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 大连 鞍山 抚顺 本溪 丹东 锦州 营口 阜新 辽阳 铁岭 朝阳 盘锦 葫芦岛 绥中 昌图 商贸开发区 辽宁社区网 惠农乡村通
    东北新闻网辽宁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新闻网 >> 辽宁频道 >> 辽宁档案

朝阳:四枚印章印证墓主人身份(图)

作者:张松

2017-11-20 09:25   来源:辽沈晚报  
分享到:

  朝阳北票姜家山的一座古墓中出土的四枚印章印证了墓主人的身份

  冯素弗:从无名小辈到开国大臣

  铜虎子北票冯素弗墓出土

  “范阳公章”金印、“辽西公章”鎏金铜印、“大司马章”鎏金铜印、“车骑大将军”鎏金铜印北票冯素弗墓地出土

  1965年夏季,朝阳北票西官公社姜家山发现了一座千年古墓,出土了金冠、铠甲、佛像、鎏金铜马镫、鼓腹玻璃瓶等珍贵文物……连拇指头大小的金印章都挖出来四枚!辽宁省考古学家李文信仅通过四枚印章的印文,即判定出墓主人的真实身份。待辽宁省考古所的徐秉琨、冯永谦等专家赴北票查看实物后,进一步明确了李文信的判断:此人,正是1500多年前“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北燕车骑大将军、辽西公冯素弗!

  纵有经世才

  奈何身微贱

  冯素弗是北燕开国之君冯跋的二弟。二人既兄弟亦君臣,较之十六国时期那些手足相残的嗜血王侯,冯跋、冯素弗兄弟肝胆相照、患难与共,真正做到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

  后燕慕容熙统治时期,冯家兄弟皆在朝廷任职,冯跋只是个小小的中郎将,冯素弗的官阶更低,不过是侍御郎,而这微末小官还是他几经周折求来的。

  史载,冯素弗“慷慨有大志,资貌魁伟,雄杰不群”。但长相不能当饭吃,当时没钱没权的冯素弗连娶个媳妇都成问题。最初,他向尚书左丞韩业求亲,吃了两次闭门羹。碰钉子后,他又转向南宫令成藻,成藻一听是冯素弗前来求亲,干脆不见。冯素弗是个倔脾气,成藻越躲避他,他越知难而进。他从小道绕进成府,与成藻对坐,旁若无人,谈饮连日。成藻感觉此人谈吐不俗,是个人物,将女儿嫁给了他,还主动向后燕皇帝慕容熙推荐他,慕容熙随便封了冯素弗一个侍御郎的打杂官吏,做个顺水人情。冯素弗从此步入政坛。

  戏言招凶祸

  避难冷陉山

  冯素弗官职低微,却把慕容熙给得罪了,交恶的原因来自“一条金龙”。《资治通鉴》载:“中卫将军冯跋及弟侍御郎素弗皆得罪于熙,熙欲杀之。跋亡命山泽。”

  《资治通鉴》记述简单,民间说法却非常生动。说有一年夏天,冯素弗与其从兄冯万泥及诸少年到水滨(今大凌河)游泳,正在畅游痛快之时,冯素弗看见有一条金龙浮水而下,除了他别人都未曾见到。不仅如此,冯素弗还从怀里掏出一条小金龙向大家炫耀,证明自己非等闲之辈。

  这很可能是当时不满现状、壮志难酬的冯素弗借题发挥的一次夸口,谁知消息传开,竟惹来一场杀身大祸!龙是帝王的象征,冯素弗有“金龙之缘”,意欲何为?慕容熙闻讯后,立即派人追杀冯素弗,连带他看不上眼的冯跋也决定一并杀掉!

  冯素弗提前获知凶讯,赶紧与兄长冯跋避难冷陉(xíng)山(今北票大黑山)。而那些追兵对慕容熙的倒行逆施早就深恶痛绝,带兵将领孙护编个理由糊弄慕容熙,将放走冯氏兄弟的事搪塞过去。

  冯跋、冯素弗等诸兄弟22人,躲在冷陉山,冯素弗对冯跋说:“熙今昏虐,兼忌吾兄弟,既还首(请罪)无路,不可坐受诛灭。当及时而起,立公侯之业。事若不成,死其晚乎!”于是,兄弟二人联手潜回龙城,诛杀慕容熙,立高云为主。高云被属下谋害后,众臣立冯跋为主,冯跋便成了北燕的开国之君,冯素弗被封为侍中、车骑大将军、录尚书事,从当年的无名小辈一跃升为北燕的开国元勋!

