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 大连 鞍山 抚顺 本溪 丹东 锦州 营口 阜新 辽阳 铁岭 朝阳 盘锦 葫芦岛 绥中 昌图 商贸开发区 辽宁社区网 惠农乡村通
    东北新闻网辽宁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新闻网 >> 辽宁频道 >> 经济观察

营口:跨越四代没有血缘关系的亲情(图)

2017-09-13 07:50   来源:辽宁日报  
作者:李波
分享到:

  2009年7月,郭洪梅和李勇把姥爷接到身边。这是姥爷生前与他们一家三口的合影。

  核心提示

  一位85岁的老人,因为养女的离世彻底失去依靠。外孙女郭洪梅与爱人李勇商量后,把这个没有血缘关系的姥爷接到家中。此时,郭洪梅33岁,儿子刚刚出生6个月。此后8年里,一天天长大的儿子,也在耳濡目染中传承了父母的爱心和孝心,用一件件温暖的小事,延续着这段没有血缘关系的亲情。今年8月16日,省妇联公布了2017年度全省最美家庭标兵户的15户名单,郭洪梅家庭名列其中。

  9月3日下午,记者在营口市鲅鱼圈区一个普通民宅里见到了拄着双拐的郭洪梅。让记者吃惊的不是带给她诸多不便的双拐,而是乌黑的头发。郭洪梅说,因为做完乳腺癌手术后进行了半年化疗,她不得不剪掉头发,新头发长出来后就是这样乌润发亮。

  采访从墙上挂着的一幅十字绣开始。这个主题为“家”的十字绣,是一名学生2009年送给郭洪梅的。听说自己的老师把没有血缘关系的姥爷接回家,这名学生就绣了这幅镶嵌着“幸福”“吉祥”等祝愿的“家”。

  那一年,郭洪梅当上母亲。儿子6个月时,她把无依无靠的姥爷接到自己家。从那时开始,她所做的每个决定,都会遵从内心的感受。但在此之前,她的人生颇为无奈,两次面对上大学的机会,最后的选择都让她心有不甘。

  一个无力支持她上大学的家

  1993年4月,郭洪梅17岁,正在盖州市梁屯乡中学读初三的她,第一次面对选择。作为当时全校最优秀的学生,老师说她中师、中专、高中都能考上,去哪儿取决于报哪儿。考虑到家里的实际情况,郭洪梅报考了每个月会有几十元补助的中师。考试没有意外,她以全乡第一名的成绩,考取了营口市第二师范学校。

  1997年中师毕业之际,郭洪梅第二次面临选择。学校要在两个毕业班中挑选两名优秀学生干部保送上大学,一个是去辽宁师范大学,一个是去当时的沈阳师范学院,作为班级团支部书记的郭洪梅非常有希望。然而,当郭洪梅把这个好消息告诉家人时,父亲的一句话击碎了郭洪梅的大学梦:“你弟弟马上就到了结婚年龄,正是需要用钱的时候。”

  20年后,郭洪梅回忆当时的情景时,她说心里有遗憾,但从来没后悔过。“我在师范读二年级时,弟弟就辍学打工了。第一个月工资就200元,他全拿给我当生活费了。弟弟为我做的已经够多了,我也得有个姐姐样。”郭洪梅说,她回到学校,主动放弃了保送名额。

  第二次错过上大学的机会,郭洪梅非常失落。不过,中师毕业后开始的教师生涯,很快就让她的生活充实起来。几年时间里,郭洪梅不仅从最初分配的梁屯中学调到盖州市职业技术教育中心,还把每个月1000多元的工资积攒成了几万元的存款。

  2005年,母亲的糖尿病严重到了需要透析的地步。此时,家里人听到的劝说都是放弃治疗——“这种病就是往无底洞里扔钱,没听说谁治好了。”唯一坚持治疗的声音来自母亲的养父,也就是郭洪梅的姥爷:“给你妈治治吧,别让她白养你一回。”

  20多天的住院治疗,终于让母亲可以艰难地维持生命,也让一家人学会了腹膜透析的操作方法。母亲出院之后,父亲负责在家做腹膜透析,郭洪梅负责每个月近3000元的透析药物。母亲的最后两年半,活得格外艰难,但是家人就是不肯放弃,一直努力到她已经无法再用药治疗了。

  这两年半的时间里,让郭洪梅难忘的还有一个蹒跚的身影。同住一个村的姥爷,每天上午一趟、下午一趟,就像上班一样准时地来看望养女。陪卧床的养女说说话,给买一点吃的,帮着擦脸、倒尿,哪怕自己感冒发烧也从未耽搁过一天。

