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 大连 鞍山 抚顺 本溪 丹东 锦州 营口 阜新 辽阳 铁岭 朝阳 盘锦 葫芦岛 绥中 昌图 商贸开发区 辽宁社区网 惠农乡村通
    东北新闻网辽宁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新闻网 >> 辽宁频道 >> 辽宁档案

梁志龙讲考古经历——

东北古墓很少有暗道机关(图)

作者:

2017-12-29 07:50   来源:辽宁日报  
分享到:

  墓内壁画中的莲花和双龙纹。

  墓室内东部实景。

  桓仁米仓沟将军墓外景。

  在辽宁省博物馆最近推出的“古代辽宁”展中,以1:1的比例复制了桓仁满族自治县米仓沟将军墓的模型,游客可以近距离一睹1500多年前先民为我们留下的宝贵文化遗产。

  古墓到底有没有机关?是不是像影视作品演得那样惊险?记者近日采访了本溪市博物馆特聘专家、研究员梁志龙。他在上世纪90年代参与了桓仁米仓沟将军墓的考古发掘工作,他向记者讲述了关于古墓的那些故事。

  古墓曾两次被盗,日本侵略者架机枪掩护盗掘行为

  “当初,我们对将军墓的发掘是充满期待的。”本溪市博物馆特聘专家、研究员梁志龙对记者说。他这么讲,是因为在考古工作开始前,考古工作者已经做了周到细致的准备,并得到了国家文物局、本溪市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

  准备工作不仅包括野外的实地调查、走访附近村民,还包括大量的文献资料查询和研究。

  在《桓仁县志》中,他们发现了这样一条记载:“咸丰四年春,有边氓十余人,带石匠、铁工凿墓两日余。挖得黄土深丈余,土下白炭,深约四尺,炭下石灰,约在五尺。灰下乃石板平铺,厚约三尺,掀之不动,自墓后凿下,石壁屹立,凿穿。入见石床二具相接,四壁粉墁,工绘红色花纹,灿然可辨。前有石门二,列于两旁,门外一室如堂,藻施绘色如(新),初入时,所见粉壁有字,边氓无识,相牵而去……”

  对于考古工作者而言,遗址被盗,文物缺失,文物分布位置不清,会给研究工作带来很多困难。这则史料令他们失望的同时,也带来一线希望,那就是将军墓在1854年被盗时,已经有人亲眼看到了那里的壁画,考古工作者期望时隔137年,壁画仍能保存完好。

  梁志龙说:“将军墓在清朝咸丰年间那次遇盗,实际上是被盗了两次。”尽管《桓仁县志》记载得很详细,但在实际发掘中,他们注意到,盗墓者最先是在封土堆的顶部开挖,挖到墓顶的石板后,将封盖墓顶的大石板凿去一角,露出一个三角形的缺口。

  “那个缺口很小,甚至人都不能探头进去,但是正是从这里,盗墓人看到墓门的方位,又进行了第二次盗掘。”梁志龙说。

  这一次,盗墓者是从墓门进去的,他们将墓内认为值钱的物品洗劫一空。此举对于这个1300年以上历史的古墓造成了巨大破坏,以至于到今天,考古人员仍然无法确定墓主人的真实身份,只能猜测其为某个部族的首领。但是盗墓者留下的一些痕迹给考古工作者提供了发掘线索。

  在上世纪30年代,还发生过一次给将军墓的遗存带来巨大威胁的不成功盗掘。

  对于这次盗掘,梁志龙也是从史料中发现的。有位日本考古人员名叫黑田源次,曾写了一篇《桓仁三日》。梁志龙没有读到具体内容,据旅日学者介绍,其中讲到黑田源次在上世纪30年代曾到桓仁将军墓进行考古,由于当时东北抗联频频出现在桓仁地区,前来盗掘的日本人害怕遭到袭击,在墓顶上架起机关枪进行掩护,结果他们挖了两天没有任何结果就离开了。

  为此,记者到旅顺博物馆特意查看了被八木奘三郎盗掘并将墓室整体盗运到那里的辽阳迎水寺壁画墓,从墓顶开凿的两个天窗和在一个耳室旁凿开一个小门并装上铁门的情形看,当年这个壁画墓曾被日本侵略者对外展出,然而由于没有进行妥善保护,当这一珍贵文物回到中国人民手中时,墓中壁画已经完全消失。

