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 大连 鞍山 抚顺 本溪 丹东 锦州 营口 阜新 辽阳 铁岭 朝阳 盘锦 葫芦岛 绥中 昌图 商贸开发区 辽宁社区网 惠农乡村通
    东北新闻网辽宁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新闻网 >> 辽宁频道 >> 社会万象

丹东:村民集体写信赞扬她(图)

作者:李波

2017-12-14 07:33   来源:辽宁日报  
分享到:

  记者采访结束拍照时,郭世梅一定要以自家的新房子为背景,来表达她对党和政府以及亲朋邻里的谢意。

  72岁老人汪德银执笔写给本报编辑部的信。

  在过去的4100多天里,郭世梅只做了一件事:让自己的家保持完整。为了这个目标,她限制了自己的行动自由——不能离开家超过两小时;她限制了自己的睡觉自由——不能连续睡觉超过两小时。为了这个目标,她养成了每天都到大河里洗衣服的习惯,冬天用斧头砍开冰面也要洗;她养成了上山捡柴的习惯,直到她的腿肿得打不了弯。她的坚强与执着打动了村民,他们写信给本报编辑部,希望报道这个坚强质朴的女人。

  这是一封两个人共同署名的读者来信,他们表扬的是同村一位照顾瘫痪丈夫11年的坚强女人。

  信的结尾是这样抒发感情的:“坚强的郭世梅如今已经55岁,头发花白,腿也累肿了,但她仍然坚守着白头偕老的诺言。她的坚强体现了中华女性的美德,她的坚贞善良、敢于担当是我们社会应该提倡的,我们要为她的坚强点赞,为她的美德点赞,向她伸出援手,帮她把生活进一步改善,让这样的好人能更好地感受到社会大家庭的温暖。”

  信件的执笔人是72岁的汪德银,一位有近50年党龄的老党员。信件寄自丹东宽甸满族自治县步达远镇新兴村,一个被老人描述为风景如画的小山村。

  她的生活被车祸彻底改变

  “步达远”的满语意思是“吃饭住宿的地方”,清朝曾在这里设立传递官文的驿站,是联系宽甸满族自治县、桓仁满族自治县、集安的古道枢纽。宽甸当地人习惯把“步达远”口语化为“不大远”。

  12月9日,坐上宽甸县城开往步达远镇的长途汽车,记者很快明白了当地人所说的“不大远”究竟是什么意思。汽车在已经结冰的盘山道上一道岭接一道岭地穿越,足足开了3个小时才到达步达远镇。从步达远镇到新兴村还有13公里,汽车跑完这段山路又用了差不多40分钟。

  生活在群山环抱的新兴村,村民们每次出村都得提前准备,哪怕只是到镇上盖一个章,也得早晨坐上那辆穿村而过的长途汽车,等到下午汽车返程时再坐回来,否则就得单独雇车。

  2006年7月10日,新兴村5户村民合伙雇了一辆车到县城买茧种,其中就有45岁的肖德福。

  时隔11年,郭世梅仍清晰记得丈夫出事的日子。

  听说出了车祸,郭世梅第一时间赶了过去。同车的另外4人都有外伤,有的是胳膊上擦伤,有的是腿部被撞伤,肖德福身上一点皮都没破,却伤得最重。郭世梅说:“到那儿一看,我就知道完了,浑身全都是软的,哪儿都不会动。刚开始时还能说话,后来连话也说不了了。”

  突然的撞击让肖德福的颈椎神经完全断裂,在沈阳一家医院抢救了15天,头脑还清醒的他决定回家等死。如今已经在炕上躺了11年的肖德福还记得当时的情形:“我躺在医院也是等死,根本就喘不上气来,就想死在家里。”

  在医院守护了15天,郭世梅也看不到希望:“他当时说不了话,只能动动头、晃晃眼珠,我知道他的意思。我问是要回家不,他的眼珠就使劲动。他喘不上气,脖子肿得快有脑袋粗了,嘴上全是沫子,憋得都不行了。”

  肖德福被拉回家,乡亲们都来看他,看完之后都说这人肯定是不行了。“他当时气管被切开,身上插满了管子,吸着氧气,家里把发送他的东西都准备好了。”一直守在身边的郭世梅看他上不来气,就使劲拍他的前胸,结果一阵猛拍后,肖德福突然有了透气的感觉。

