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 大连 鞍山 抚顺 本溪 丹东 锦州 营口 阜新 辽阳 铁岭 朝阳 盘锦 葫芦岛 绥中 昌图 商贸开发区 辽宁社区网 惠农乡村通
    东北新闻网辽宁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新闻网 >> 辽宁频道 >> 辽宁档案

明朝建六堡清朝称宽甸

作者:王岩頔

2017-12-27 08:04   来源:辽宁日报  
分享到:

  移建六堡防女真

  宽甸满族自治县位于丹东市东部,多山地丘陵。明朝修建的辽东边墙东段就在此经过。

  明嘉靖二十五年(1546年),明军在今丹东一带开始修建散羊峪、一堵墙、孤山、险山和江沿台堡等长城城堡,用以屯军戍边,史称“险山五堡”。后来明军又设险山参将,驻守险山堡(今宽甸县杨木川镇土城子村),管辖周围十三座城堡。

  宽甸县党史地方志办公室工作人员朱克昌说:“尽管新建了这些堡,但是女真人王兀堂部落的势力却越来越大,频繁进兵攻击明军,当时的辽东巡抚张学颜向朝廷奏报称,女真人占据土地肥沃之地,每年人口增加,兵力强悍,占据宽佃子(今宽甸县)等处袭扰各地,我之兵力不足以出边墙迎击,如果任其这样蚕食下去,数年之后局面将不可收拾。”

  为限制王兀堂等女真部落发展壮大,当时的辽东总兵李成梁想出了一条对策。

  明万历元年(1573年),李成梁向明政府建议:“移建孤山堡于张其哈喇佃子、险山堡于宽佃、沿江四堡于长佃、长岭诸处,仍以孤山、险山之参将戍之。”

  宽甸县党史地方志办公室副主任戚万良解释,这就是历史上的移建“宽奠六堡”,当时的宽甸被称作宽佃子,移建六堡之后,改名为宽奠堡。移建的六堡分别是宽奠堡(今宽甸县)、大奠堡(今宽甸县永甸镇坦甸村)、永奠堡(今宽甸县永甸镇)、长奠堡(今宽甸县长甸镇)、新奠堡(今宽甸县赫甸镇)和孤山新堡(位于今本溪市本溪满族自治县新城子村)。

  据介绍,万历元年,移建的六堡先后动工,在万历四年相继建成。此次行动为明朝开疆拓土七八百里之多。

  朱克昌说:“宽奠堡是移建的六堡中最大的城池,于明万历三年建成,当时为土城。并根据谐音将‘佃’改为‘奠’,取边防永定之意。万历三十六年(1608年)曾重修一次,改为砖石结构。”

  朱克昌介绍,宽奠堡由险山堡移建而来。险山堡原来设有参将,是明军指挥机关所在地。移建后,宽奠堡便接替了险山堡的指挥职能。从位置上看,宽奠堡位居六堡中央,四周有四座山环绕,地势平坦,土地肥沃,水源充足,是屯兵的理想之地。而原来的险山堡参将傅廷勋移驻宽奠堡后,加副总兵衔,节制周边各堡,可见宽奠堡位置之重要。

  据介绍,在六堡建成后,都留下了纪念的石碑,其中《创筑孤山新堡记》拓片正在辽宁省博物馆展出。

  朱克昌说:“所谓新堡是对孤山旧堡而言,孤山旧堡在今本溪县孤山子村附近。李成梁原计划是将孤山新堡建在离旧堡三十里的张其哈喇佃子(今本溪碱厂一带),但是负责移建孤山新堡的清河守备王维屏却没有听李成梁的命令,而是仅仅将孤山新堡建在距离旧堡仅十里的地方。”

  《创筑孤山新堡记》碑文中对此也有记载:王维屏“畏虏惮劳,伪呈不便”“在旧堡东北十里建今堡”。朱克昌解释,直到万历三年孤山新堡建成之后,户部和兵部派人核实时,才发现孤山新堡的位置不对。碑文对此记载道:“有违原议,坐惟屏以罪”。

  六堡曾是重要的互市贸易之地

  当得知明军移建六堡的消息后,女真各部落大为震惊,特别是正在修建的新奠堡。新奠堡的位置恰好建在女真各部落往来的交通要道上,女真部落首领王杲便趁新奠堡未建成之际领兵来犯,但被明军击败,王杲被擒。