  考古工作者对此痛恨不已。

  墓门方向竟然朝向西,古墓很少有机关

  梁志龙介绍说,考古发掘队是在1991年9月12日进驻桓仁满族自治县雅河乡米仓沟村的。

  在米仓沟村的北部,沿着浑江南岸有一座山冈,山冈顶部接近中心的位置有一个隆起的山包。当地人口口相传,都说这里是一座古墓。人们猜想,死后葬在这里的人,除了将军还有谁能有这气势?于是世代相传,留下了“将军墓”这个名字,考古人员在整个清理过程中,并没有发现带有文字的石刻或者陶制品。

  发掘工作第二天正式开始,考古工作人员先在墓葬封土的南坡下开掘一条长22米,宽1.5米的探沟。

  开掘探沟是为了寻找墓道和墓门,依据是当地大多数墓葬的墓门朝向为南。

  近年来关于盗墓的文学作品很多,也很受读者的关注。其中不乏惊心动魄的关于暗道机关的描述,因此梁志龙也多次被问到这个问题:“考古发掘有危险吗?或者说,遇到过暗道机关吗?”

  对此,梁志龙笑道:“盗墓的小说我很少看,但是根据我个人的经历来看,野外考察时,树枝划一下,脚不小心崴一下的情况是有的,古墓中的机关还真没遇见过,古墓很少有机关。”

  考古工作队发掘过程非常严谨。每出土一件物品,他们都要仔细研究一番。在南侧封土下,出土一块大条石,高约3.6米,厚0.5米,宽0.5米至1.2米,其中一面上凿有三个凿坑,凿坑大小相近,上下排列,分布均匀,这块条石是干什么的呢?讨论的结果,考古工作者们认为可能是废弃的石料。

  此后在条石下面,又发现一件石雕,形状好像一只靴子,长0.9米,高1.1米,厚0.35米,表面有明显雕琢痕迹,“靴口”朝下,“靴底”朝上,“靴尖”朝向墓葬。这件“石靴”的功用是什么呢?至今仍是个谜。

  虽然这条探沟经常有文物出土,但是半个月过去了,探沟深度超过了5米,期望中的墓道并没有出现。

  考古人员陷入了怀疑当中,是不是墓门朝向有问题?

  他们又重新对封土进行了仔细研究。这一次他们来到了墓顶,向四下观察。

  梁志龙说:“当时,将军墓上杂草丛生,高可没膝,我们注意到在墓的西坡上,中心的位置由上至下,杂草隐隐约约比两侧低了一些。”他们再仔细观察,低草下面竟是一条浅沟。

  这里是墓道吗?还是当年盗墓者留下的盗沟遗痕?

  当年9月28日,发掘队的力量转移到这里,重新开掘了一条新的探沟,长23米,宽1.5米,上端直达墓顶。

  这条探沟刚一开挖就发现了遗物,随后出土的遗物越来越多,有铁碗、铁铲、铁钉、铜钉、鎏金带扣、金扣,还有金丝线。

  梁志龙说:“发掘时都是用小铲小心清理,别看金丝线细小,在泥土中它们闪亮,容易被发现。”

  这些物品本来应该在墓中,现在却跑到了墓外,显然是盗墓者所为。

  发掘中,梁志龙发现一块平直的挂釉陶片。根据经验,陶器多是稍有些弯曲,因为那可能是壶或者罐的残部,那么这块平直的陶件又是件什么器物呢?

  随即,现场又出土了质地相同的陶片,带有明显的折角,梁志龙恍然大悟:“这是件陶灶。”他们将随后出土的陶灶残片收集并完整地拼接起来,这是目前国内发现的最大一件挂釉陶灶。

  他们推测,盗墓者或许认为这是个储物箱,期望在里面发现金银物品,费尽周折运到墓外后居然一无所获,一恼之下将其打碎。

  时间进入10月,第二条探沟朝向墓中心的那一端出现一块横放的巨石,经过清理,巨石下面两侧有竖立的巨石支撑,一横两竖,形成了门的形态,墓门找到了!

  与以往经验不同,将军墓的墓门居然朝向西方,这种朝向在同时期的其他墓葬中也有所发现,但是具体原因也是个谜。

  国内唯一的莲花彩绘壁画墓

  梁志龙记得很清楚,将军墓打开墓门的那一天是1991年10月10日,在清理墓门口的积石时,他已经安排伙伴回驻地去取手电筒。

  墓门打开的时候,手电筒刚好取回来,他趴在黑土地上向墓里一照,随着手电光的移动,墓室壁面上像电影一样放映着一朵朵粉红色的莲花,他不由得轻叹:“壁画!”

