很多患者也加入进去了,邹笑春还把丈夫和儿子也拉进了志愿者队伍。

  作为志愿者的领头人,邹笑春经常组织患者参加一些社会性公益活动,像志愿者感恩走访,“学雷锋、爱家乡”清理白色污染等活动,在参与和交往中,患者慢慢找回了自信和责任,也逐渐回归社会。

  医院不远处有一座小山,每年春夏,邹笑春都和患者一起,上山开荒种地,洒水播种,植爱心树。大家都管这片地叫“爱心农场”,干些体力活,缓解一下心理压力,在放松中说说心里话,体验合作与互助的乐趣,树起积极的人生态度。

  看着志愿者小组搞得红红火火,老刘也动心了,在邹笑春建议下,他和另外两名感染者自发成立了“抚顺友爱互助小组”,成员全部由患者构成,相互关爱和鼓励,共同面对疾病和生活带来的挑战。

  一次,一名患者不明缘由地要放弃治疗,再也不吃药了。邹笑春好说歹说,可对方就是不接话,怎么办呢?她灵机一动,赶紧联系8名患者,让他们在同一时间给这名患者各发了一条短信,虽然文字各异,但内容都是鼓励劝慰他继续治疗。瞬间到来的8条短信,连番爱的“轰炸”,让这名患者感动得有些不知所措。他很认真地给每个人回复着短信,这个过程中,他也放弃了自己的执拗,很顺从地继续接受治疗了。他至今也不知道,这是邹笑春设下的“圈套”,还以为那8个人与他心有灵犀呢。

  一年冬天,医院来了一个还不到20岁的男孩,很胆怯,因为父母离异,显得有些孤僻。邹笑春赶紧帮着联系家人,说服了他的母亲。当男孩第二次来的时候,母亲就陪着来了。当时已临近春节,男孩出院后,身体还很虚弱,必须有人照料,但由于种种原因,父母还无法接他回家。老张就说,跟我去吧。就这样,男孩在老张家过了年,前后40多天,老张一日三餐伺候着。

  老张说,十多年了,我活得这么好,关键是有社会的关爱,你帮助了我,我不一定帮助你,但我可以帮助别人,对于那些还不认识的艾滋病毒携带者,我们要把这份来自邹医生和其他医护人员的爱与关怀传递下去,我要好好活着,也让他们好好活着。现在,只要医院来了新患者,老张就经常赶过去帮忙。

  今年3月7日,一对家在外地的母女都确诊感染了艾滋病毒,母亲的状态特别不好,又哭又闹。邹笑春就开着车,带上这对母女在抚顺市内“兜风”,一直到晚上10点多,然后安顿吃饭住宿。第二天是妇女节,邹笑春就请来了几名女患者,和母女俩一起过节,每个人都给孩子准备了礼物。想着邹笑春的良苦用心,看着患病姐妹们的精神状态,这位母亲也看到了自己的希望,就安心接受治疗了,并很快也成了一名志愿者。

  你帮助我,我关心你,两支志愿队伍也因爱“发酵”,像滚雪球一样,不断壮大,很多患者加入到了帮助感染者疏导心理、就诊陪护、临终关怀等服务行列中,当初那种心灵上的“雾霾”早已散去,正以阳光般的心态工作、生活着。

  既授人以鱼,又授人以渔,邹笑春不仅走进了患者的生活和精神世界,还带着他们走出了曾经封闭的个人空间,回归到了多姿多彩的社会大家庭。

  住院时,邹笑春向丈夫介绍去看望她的患者:这是我们医院的老职工,这名患者立即否认,我不是,我的生命都是你给的,还瞒啥?

  邹医生是让我们重生的人,她给了我们第二次生命,老张反复念叨。

  她用十年坚守,书写着大爱人生

  很多事情,邹笑春都表现得很“大气”。

  在患者群中,有一些单身的人,他们跟着邹笑春一起做公益服务,也相互关心、相互扶助,在邹笑春的撮合下,已经有四对男女相爱了,邹笑春要告诉社会,艾滋病患者能过上和正常人一样的生活。

  走上从医的道路,特别是从事防治艾滋病工作以来,邹笑春始终怀着责任、奉献和担当意识,用抚顺市传染病医院党委书记梁松波的话说:“传染病医生平时是医生,遇到重大疫情或突发灾害就是战士,而邹笑春就是这支队伍里的尖兵。”

  有名患者清楚地记得,一次定期血液检测时,针头里的血液溅了出来,邹笑春第一个冲上去处理。

  在20年前的一份入党申请书里,邹笑春这样写道:“我将为党的伟大事业奉献我的青春和热血!”在她眼里,自己的防艾事业是与党的宗旨、社会的和谐安宁和患者的人生幸福紧密联系在一起的,她的大气也正体现在这里。