  一个让她将不可能变为现实的家

  2007年,在母亲去世百天之后,郭洪梅结婚了。她的爱人叫李勇,一个让郭洪梅可以依靠的朴实的鲅鱼圈小伙子。

  母亲病重期间,李勇偶尔会到郭洪梅家里来,那时母亲就认可了这个“三观”很正的小伙子。

  母亲去世后,李勇通过了郭洪梅的考验。郭洪梅说:“我这几年挣的钱都给我妈买药了,还欠了不少债。”李勇回答:“等结婚之后,咱俩一起还。”

  就这样简单的一问一答,让郭洪梅决定遵从内心的感受,嫁给这个有担当、有正义感的男人。

  仅仅用了两年时间,郭洪梅就知道,自己选对了。

  母亲是姥爷唯一的孩子,虽然没有血缘关系,但是她的去世对姥爷的打击仍然是巨大的。无依无靠的姥爷,每天晚上都在自己破旧的小屋里号啕大哭。郭洪梅说:“那撕心裂肺的哭声,有对自己女儿的思念,也有对自己凄凉晚景的绝望。”

  郭洪梅去劝过姥爷,但是那种“靠山山倒,靠河河干”的绝望只有希望才可以取代。与姥爷相处这么多年,她和他之间已经超越了血缘关系,就像亲祖孙一样。在老人的晚年,郭洪梅想陪在老人身边,就像小时候她对这个世界充满惶恐时,姥爷总会给她安全和温暖一样。郭洪梅对姥爷说:“还有我在这儿呢,肯定不能让你孤苦无依。”

  说这句话的时候是2008年,当时郭洪梅已经怀孕。那年冬天,郭洪梅的弟弟把姥爷接到自己家里,但是半年之后,老人非得搬回自己的小屋。

  那段时间,郭洪梅经常把自己小时候经历的一些事讲给丈夫听,尤其是姥爷对自己毫无保留的付出。善良的丈夫决定,与妻子共同照顾这个淳厚朴实却孤独无助的老人。

  2009年7月,郭洪梅和李勇把姥爷接到身边,那时姥爷85岁,儿子刚刚6个月。

  当时,村里一些人聊天时都说,这个老头不可能有人管,最后肯定得进敬老院。但在丈夫的支持下,郭洪梅把不可能变成了现实,把老人接到了鲅鱼圈的家里同住。

  一个能养能敬超越血缘的家

  姥爷来了,家里的饮食习惯要相应地改变。老人牙口不好,消化功能也明显退化,所有的饭菜都要做得软软乎乎的,时间长了就干脆以炖菜为主。老人不能吃肥肉,吃饭时郭洪梅和李勇就争着把菜里的瘦肉夹给他。

  姥爷一直在农村生活,住在楼房里很不适应,上厕所时总会把卫生间弄脏。有一次,郭洪梅在清理时忍不住小声抱怨了两句,虽然姥爷耳朵背听不见,但丈夫李勇却听得一清二楚。

  “人上了年纪,这些都是很正常的,当初你决定把老人接来就应该做好这个思想准备。”丈夫的话让郭洪梅意识到,伺候老人并不是把老人接到身边这么简单。后来,郭洪梅把《论语》中的几句话摘抄在自己的笔记本上:“子夏问孝,子曰‘色难。’”“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每一次翻看,郭洪梅都会有所感悟,思考生活中需要改进的细节,并不时地提醒自己做得再好一点。

  因为年纪大了,姥爷的牙掉得没剩几颗,李勇就利用休息时间陪他去镶了全口牙。6颗牙要拔3次,镶牙时又要咬牙印,又要试戴,又要修整,镶牙过程整整持续了半年,每次都是李勇陪着。戴上一口新牙后,姥爷禁不住感慨:“就算是自己的儿子,也不一定能做到这样啊。”

  与姥爷一起生活,夫妻俩最害怕的就是老人生病。因为身体虚弱,小小感冒也要打针吃药一个多月。如果赶上姥爷和儿子同时生病,在营口港当工人的李勇又上夜班,郭洪梅就根本忙不过来。每当出现这种情况,郭洪梅就让年近70岁的公公带着姥爷去医院,她自己带儿子去儿科诊所。

  本以为日子就会这样平淡地过下去,没想到还有更大的考验在等着这对平凡的夫妻。2013年5月,郭洪梅被查出患了乳腺癌,而且已经出现微转移。

  没等郭洪梅住进医院,亲戚朋友就开始劝她:“你现在是泥菩萨过河——自身难保,把姥爷送敬老院吧。他是五保户,有政府照顾,你还是多想想自己吧。”

  郭洪梅也曾动摇过,尤其是被化疗折磨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时。但是,一看到姥爷孤独的身影,为自己担忧的眼神,郭洪梅就打消了这个念头。因为她曾经在心中答应过自己,要陪着老人走完人生中最后的日子。郭洪梅决定,等到发现自己真的不行了,再把老人送到敬老院去。