  冯跋股肱臣

  北燕“二当家”

  冯跋登基前,念及冯素弗所立的不世奇功,曾想将王位让予冯素弗,被冯素弗断然拒绝。冯跋对亦弟亦臣、共创大业的冯素弗高度信任,而身居要位的冯素弗在他的舞台上,充分展现出杰出的政治才华。冯素弗配合冯跋做了很多事,发展生产、活跃边贸、清理冗员、加强战备……凡是他任职的地方,无不繁荣兴旺;凡是他经手之事,无不尽善尽美。

  当初韩业拒绝冯素弗求婚,眼见如今的冯素弗位高权重,害怕遭打击报复,于是屈膝赔罪。冯素弗宽慰他说:“既往之事,岂能与君计之!”冯素弗不仅不计过去的嫌怨,反而对韩业越发礼遇。这般仁厚胸怀不仅令韩业本人十分感动,也使百官对冯素弗的人品敬重有加。而对那些贪赃枉法之徒,冯素弗却锱铢必较、毫不手软。这使得北燕朝堂政通人和,办事高效,呈现出一派欣欣向荣的进取气象。

  冯素弗很懂得人臣之道,对君臣之间的分寸把捏得十分到位。《晋书》记载,冯素弗身居高位,却“车服屋宇,务于俭约,修己率下,百僚惮之。及为宰辅,谦虚恭慎,非礼不动。”与冯万泥、冯乳陈、孙护、务银提等居功自傲、嚣张跋扈之臣的所作所为实有天壤之别。这令冯跋对其愈发信重,言听计从,加封他为大司马,将其范阳公的爵号改为辽西公。这时的冯素弗集北燕军政大权于一身,实为北燕的“二当家”。

  操劳折阳寿

  身葬长谷陵

  正当冯跋、冯素弗兄弟欲联手共创大业时,冯素弗却突然病逝!据专家考证,冯素弗死时也就三十来岁,即便在寿命偏短的古代社会,也属英年早逝。亡故的原因多半是政务繁劳以致废寝忘食,呕心沥血折损阳寿,简言之,冯素弗是累死的!

  冯素弗死后埋于何处?史无记载。直到1965年9月北票西官大墓的发现,才破解了冯素弗墓葬地之谜。据50年前参与挖掘冯素弗墓的考古学家冯永谦先生回忆,1965年9月,北票西官营子村发现几座石棺墓,辽宁省博物馆得报后,先后派八人赴北票于9月至11月进行了清理。经考证,这是十六国时期北燕皇族冯素弗及其妻属的墓葬,也是第一次明确发现的北燕墓葬。

  西官营子村位于北票西北42里,南距朝阳(朝阳即北燕都城龙城)70余里,处在辽宁省西部努鲁儿虎山脉大青山脚下一条宽长的河谷地带。村东有一个自北而南的山岗叫“将军山”(今讹传为姜家山),村西有一条西官营子河,东南流经北票,注入大凌河。冯素弗墓地在将军山东坡的台地边缘,下临一条山沟叫“小馒头沟”,这里有一处石棺墓群,发现了三座墓。其中一号墓(冯素弗墓)与二号墓(冯素弗妻墓)紧接,圹边最近处只距20厘米,原应共在一个坟封之内(即“同坟异臧”)。而距两墓东北40余米处的第三座石棺墓,在百余年前就被破坏了。

  北票市文管所所长赵志伟表示,挖出北燕墓葬的西官营子姜家山河谷,就是史籍中记载的冯家祖陵“长谷陵”。“古时,姜家山整个山梁像一条舞动的长龙,远而望之,很有动感,陵地就选在了龙头的东侧。陵园前面正对着桃花山,面向国都龙城。从墓地往桃花山看,要经二重叠嶂的山岭,像一幅天然美丽的山水画。”赵志伟描述到。

  对当时的挖掘场景,今年八十岁高龄的冯永谦先生依然记忆犹新。“一号墓也就是冯素弗墓室的上部是农田,耕土层下,就是打入橙红色原生黏土的东西向的长方形墓圹。圹穴上大下小,修饰工整,壁面光平,墓圹中是用灰白色砂岩(石材产自40里处的凉水河子)砌筑的长方形石棺。”

  冯永谦说,冯素弗墓造得非常坚实,用长方形石块平砌四壁,转角处纵横互压以使其牢固,四壁一次砌成,不留门。椁顶用九块长大厚重的石条横搭壁口上盖成,椁底用大小不一的石板分三行纵铺,石板下面的土层经过夯平。整个棺室封闭严密,石缝间都塞满了碎石块,盖、底的缝隙填有木炭,盖面缝隙还用白灰在外抹严。石椁的周围和椁盖之上为经过夯打(夯层厚15厘米)的黑褐色填土。填土中,距椁顶20厘米高处,还铺有一层放置得很不规则的大块封石。在石棺上口,四壁的外缘也铺有一层石块,这都是为保护椁室的。

  为何说西官一号墓的主人是冯素弗呢?因为此墓无论从遗物还是壁画风格来看,其时代都属东晋时期,也就是北燕所处的时代,且死者身份极高。而进一步确认其为北燕冯素弗的墓葬,主要是依据出土的“范阳公”、“辽西公”、“车骑大将军”、“大司马”四颗印章。《晋书·冯跋载记》里记述了冯素弗曾先后任受范阳公、侍中、车骑大将军、录尚书事、大司马、辽西公等官爵,在历史上的那个时期,一人兼有这些官爵而死后又葬在北票的,只有冯素弗一人。所以,一号墓主人为冯素弗无疑。

[1]  [2]  下一页  尾页

(责任编辑:李京)

东北新闻网
微信订阅号

东北新闻网
手机版

东北新闻网
法人微博

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关键词:

打印】【收藏】【关闭窗口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请您来信来电(024-31885629)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