  邹笑春去世后,人们对她有很多评价。一位患者说,她太拿工作当回事了。她大姐说,给她一份工作,她都不知道怎么干好了。为向邹笑春学习,医院想组织个座谈会,就想请一些院外的和邹笑春有工作联系的人,但又有点担心,怕人家有想法,“文人相轻”嘛,但没想到,抚顺市疾控中心的王旭给出的评价更高:敬业严谨,甘于奉献,责任心强,个人能力、素养和爱心都体现在工作中了。

  5月28日,也就是邹笑春去世的前5天,分管艾滋病治疗工作的医院工会主席赵丽娟去沈阳探望,也有几件事想问问,因为都是邹笑春一手承担的,但看她疲惫的样子,一直没忍心提出来,结果,邹笑春自己都提出来了。

  从防治艾滋病业务上来说,邹笑春的起点并不高,但这些年,为了做好这份心爱的事业,她从未停止学习、提高自己,一直在“充电”,强烈的责任意识让她停不下来。每次到北京学习和业务交流,邹笑春见到专家就缠着不放,问题一个接一个,就像一块海绵一样,遇到水拼命地吸收。

  不仅如此,邹笑春还先后自学了处置采血、快速检验、危机干预、营养调配等专业知识,使自己成了艾滋病病毒感染者最需要的“全科医生”。2013年开始,邹笑春又在长春读了一个进修班,有人善意地劝阻,她却说,我这点东西不够用啊。

  付出必有回报。2014年7月,中国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对抚顺市传染病医院艾滋病治疗与关爱中心进行了督导检查,专家们针对抚顺地区抗病毒治疗的政策支持、药品数据管理、病人随访管理等多方面工作,进行了专业提问和深入探讨,邹笑春以其娴熟而专业的艾滋病治疗与关爱知识,赢得了到场专家的一致认可。从2006年至今,关爱中心开展艾滋病免费抗病毒治疗数百例,其中年龄最大的84岁,最小的仅2岁,经过治疗和心理干预,他们中的很多人都不同程度地改变和改善了自己的生活和精神状态。

  邹笑春经常和患者说,你们是不幸的,你们又是幸运的,国家免费治疗,我们都要懂得感恩,可千万别破罐子破摔,恶意传播。

  老张说,我们想的都是点,就是个人的事,但邹医生想的是面,是患者群体,是国家和社会,她是有大爱的人;不把痛苦转嫁到别人身上,这是我们的社会责任。

  12月1日是世界艾滋病日,每年,关爱中心都要搞些活动,年年搞早就轻车熟路了,但邹笑春却从不把这样的活动当成例行公事,她总是加班加点,准备到最后一刻。每次,邹笑春都把矿泉水摆成心形,然后再分发给大家。无论何时何地,无论大事小事,邹笑春都用心去做。

  她曾经说过,艾滋病的临床治疗是一个学术问题,但是,想要真正解决每个艾滋病患者的心理矛盾和面对的困难,就是一个社会问题。一名医生在用专业学识治疗疾病的同时,也应该用理解和包容的心态解决患者的心理问题,用自己的言行与努力帮助他们解决生活问题。这是邹笑春所理解的医务工作者肩负的“治病救人”责任的真正含义。

  从这,我们也就不难理解了,从事艾滋病防治工作10年,尽管有着巨大的付出,但邹笑春却很欣慰、很满足。有信仰的人是快乐的,也是幸福的。

  这10年,是她向患者、向社会播撒大爱的10年,也是她用医者仁心去锤炼一名共产党人忠诚品格的10年。

  在人生的天平上,她更多地倾向治病救人

  邹笑春的生活,很多因为工作而改变了。

  这些年,邹笑春的姐姐或同学都已经习惯了,周六决不打扰,那是她雷打不动的工作日。很多患者都愿意周六去医院检查,既能人少点,减少遇到熟人的概率,还能不占用工作日,避免向单位请假。这样,邹笑春也就把周六变成了自己的工作日,其他时间一切照常。

  邹笑春的一位女同学讲了一个很“可笑”的事。去年,邹笑春想考驾驶证,就和同学到驾校选择学习时段,有白班有夜班,最终,邹笑春选了晚上十点以后的班,因为白天没有时间。那段时间,同学陪着,三更半夜的,两人不是开向沈抚新城,就是奔往东部山区,六七点钟以后,邹笑春就直接上班去了。

  在邹笑春人生的天平上,她更多地倾向治病救人。老张就说过,在邹医生那儿,患者永远是第一位的。

  其实,2015年年末的时候,邹笑春就感觉不对劲,有时候坐着都喘。三疗区主任董俊就劝她说,你好好检查一下吧。当时,正赶上抚顺市疾控中心要转过来新感染者,邹笑春有些放心不下,就说,等过完年再说吧。

