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 大连 鞍山 抚顺 本溪 丹东 锦州 营口 阜新 辽阳 铁岭 朝阳 盘锦 葫芦岛 绥中 昌图 商贸开发区 辽宁社区网 惠农乡村通
    东北新闻网辽宁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新闻网 >> 辽宁频道 >> 社会万象

锦州:三个小红本儿记录的坚持与感动(图)

作者:李波

2017-11-15 12:24   来源:辽宁日报  
分享到:

  11月10日,贺荣英、高子建和女儿高露(从右至左)坐在炕头上,留下了近十年来的第一张合影。

  3岁时突然发高烧,而且一烧就是40天,从医院回来时,高露落下了严重的后遗症,智力残疾、不会说话、半个身体不受支配。如今已40岁的她,稍一激动就会全身抽搐,然后毫无征兆地倒下。作为锦州市义县聚粮屯镇贺家屯村37户建档立卡的贫困户之一,高露今年脱贫了。因为缺乏基本的生存能力,连日常生活都需要人贴身照顾,她的脱贫,背后凝聚的是亲人的坚持和各级政府的扶助。

  66岁的高子建把三个小红本儿摆在桌子上,一个是户口本,一个是残疾证,一个是低保证。

  三个小红本儿没什么特别,但对于今年40岁的高露来说,上面不仅记录了她的过去,还描绘了她的未来。

  对于她的父亲高子建和母亲贺荣英来说,三个小红本儿是他们心中的慰藉,也记录了他们37年的坚持和与之相伴的种种感动。

  把落下严重后遗症的孩子领回来

  11月10日,立冬之后的辽宁西部地区刮起了大风,十年九旱的锦州市义县聚粮屯镇贺家屯村,即使在中午时分也是一片昏暗。

  因为天气不好,高露家的三间平房里显得很是冷清,人聚得多了才慢慢暖和起来。坐在炕头的高露,带着好奇的神情,看着一张张陌生的面孔。贺荣英坐在女儿身边,保持着触手可及的距离。高子建搬了一个小板凳,坐在角落里。因为近几天一直在拉玉米秸秆,他连洗头发、刮胡子的时间都没有。严格地说,这里并不是高露的家,但从三口人所处的位置看,她就是这个家的中心。

  翻开户口本,高露的页面没有什么特别,但户主一页却不是父亲高子建的名字。

  高子建合上户口本,把日子翻回到1977年10月1日。高子建说:“高露出生时,在一个屋里住南北炕的我大哥还没有孩子,当时他已经结婚好几年了。第二年,贺荣英又生下了一个女儿,而我哥哥家还是没有孩子。俺家老二出生后,就把高露过继给了我哥。”

  这是当时农村的风俗,一般都是家里的老人提出来,而儿女都会听从老人的意见。

  虽然还是在一个屋里生活,但高露的户口却落到了伯父家,开始管伯父伯母叫爸妈。

  高露3岁时的一天突然发高烧,而且不断抽搐。高子建到生产队借来毛驴车,把孩子拉到县城的医院。孩子在医院高烧了40天,也抽搐了40天,从医院回来时,高露落下了严重的后遗症,智力残疾、不会说话、半个身体不受支配。

  贺荣英说:“孩子刚生病,她妈就来找我们,我们就带着孩子去看病,在医院也都是我俩伺候的。孩子有病咱得领回来,好孩子给人家,病孩子能给人家吗?咱不能拖累人啊!后来她爸妈有了孩子,这事就了结了。”

  37年过去了,如今在高露的户口本上已经只有她一个人,但再次提起当年的事,贺荣英仍存在一种矛盾心理:“那时候要是不抢救就好了,穿刺那么多次,遭了那么多罪,结果还是成了这样。要是现在,肯定能救过来。”说着说着,她就开始哽咽:“一提这些事,我心里就不好受。”

  坐在母亲身后的高露显然从妈妈的声音中听出了什么,她先是发出很大的声音,然后就开始抽搐。贺荣英马上把手伸过去,拉住女儿的胳膊。贺荣英迅速平静下来,女儿也很快平静了。

  因为对老人好而获奖

  随着几个孩子逐渐长大,一个屋里住两家人已经不太方便了。1987年,高子建和贺荣英在村外盖了自己的房子。

  那时高子建属于农村非农户,有班上,有工资领,他家盖的三间平房当然不会比别人家的差,甚至在30年后,这座换了塑钢门窗的房子看起来仍然很坚固。之所以选择在村外的公路边上盖房子,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贺荣英不愿意见人。因为那时高露已经10岁,跟她一样大的孩子都已经上学了,而她不仅连饭都吃不到嘴里,不能说话,还经常原因不明地抽搐。

  与这一家四口一起搬出来的,还有高子建的爷爷、奶奶。

  时至今日,这三间平房仍然保持着当初搬进来时的格局:一间厨房,两间卧室。厨房里的灶台与卧室的炕洞相连,既是烟道,也是供热通道。一铺长炕贯通两间卧室,中间用一堵墙分成东西两屋。因为冬天时借助烟道里排出的热气取暖,灶台里热气先到的地方称为炕头,热气后到的地方称为炕梢。当时高子建的爷爷奶奶和二姑娘住在炕头的一间,高子建、贺荣英和高露住在炕梢的一间。

  那段时间,贺荣英一边照顾随时都会抽搐、随时可能摔倒的女儿,一边照顾两位老人。两位老人先后瘫痪了12年,贺荣英也伺候了12年。贺荣英说:“我20岁进这个家门,先是伺候爷爷奶奶,后来再伺候我姑娘。爷爷活到82岁,奶奶活到87岁,全都死在这铺炕上了,都是我们送走的。”

  高子建说:“因为对老人好,当时县妇联带她到锦州开了三天会,获了一个奖,还抱回来一个大毛巾被。”

  贺荣英说:“俺们对老人那是真的好,我们吃高粱米饭,给老人吃大米饭。睡觉时,爷爷奶奶必须得睡在炕头,要是谁家把老人安排到炕梢了,那会让全村人笑话。”

[1]  [2]  [3]  下一页  尾页

(责任编辑:李京)

东北新闻网
微信订阅号

东北新闻网
手机版

东北新闻网
法人微博

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关键词:

打印】【收藏】【关闭窗口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请您来信来电(024-31885629)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