  但也有一些女真部落希望利用新建的六堡与明朝进行贸易。

  女真董颚部首领王兀堂便向辽东巡抚张学颜请求,以其子为人质,作为开市的条件,交易盐米布匹等,并保证绝不派兵到附近袭扰。

  朱克昌说:“万历四年,当六堡全部筑成后,张学颜开始在宽奠堡、永奠堡设互市,时称‘马市’。当时前来互市的女真人以董颚部为主,经常达到数百人的规模。女真人带来的有马匹、兽皮、人参、山货等。汉人则以锅、耕牛、缎绢、食盐为主。初期为以物易物,随着交换品日益丰富,改为货币交易。”

  据《明代辽东残档》记载,王兀堂每次都率领数百女真人入市,他们携妻带子到市场上来换取生活中不可缺少的日用品。开市之举缓和了明朝和女真各部落的矛盾。

  但好景不长,万历七年(1579年)七月,在宽奠堡马市上,因王兀堂部的族人受到欺压,王兀堂一怒之下,决定反抗,并把攻击目标定为宽奠堡。辽东总兵李成梁得知消息后想趁机剿灭日渐强大的王兀堂部,为此双方都做了充足的战前准备。

  万历八年三月,李成梁率军出击,王兀堂率部众应战,激战十余天后,王兀堂逐渐不敌,不得不下令撤走。明军则乘胜追击,直接杀到了王兀堂部落的城寨鸭儿匮(今宽甸县青山沟镇一带),攻破城寨后,王兀堂败走。之后王兀堂重整军备,第二次进攻宽奠堡,再次大败,此后王兀堂便销声匿迹。

  对于移建六堡的作用,戚万良认为,移建六堡之后,明军掌握了战略上的主动权,对女真部落造成了严重威胁。由于六堡之地土地肥沃,明军的粮草问题也得到了解决。随着贸易互市的发展,宽奠堡的地位和作用进一步提升,成为这一区域的经济文化中心。

  万历年间,宽奠六堡6万军民大撤退

  万历三十四年(1606年),第二次出任辽东总兵的李成梁已是80岁的老年人,他的对手变成了正在不断壮大的努尔哈赤。

  李成梁觉得,宽奠六堡人口虽然已有6.4万余户,但却孤悬于辽东边墙之外很难守住,便以此为由,下令舍弃了六堡,将那里的军民全部迁移到边墙之内,以巩固防守。

  但已经在那里生活了几十年的百姓舍不得离开家园,李成梁就让士兵驱赶他们,很多人不想离开,只能逃进山林,离开的老百姓也要含泪烧掉自己的房屋,携儿带女向边墙内逃难,场面无比凄凉。李成梁此举立时遭到朝野上下的谴责。

  对此《明史》也有记载:“及三十四年,成梁以地孤悬难守,与督、抚蹇达、赵楫建议弃之,尽徙居民于内地。居民恋家室,则以大军驱迫之,死者狼藉。”

  宽奠六堡废弃后,努尔哈赤的势力不断向南推进,直接威胁明军。面对危局,明军不得不重整边备。万历三十六年(1608年),新上任的辽东巡抚熊廷弼重建了宽奠六堡,但此时的宽奠六堡再也阻挡不了努尔哈赤的铁骑。

  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明军在萨尔浒大败之后,辽东重镇辽阳、沈阳等地相继陷落,宽奠六堡在内的众多城堡被尽数占领。

  宽甸多山。当地人把山与山之间平坦的地方叫作甸原,记者发现在宽甸以“甸”命名的地方有很多。当地的群众习惯把整个宽甸地区称为六甸。

  “明代的宽甸还叫‘宽奠’,直到清代,宽奠才改为‘宽甸’,并延续到今天,今天的六甸是宽甸县境内的赫甸、宽甸、坦甸、永甸、长甸、苏甸6个地方的统称。六甸的叫法是从清代传下来的,与明代移建的六奠堡有着关系。”朱克昌说,“明代移建的六奠堡在清代早已荒废,而且其中的孤山新堡也不在宽甸境内,六奠堡简称六奠,所以六奠的叫法在老百姓口中流传了数百年,已经形成了固定的概念,不会轻易改变。”朱克昌说,“清同治十三年(公元1874年),清政府将还在宽甸境内的五堡改了名字,新奠堡改称赫甸,宽奠堡改称宽甸,大奠堡改称坦甸,永奠堡改称永甸,长奠堡改称长甸。”

  据《东三省政略》记载,清光绪三年(1877年),盛京将军崇厚在给清政府的奏折中提议:“拟于六甸之宽甸添置一县,即曰宽甸县。”宽甸从此建县。


(责任编辑:张爽)

东北新闻网
微信订阅号

东北新闻网
手机版

东北新闻网
法人微博

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关键词:

打印】【收藏】【关闭窗口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请您来信来电(024-31885629)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