  此时,亲戚都赶来了,守在家里随时准备帮着料理后事。可等了三天,肖德福还是回来时的样子,大家就各自散去了。有亲戚在离开时劝郭世梅,“世梅啊,放弃吧,你就是把他救活了,他受罪,你也跟着遭罪。”但郭世梅就是不肯放弃,即使在11年后再次提起这事,她仍然这么坚持:“只要他活着,就是一个完整的家,孩子就不缺爹不缺妈,这比什么都重要。那时候我二儿子17岁,他哥都出去打工了。我和他爸也有干劲,合计多放几把蚕,把儿子娶媳妇的钱攒出来,可这日子正抬头呢,人一下子就倒了。”

  从此之后,郭世梅开始了另外一种生活。

  每隔两小时给丈夫翻一次身

  肖德福自己能透点气了,郭世梅就把他脖子上辅助呼吸的管子给拔了下来。回忆当时的情形,郭世梅说:“反正都是死,我什么都不怕了,一闭眼睛就把管子给拔下来了。”让人吃惊的是,随着气管切口处逐渐愈合,肖德福的语言功能竟然恢复了。

  先是能喘气,后来又能说话,这两个惊喜让郭世梅有了更多期盼。每隔两小时她用针管给肖德福吸一次痰,有空的时候就坐在肖德福身边,一起说说以前的事,一起憧憬儿子结婚之后的好日子。

  但现实却是残酷的,郭世梅的精心照顾没能给丈夫带来新的奇迹。颈部以下完全失去知觉的肖德福,除了能跟郭世梅说说话,不舒服的时候叫上几嗓子外,什么都做不了。

  因为没有吞咽能力,肖德福只能吃流食,粥、汤、玉米糊糊、鸡蛋糕,一日三餐,每吃一口都得郭世梅坐在身边喂到嘴里。“他想吃什么我就给做什么,他是病人啊!”郭世梅就这么守着高位截瘫的丈夫。

  因为颈部以下没有知觉,肖德福大小便一点征兆都没有,郭世梅就得不时地收拾被褥,有一点脏就换成干净的。村民很快就总结出郭世梅的生活规律,每天早晨她都到离家200米远的大河边上洗床单、被罩,中午的时候还会去,有时候一天去四五次。冬天结冰的时候,她不仅会抱着一个大盆,手里还会多一根棍子和一把斧头。郭世梅专门找冰下有急流的地方,用斧子砍开尚未冻实的冰面,再用棍子把冰挑开,然后就蹲在那儿洗。即使是在三九天,她一天至少也要去洗两次。

  最初的时候,郭世梅曾尝试把肖德福扶起来坐一会儿,但是靠在棉被上几分钟,肖德福的脸就会涨得通红。“我给他翻身时,总想让他坐一会儿舒服舒服,可是他刚坐下就开始翻白眼,我怕他喘不上气,马上就得放下。”试了几次后,郭世梅彻底放弃了让丈夫坐起来的想法。

  一动不动地躺在炕上,虽然身下垫了两床棉被,但时间一长,肖德福也受不了。无论白天还是黑夜,郭世梅每隔两小时就得给丈夫翻一次身。

  在郭世梅的照顾下,肖德福盖的被褥总是干干净净的,头发也总是整整齐齐的。亲戚、邻居来串门时,都会发自内心地表扬郭世梅几句:“要换成别人,肖德福肯定活不到现在。”而郭世梅对于照顾丈夫的事也很骄傲:“这11年,我每天就这么翻过来再翻过去。”

  11年只离开家两次

  在丈夫身边守了11年,支撑郭世梅的信念就是“我要让他多活一天”。

  为了让丈夫吃得顺口一点,每次做饭前她都要问丈夫想吃什么,然后就变着法儿地满足丈夫的要求。进村卖菜的小货车上有明太鱼时,她一定会买一条,这种鱼鱼刺少,丈夫吃上几口也算是改善生活了。