  今年4月18日下午两点多,邹笑春感觉很不舒服,平时,她从不愿意给别人添麻烦,就直接给丈夫打电话。丈夫到了之后,见邹笑春正躺着,赶紧把她送到了市中心医院。但第二天是艾滋病患者集中采血的日子,邹笑春不放心,就让丈夫把她又送回了单位,20日又约了4名患者见面,这就到了4月21日,做完心脏照影,感觉不太好,建议去沈阳。最终,邹笑春被诊断为肺栓塞,并发现有癌症,癌细胞已经出现骨转移和脊柱转移。这也就预示着,邹笑春的时间已经不多了。

  对于工作,邹笑春有着自己的认识,她常说,如果你把工作当成负担,那么你看患者就是累赘;如果你把工作当成事业,那你就会很快乐,老的时候就会特别满足。

  生活中,邹笑春不仅自己工作至上,还不断地把她的“快乐”推销给亲朋好友。每次和姐姐家聚会,三句话过后,话题必然转到工作上去。2013年丈夫从部队转业之前,为了帮着照看孩子,邹笑春的二姐干脆买了她隔壁的房子。一位患者也提起,经常听邹笑春打电话说,去你二姨家吃吧。

  和要好同学在一起的时候,邹笑春最热衷的就是普及艾滋病知识,然后劝同学加入志愿者队伍。每次聚会,邹笑春总是有电话打进来,而且一唠就是几十分钟。同学都是二十多年的友谊,有时候邹笑春也会发个小脾气或闹个情绪,但一有电话进来,她立马“多云转晴”,眉飞色舞,同学们不用猜就知道,准是患者打来的。

  2015年,一对艾滋病患者结婚,邹笑春请同学帮出车,而且明确要求,必须在那吃饭,患者给你吃的,你必须吃,还有,看着患者的目光要柔和,不能多看,也不能不看……

  邹笑春为患者想得很多,但对她自己,就没那么精心了。一个患者打电话咨询,邹笑春根本不提自己住院的事,直到患者说去关爱中心找她,她才赶紧说,那你先别来,我这几天有点小毛病。医护人员陈琳接到一名女患者打来电话说,邹大夫让我以后有事找你,邹笑春总是把患者的事安排得妥妥当当。

  在沈阳住院期间,只要有患者或同事来,邹笑春就像打了兴奋剂一样,立刻精神了,一点看不出身患重病。她说,他们来了,我就像又回到了医院一样。一次,邹笑春睡着了,一名患者怕打扰她,就扒着门缝看了半天。本来,因为担心邹笑春身体吃不消,大姐曾想贴个“探视时间表”,但一看到很多患者不顾隐私来探望,也就放弃了这个想法,也更理解邹笑春工作劲头的根源了。

  邹笑春常说,我最充实的时候,就是和患者在一起,梦里都是他们的事。他们把心里话都说给我了,我必须为他们做事啊!

  这些年,因为工作,邹笑春也觉得愧对家人。去省肿瘤医院住院前,邹笑春特意回了趟家,洗洗涮涮收拾得一尘不染,把丈夫和儿子的衣服摆放得整整齐齐,还分别贴上了标签:大杨的内衣,小杨的内衣……

  今年清明节,在为父母扫墓的路上,邹笑春跟姐姐谈着她的打算,我要把中医治疗引入艾滋病防治,建个中医会馆,门脸不能太大,太显眼不行,里面要有图书室,有交流场所,再定期搞个沙龙,40分钟的车程,她说了一道。看着邹笑春病情一天天加重,大姐不止一遍地说,你要好好的,你不说要用中医治疗艾滋病嘛。

  在邹笑春心中,一直有一个梦想:当有人感染艾滋病的时候,他可以告诉同事、家人、医生、朋友,而整个社会也以一种平和的态度接纳他,医者仁心,天道酬勤,我们一定会迎来这一天。

  是的,一定会,乐观的邹笑春坚信,我们也坚信!

东北新闻网
微信订阅号

东北新闻网
手机版

东北新闻网
法人微博

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一键分享 腾讯微博 分享到搜狐微博搜狐微博 分享到网易微博网易微博 新浪微博】
[责任编辑: 白金朋 ]
进入论坛】【打印】【收藏】【关闭窗口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请您来信来电(024-31885629)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热线电话 024—23257777转8031  线索投诉邮箱: <dbxwwjy@nen.cn>  法律顾问

本站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024-31885632|邮箱:hot@nen.com.cn|中国互联网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中国互联网举报中心

关于我们| 客服中心| 广告服务| 建站服务| 联系我们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增值电信业务经营许可证 辽B-1-4-20100011 信息网络传播视节目许可证 0603017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 编号:(辽)字第00255号

    沈阳网络警察
    辽公网安备21010202000026号 沈网警备案20040314号 用户可信赖无线产品 辽宁网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