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 大连 鞍山 抚顺 本溪 丹东 锦州 营口 阜新 辽阳 铁岭 朝阳 盘锦 葫芦岛 绥中 昌图 商贸开发区 辽宁社区网 惠农乡村通
    东北新闻网辽宁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新闻网 >> 辽宁频道 >> 辽宁档案

曾是“东北最坚固雄伟”的城池,300年前发生改变

一场大战后辽阳城毁掉一半(图)

作者:傅淞巍

2018-01-05 08:14   来源:辽宁日报  
分享到:

  《满洲实录》中绘制的《太祖率兵克辽阳》。

  明代《全辽志》中的辽阳城图。

  辽阳城北门城墙遗址旧照。

  不久前,辽阳市明城墙遗址保护工程顺利完成,硝堡街西段明城墙遗址再次展现在游客面前。

  它是辽阳“日”字形古城中间一横的西段部分。从明军击垮元朝残余势力到明军与八旗兵血战,300年间的动荡战乱历史,这段城墙都是最好的见证者。

  明代辽阳城呈“日”字形

  上周,记者在辽阳市硝堡街看到,维护后的古城墙,底宽约8米,高约4米。在其西端,设计人员特意露出土墙加砖建筑造型,向世人展示出该城墙的内部结构。

  辽阳市档案局副局长陈光良告诉记者:“明城墙最初就是在元代旧城土墙的基础上外面加砖,改建为周长达16里的砖石结构的方城。”

  据辽阳市档案局编研科科长刘冰泓介绍,明朝初年,元朝的残余势力仍然控制着辽东。洪武四年(1371年),明太祖朱元璋派黄俦进行诏谕,元朝残余势力中的辽阳行省参政刘益带领所属的兵马、钱粮归附。于是明朝设立辽阳指挥使司,任命刘益为指挥同知。但不久,刘益被属下洪保保等人谋害,洪保保挟持黄俦逃到纳哈出军营。纳哈出原为成吉思汗麾下四杰之一木华黎的裔孙,当时屯兵20万于金山(今内蒙古通辽东部西辽河南岸)。于是,明太祖派马云、叶旺率军由登州渡海,收复辽东。据说在渡海前,登州府一带海域浊浪滔天,将士们人心惶惶,但上船后航行了一天一夜,却无风无浪,顺利到达辽东湾的狮子口,马云、叶旺遂把狮子口改名为旅顺口,取“旅途平顺”之意。

  登陆后,马云、叶旺占据金州,接着攻破辽东重镇辽阳。此时的辽阳故城因年久失修,已颓废不堪,马云、叶旺便于洪武五年,在旧城址的基础上重修辽阳城。三四年时间后,一座雄伟坚固的辽阳城基本竣工,成为明代东北第一名城。洪武八年(1375年),明朝在辽阳城设辽东都指挥使司,共辖25卫、2州,辖境“东至鸭绿江,西至山海关,南至旅顺海口,北至开原”。

  在重修辽阳城期间,叶旺、马云率兵屡次击败纳哈出。“马云和叶旺的最漂亮一战,发生在盖州,此战《明史》和《辽阳县志》均有记载。”刘冰泓说。

  洪武八年十二月初八,纳哈出再次出兵,他绕过辽阳城向南进入盖州。据《盖平县志》记载,马云、叶旺命盖州指挥吴立、指挥佥事张良佐等派重兵守城。纳哈出不敢贸然进攻,于是直扑城垣尚未修建完成的金州。纳哈出手下的将领乃刺吾自恃骁勇,率数百骑直逼城下,城上弩矢齐发,乃刺吾身中数箭被俘,城中明军乘胜杀出。纳哈出见形势不利,便领军向北退,沿盖州城南的柞河逃遁。但叶旺早就在此设下伏兵。待纳哈出到达城南,伏兵四起,两山间“旌旗蔽空,矢石雨下”。纳哈出仓皇逃往连云岛,却遇冰墙挡路,只得从旁边绕道,大批人马又落入陷阱之中。这时马云率部从城内冲出,合击之下纳哈出溃败,被斩获和冻死者难以计数,纳哈出狼狈逃出,“仅以身免”。

  刘冰泓介绍说,洪武十二年(1379年),都指挥使潘敬又将辽阳城向东扩大一里,并在城北部加筑一座土城,用于安置归附的少数民族,这样北城与南城相并,形成一个“日”字形。此时的辽阳城,四角设有角楼,东南为筹边楼(后改建魁星楼),东北为镇远楼,西南为望京楼,西北为平胡楼,周长“24里又285步”,是辽东地区最重要的城市,规模之宏大,为当时东北第一,坚固雄伟也是东北之最。曾任辽东苑马寺卿的张鏊曾作《辽阳歌》吟咏辽阳城:“辽阳春似洛阳春,紫陌花飞不见尘。”“战罢长休十万兵,平原座客满朱缨。”

  明与后金大战后,辽阳城变为“口”字形

  “明朝后期,辽阳城再次得到修缮和加固,是因为战事吃紧。”刘冰泓说。

  万历四十七年(1619年)三月,明朝与后金之间的萨尔浒战役打响,12万明军惨败。明朝在辽东的军事形势急转直下,决定重新起用曾对辽东防务颇有贡献的熊廷弼,统领整个辽东事务。然而就在熊廷弼赴任的路上,开原、铁岭两大军事重镇相继失陷,待他进入辽阳城时,一些官绅已经逃离。辽阳成为空城。