  为了让丈夫干净一点,她每天都早起给丈夫擦脸、擦身子,然后抱着换下来的床单、被罩去河边洗。

  为了让丈夫暖和一点,每年入冬前她都要去河对面的山坡上捡柴火,捡一天争取够烧10天,一连捡20天,就一直能烧到来年3月末。

  她还要不断地给丈夫翻身,做什么事都得算好时间,离开家不能超过两小时,睡觉也不能超过两小时。

  在过去的11年里,郭世梅只有两次离家的时间超过两小时。一次是2015年姨婆家的姑娘出嫁她去随礼。因为姨婆一家在丈夫遭遇车祸后帮了很多忙,丈夫一定让她去。姨婆家在另外一个乡镇,算上吃酒席的时间,那一次她返往一共花了3个小时,但在出发前,郭世梅专门找来前院的邻居帮着照顾丈夫。

  在这11年里,郭世梅甚至没有回过娘家,尽管她离娘家只有半小时的车程。“我出不去啊,妈妈想我了,就坐车来看我,她今年都77岁了。以前来了还能帮帮我,现在她也帮不动了,看看我、说说话就回去。”

  另外一次离开家是去年的事。原本就有轻微脑梗的郭世梅突然又得了滑膜炎,腿肿得走不了路,连蹲下来烧火都不行。她不得不打电话给已经在黑龙江安家的大儿子,让他回来照顾一下父亲,自己好上医院看病。那一次,郭世梅在医院住了7天。

  在这11年里,郭世梅尽了最大努力把丈夫照顾得很好。但是她改变不了残酷的现实——自己的身体变得越来越差,丈夫的病情也越来越严重。“当时没想到他会活这么久,一点都没想过。他活着不容易,遭老罪了。这两年,他晚上总叫唤,我知道他是真疼啊,可是我也没办法,我是干着急也治不了他的病啊。”

  说到最后时,郭世梅终于说了一句与自己有关的话:“这些年,我太累了。”说完就背过脸去,帮助丈夫把身体侧过来。

  补记

  新房子

  肖德福家的房子是2014年盖的,外观上不比村里任何一家的差。房子前后都是双层的塑钢窗户,屋里铺着地砖,其中肖德福居住的房间还在地砖上加了一层泡沫垫子,郭世梅说这样上炕下地方便。

  脱鞋进屋后,郭世梅翻出了一个已经掉页的账本,上面记录着这栋房子诞生的过程。郭世梅说:“这么多年,我家就这么一件喜事。”

  肖德福出车祸后,在医院抢救花了10多万元,当时所有钱都是借的。第二年,负事故全责的车主赔偿了5万元,可这笔钱连医药费都不够,原本就不太富裕的家庭,从此更加艰难。

  在郭世梅的账本上,清楚地记录着当时亲戚、邻居们对她的帮助,这家给拿50元、那家给拿100元,整整齐齐地记录着。同时记录的还有当地政府对她的帮助。出车祸那年,村里就给了她家两个低保名额,低保金已经从最初的每人每月70元涨到现在每人每月200元。

  另外还有几笔数额较大的钱,一直都记在郭世梅的心里。当时在医院抢救时,沈阳的一个亲戚给拿了很多钱,后来看她家太困难了,那笔钱就不要了。郭世梅说:“当时住院借的那些钱,有的人不要了,加上两个儿子帮着还点,现在就欠我妹妹1.5万元了。”

  账本翻到2014年时,记录的内容突然密集起来。沙子多少钱、水泥多少钱、门窗多少钱,一笔一笔的支出,几乎每天都花出几百上千的。“这些都是盖房子用的料钱,买什么花了多少钱,我都得记上。”家里原来的房子太破了,都要倒了,村里就帮着给申请了危房改造。知道这个事,郭世梅姨婆家的两个儿子就出面帮忙,一个负责出料,一个给拿了两万元,算上危房改造的钱,郭世梅家盖了一栋很像样的房子。

  采访结束拍照时,郭世梅要求到屋外,以房子为背景拍。她说:“这栋房子我家没花一分钱,一半是政府出的,一半是亲戚给的,让更多的人看看,也算是表达一下我对大家的感谢吧。肖德福赶上好时候、遇上好亲戚了,如果不是这么多人帮忙,他活不到现在,我也支撑不到现在。”

  拍完照片,郭世梅又抱着一大盆要洗的床单、被罩,拿着斧头和木棍走向离家不到200米远的河边。“住这么好的房子,怎么也得干净点。”郭世梅笑着说。


(责任编辑:张爽)

东北新闻网
微信订阅号

东北新闻网
手机版

东北新闻网
法人微博

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关键词:

打印】【收藏】【关闭窗口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请您来信来电(024-31885629)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