  每次去野外考古,梁志龙的爱人总不免叮嘱,墓门打开后不要急于进去,她担心那里的瘴气会伤到他。

  梁志龙说:“那时哪还顾得上这些,我同省考古所的武家昌同志一前一后就爬进了墓里。”

  墓门之后是甬道,前面有一道封堵墙,已经被盗墓者扒开,上面露出半人高的空隙,爬过封堵墙,甬道的南北两侧各有一个耳室,继续前行是墓室的大门,也被盗墓者推倒在地。

  墓葬与死亡相关联,古墓经过了千百年,因为尸体的腐烂、遗骨的残缺,更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站在墓门前的那一刻是个什么样的心情?”记者问。

  梁志龙仔细回忆说:“没有一点儿恐怖的感觉,手电光一照,周围全是壁画,粉莹莹的世界,感觉像是踏进了一座古老的艺术殿堂。”

  将军墓的壁画以莲花为主。我省已故考古专家孙守道当年看到墓内壁画后,连连说:“应该叫做莲花墓。”

  将军墓主墓室的四壁高2.2米,在壁上事先抹有半厘米厚的白灰,莲花就画在白灰上面。莲花围绕四壁分行排列,每行的莲花上下之间错位绘制,这样的莲花共有5行,绘有莲花214朵,每朵莲花图案基本相同,都是莲花侧视形象。所绘莲花的花朵饱满,由9瓣花瓣组成,迎面5瓣为红色,远端4瓣为黑色,花下面还有“工”字形花托,好像可以用手持握。

  四壁上面是藻井,高1.35米,由四层逐渐内收的横梁和顶部一块像覆斗状倒扣的大石块组成。在最下面一层横梁上绘有变形莲花纹,形如火焰,其上的横梁则同样绘有莲花,只不过比墓壁的要大许多。

  梁志龙说,当年盗墓者凿击墓顶石时,将墓顶石壁上的白灰震落,因此那里壁画受到了破坏,不过石壁上还留有一些壁画的痕迹,仔细辨认,可以看到是一朵正视的莲花,周围等距离分布有8朵小莲花。

  此外,墓室的四壁上下和门的四周,还绘有连续的双龙纹带,逐渐内收的横梁底面绘有“王”字云纹。

  据介绍,从将军墓的绘画风格来看,明显受到此前发现的辽阳汉魏壁画墓中绘画技法的影响。

  将军墓是我省首次发现的南北朝时期辽东部族的壁画墓,也是目前国内唯一一座壁画以莲花为主的墓葬,墓内壁画保存基本完好,具有特别重要的文物价值和科学研究价值。1999年,将军墓发掘被评为新中国成立50周年辽宁省十大考古发现之一,2006年,将军墓被确定为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

  那么人们担心的古墓存在物体腐烂散发出的有毒气体,也就是瘴气,到底有无其事呢?

  梁志龙说,墓门打开不久,不知道从哪里飞来了很多小蠓虫,一团团的在他们身边打转,大家手忙脚乱地驱赶,没过多久就又围了过来。后来参与发掘的农民工从工地里抱来几捆玉米秸,放在墓顶点燃了,烟火上升,玉米秸烧光了,蠓虫才消失。

  这或许是古墓中瘴气存在的比较确实的证明。

  问及常年在野外考古一线奔波的艰辛,梁志龙摆了摆手。“倒不那么觉得,首先这是职责所在;再有,兴趣也很重要。”

  (本文照片由梁志龙提供)

  文物档案黄绿釉陶灶

  高27.5厘米,长77厘米,宽33厘米,胎呈砖红色,外施黄绿釉,局部闪黄。平面为长方形,灶面左上角有一烟囱,直立,向上渐收,高10.2厘米。右侧为锅台口,圆形,径长23厘米。灶正面有一方形灶门,边长14厘米至16厘米,灶底有3个圆孔,不等距排列,大孔径长14.5厘米,小孔径长7.5厘米。桓仁米仓沟将军墓出土,年代约为公元三世纪至五世纪。


(责任编辑:张爽)

东北新闻网
微信订阅号

东北新闻网
手机版

东北新闻网
法人微博

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关键词:

打印】【收藏】【关闭窗口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请您来信来电(024-31885629)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