  据《明史》记载,面对如此形势,熊廷弼果断采取一系列措施:召集流亡百姓安抚人心;斩杀逃将王捷、王文鼎震慑欲逃者;祭奠开原、铁岭守城战的殉难者激励士气;罢免能力不足的总兵李如桢,由骁勇善战的李怀信代任,稳定了军心。但此时辽东形势不容乐观。于是熊廷弼大飨军士,准备干粮、行具,佯示进兵,又踏冰雪突然出现在已被后金占领的抚顺地区,以马鞭指点地形,大声论说某地可安营、某地可伏兵、某地可交战,故意让后金哨探知道。努尔哈赤误以为明军要袭击后金,便忙于砍树堵山口,运石整修关隘。这为熊廷弼赢得了宝贵的时间,他督促士兵打造战车,置办火器,开挖战壕,大修辽阳城,对薄处加厚,低处加高,使辽阳城越发“高厚壮固、屹然雄峙”。

  就在熊廷弼稳固了辽东防御、收复了许多失地、图谋进一步进取之时,他的“固守渐进”之策遭到非议,一些朝廷大臣对熊廷弼进行弹劾,称其“出关逾年,漫无定策”“欺君”“无谋”,熊廷弼被逼辞职,由袁应泰接任。

  据辽阳市政协文史委主任刘南方考证,袁应泰是被迫接任熊廷弼职务的,他曾提请“辞免新命”,但未获朝廷应允,只得接手辽东经略一职,上疏表示“臣愿与辽相始终,更愿文武诸臣无怀二心,与臣相始终。有托故谢事者,罪无赦。”刚刚即位的明熹宗甚为高兴,赐袁应泰尚方宝剑,对他光复失地寄予厚望。

  刘南方说,袁应泰就任后马上调整军备,提请“摘调各镇家丁一万名,赴辽应用”,并制定了以收复抚顺为目标的作战计划。天启元年(1621年)二月,大量蒙古灾民入辽乞讨。袁应泰下令招降,将他们安排在辽阳、沈阳城内。当有人提出收降过多,恐为后金利用成为内应时,袁应泰则认为,若不收降他们,他们就会归附后金。后来在三岔儿一战中,袁应泰用这些招降的蒙古人当前锋,有20余人战死。

  天启元年三月十日,努尔哈赤亲率大军进攻沈阳城,那些归附的蒙古人果然做了内应,他们趁战乱砍断城门的桥绳放下吊桥,八旗军涌入城内,沈阳城破。三月十九日,八旗军进至袁应泰镇守的辽阳城东南角。据《明史》记载,袁应泰“引水注濠,环城列炮,督军出战”。努尔哈赤见辽阳城高池深,明军守备严密,便派少数人马渡过太子河,引诱明军出城作战。袁应泰见对方人少,便派遣5万大军出城应战,并亲自出城督战,努尔哈赤见状派出主力部队,明军大败。三月二十日,战事仍在城外展开,八旗军骑射本领出众,尤其擅长野战,明军渐渐抵挡不住,向城中败退。许多官兵被挤入护城河内,致使死者满积,河水尽赤。

  袁应泰撤入城内,与巡按御史张铨分兵守城,攻防战从白天持续到深夜。监军太监牛维曜、高出、胡嘉栋及督饷郎中傅国等,趁乱越城逃跑。三月二十一日,努尔哈赤发起总攻,袁应泰誓死守城。到了傍晚,后金派入城内的谍工放火骚扰,小西门火药库起火,城上各军窝铺、城内草场俱焚,守城军士溃乱,八旗军从小西门攻入。

  袁应泰继续组织抵挡,但力不能支,败退至辽阳城东北的镇远楼。据《明史》记载,袁应泰此时自知已无力回天,长叹一声对张铨说:“公无守城责,宜急去,吾死于此。”遂身佩尚方宝剑和官印自缢而死。随后袁应泰的内弟姚居秀也当场自缢,仆人唐世明放声大哭,纵火焚楼殉难。至此辽阳城被毁。

  据刘南方介绍,天启元年四月十一日,努尔哈赤召开御前会议,称“吾之得辽阳如鱼之得水”,定议迁都辽阳。因辽阳城受到战火摧残,努尔哈赤决定在辽阳城东、太子河东岸另建都城,取名东京。后来由于辽阳汉人的反抗,及军事、交通、战略等方面的考虑,努尔哈赤将都城迁到沈阳,沈阳取代辽阳成为东北最大的城市。而在兴修东京城的过程中,兵士取用辽阳城北城的城砖,辽阳北城随后渐渐荒弃,辽阳城由“日”字形变为“口”字形。

  (本文照片由辽阳政协文史委提供)

[1]  [2]  下一页  尾页

(责任编辑:李京)

东北新闻网
微信订阅号

东北新闻网
手机版

东北新闻网
法人微博

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关键词:

打印】【收藏】【关闭窗口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请您来信来电(024-31885629)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