  一个传承爱心和孝心的家

  在与病魔战斗的一年半时间里,郭洪梅不仅有亲人、同事的关心和支持,还有素不相识的人不断用温情激励她,支持她与死神抗争。甚至在她化疗结束后,仍然有人主动联系她,帮助她到北京找中医进行调理,提高免疫力。他们专程开车送她去北京,免费给她治疗,免费给她拿药。所有这一切,都是因为听说她把没有血缘关系的姥爷接到了自己家。

  随后的日子,家里又恢复了常态。2014年9月,郭洪梅重新回到闽江路小学,一年后她又回到班主任的岗位上。但此时,姥爷的身体却越来越差。

  由于姥爷腿部的动静脉栓塞无法根治,每天晚上,用热水烫烫脚才能舒服一些。郭洪梅经常会帮着打水,儿子只要看见,就会和妈妈一起给太姥爷洗脚。每次出现这样的场面,郭洪梅就会想起央视那则公益广告:儿媳妇给婆婆洗脚,五六岁的孙子颤颤巍巍地端过来一盆水,用稚嫩的声音喊:“妈妈,洗脚……”

  今年春天的一个晚上,姥爷坐在沙发上突然感觉不舒服。郭洪梅和李勇都没在身边,他们8岁的儿子把太姥爷扶回房间,帮助他脱了鞋和棉裤,盖好被子,关了灯,然后悄悄地出来。

  过后,听姥爷讲这件事时,郭洪梅感觉很自豪。大人的言传身教,让孩子在小小年纪已经有了一颗感恩的心,已经知道给予。

  今年6月28日,郭洪梅遭遇车祸,由于伤势很重,直接住进了医院。一个月后,做完手术的郭洪梅出院回家,此时93岁的姥爷已经失去意识。拄着双拐送走姥爷后,郭洪梅很后悔,觉得是自己住院的这一个月里,疏忽了对老人的照顾。不过,让她稍感安慰的是,丈夫李勇在这一个月里做了很多,他把郭洪梅手术后的照片给姥爷看了,还把姥爷抱到卫生间里好好地给他洗了一个澡。

  补记

  如果时光回到从前

  一位博士,向学生介绍了这样一个“病人”——她不会说话,也听不明白别人说的话。她躺在床上,有时会尖叫几个小时。这位博士照顾她6个月,可她始终对自己的身体状况毫不在意,也不想努力改变自己。她吃饭、洗澡、穿衣服都要靠别人来伺候。她没有牙齿,所以她的饭菜必须煮得稀烂。她的衣服总是脏兮兮的,因为口水一直在流。她总是在半夜里醒来,尖叫声总会吵醒别人。

  学生们将这个“病人”想象成精神失常者,或想象成瘫痪后焦躁不安的老人。当博士问学生们是否乐意照顾这个“病人”时,无人应答。而博士却说,他很愿意照顾这个“病人”。他一边说一边从手机里翻出“病人”的照片,原来是他才6个月大的宝贝女儿。

  郭洪梅在查出得了乳腺癌而且出现细微转移的时候,她面对的选择与这位博士的描述相反:89岁,耳朵背到经常听不到别人说话,腿脚有毛病,吃饭、洗澡、穿衣服都需要人照顾,而且跟她还没有血缘关系。当时无论是家里的居住条件,还是郭洪梅的身体状况,她都有足够充分的理由放弃这位五保老人。

  郭洪梅说,她在做决定时,把时间退回到了从前。“如果我刚刚出生,需要照顾,姥爷恰好也生病了,他会放弃我吗?”

  郭洪梅想起了1981年盖州东部山区的那场大雨。村里的广播传出了急促的大喊:“洪水要下来了,快往山上跑!”姥爷想都没想,夹起她就往外跑,把5岁的郭洪梅扔到后山上,叮嘱她一直往山上跑,然后才回去接姥姥。郭洪梅至今都记得姥姥和姥爷跑出来后,大水从后门冲进屋子又从前门冲出去的那个可怕的场景。

  郭洪梅还想起了1993年8月,自己手拿中师的录取通知书,为了1700元学费四处借钱时的绝望。郭洪梅说,当时因为学费,她上火上到耳朵都听不见声音了,最后是姥爷的一句话才让她把心放下:“你先借着,最后凑不够我去借!”对于一个17岁的孩子,这又是怎样的一种依靠?

  打开儿时的记忆,郭洪梅想起姥爷对自己的百般宠爱;回到现实,郭洪梅看到姥爷对自己的百般信任。郭洪梅说:“以我对姥爷的了解,即使他生病,也一定不会放弃我。现在他老了,我怎么可以抛弃他呢?”


(责任编辑:张爽)
相关报道

东北新闻网
微信订阅号

东北新闻网
手机版

东北新闻网
法人微博

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关键词:

打印】【收藏】【关闭窗口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请您来信来电(024-31885629)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