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 大连 鞍山 抚顺 本溪 丹东 锦州 营口 阜新 辽阳 铁岭 朝阳 盘锦 葫芦岛 绥中 昌图 商贸开发区 辽宁社区网 惠农乡村通
    东北新闻网辽宁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新闻网 >> 辽宁频道 >> 辽宁档案

辽博展出的《七省沿海全图》有故事——

清政府凭此图收回东沙

作者:

2018-01-31 08:45   来源:辽宁日报  
分享到:

  《七省沿海全图》之辽东半岛、山东半岛及辽东湾全貌。

  游客在观摩《七省沿海全图》。

  《七省沿海全图》所绘的台湾岛。

  近日,在辽博举办的“藏之名山,传之其人——辽宁省珍贵古籍特展”上,记者见到了一幅珍贵的善本舆图——《七省沿海全图》。这本彩色手绘地图更像是一幅山水画,为清雍正年间陈伦炯绘制,光绪年间摹绘。清末,清政府根据此图,从日本人手里收回了东沙岛。

  采用中国山水画的形式绘制

  在辽宁省图书馆藏有一幅清朝的《七省沿海全图》,彩色手绘纸本,长卷式,纵0.28米,横8.90米。全图由六幅组成,自鸭绿江、辽东半岛向南、向西绘至与交趾(今越南北部)分界处,琼州、澎湖、台湾、台湾后山图因图幅宽度的限制而分别单独绘制,列于沿海全图之后。其中今辽宁省境内的鸭绿江、凤凰城、金州县、海城县、锦州府、宁远州、菊花岛、桃花岛等关外重镇岛屿都一一绘录在图上,真实地记录了当时的地理环境。

  在《七省沿海全图》上,记者注意到,作者没有按照上北下南的方向及经纬度绘制,也没有标注比例尺,而是运用中国古代山水画的绘制方法,将中国东部的海疆按其大概方向辗转蜿蜒绘于狭长的手卷上。

  这幅地图采用了墨线勾勒,彩色渲染。地图以淡粉色为底色,国界用棕黄色淡彩渲染,中国版图部分用橘黄色重彩渲染,显得格外醒目,其他各国版图为白色,海洋用淡蓝色渲染,南极西面的岛屿用石青色渲染。沿海地形地物亦先用淡墨勾勒,彩色渲染。图上部的陆地以淡棕黄色为底,山脉渲染成石青色,有些重要城市以建筑图形为标识,其色彩用靛蓝与正红色,防御工事为深蓝色,海岸线的暗沙,险礁为黄色,海水为淡蓝色,多数地名标识为红色。

  对一些特殊城市标识还画出带有城墙的城门、城内高层建筑、一般建筑和防御工事等等。如澳门的城池绘制尤其醒目,它有城墙、城门、高层建筑、一般建筑、防御工事等,色彩鲜明,内容极其丰富。图中还形象地画出亭塔、桥的图案。而山脉的标识完全是真实山水的图形。

  纵观全图,中国海域宽广辽阔,水路如织;海岛多似星辰,颗颗闪烁;海岸峰峦起伏,巍巍壮观;海防设施完备,多处可见。绘制水平的高超令人叹为观止。

  辽宁省图书馆特藏部主任刘冰介绍说,中国古代舆图是善本的特殊种类,反映了当时中国的疆域面积和沿海面貌,所以具有极高的文献价值。当时的舆图都是手绘的,创作数量稀少,能流传至今者更是凤毛麟角,所以显得十分珍贵。

  至于《七省沿海全图》为何藏于辽宁,刘冰推测,有可能是清政府对舆图的重视和对盛京陪都的崇敬,往往在舆图绘制后,送盛京保存一份。同时盛京是清朝的发祥地,其东向与朝鲜、日本为邻,辽东半岛伸向渤海,与蜿蜒向南的海岸线形成辽东湾,地理位置非常重要。在如此重要的沿海地区、政治中心,存有《七省沿海全图》也是理所当然的。“非常庆幸,现在这件具有重要价值的沿海图完好地保存在辽宁省图书馆内。”刘冰说。

  刘冰指出,《七省沿海全图》在军事上同样具有极高的价值。清朝以前的地图,图幅都特别宽大,在战场上使用很不方便,而沿海地图多半要在空间相对狭小的战船上使用。《七省沿海全图》则设计成长卷式,无论在任何场合,任何情况下,特别是在战争的情况下,在海上的舰船中,只要用双手展开,便可随意查看,比大幅挂图更方便,更具有实用价值。

  陈伦炯被誉为“开眼看世界的先驱”

  那么《七省沿海全图》的作者为何人?在图尾,记者发现用楷书明确注有“奉敕呈进臣程遵道恭绘图并书”字样,其左还有两方小型印章,一为阴文“臣”字,一为阳文“诰”字,明示该图是奉皇上旨意所绘并书。记者查到,程遵道字悦甫,安徽绩溪人,光绪年间任扬州府泰州知州。

  刘冰说,这张地图是程遵道摹绘的。像这样的摹绘本迄今为止在全国一共发现5幅,它们的直接作者都是清雍正初年清政府的海域要员陈伦炯。

  陈伦炯,福建人,父子均为清代海防名将。其父陈昂是康熙朝广东右翼副都统。少年时期的陈伦炯有机会跟随父亲游历东南亚各地,又博览群书,对沿海有关外国风土人情、洋面港道的描述格外留心。后来,陈伦炯被召为康熙朝皇宫侍卫。雍正年间,陈伦炯曾任东南沿海多个处所的总兵,乾隆年间,陈伦炯又升为浙江提督。雍正八年(1730年),他写下了《海国闻见录》并绘制了《七省沿海全图》。

  刘冰介绍说,在鸦片战争爆发的前夜,清廷朝野上下都对外部世界懵懂迷茫,林则徐曾为之痛心:“沿海文武员弁,不谙夷情,震英吉利之名,而实不知其来历”。于是,他组织人员翻译西书,也正因此,他被誉为“开眼看世界的第一人”。但在他之前的百余年前,陈伦炯就编绘了介绍海外知识的地图和书籍,他因此被梁启超誉为“中国近三百年来三大探险实测地理学家”“中国开眼看世界的先驱”。他所编绘的《七省沿海全图》是清代人了解沿海与海外知识的重要途径,鸦片战争后,中国人介绍西方的书籍都参考了这部百年前的图籍。

  《七省沿海全图》是以山水画的形式绘制的用来记录有关海岸防御的重要地理要素的海防地图。在这幅图以前,最早的海防图是明朝的《郑和航海图》和郑若曾的《海防图》,但是全都是黑白的绘本,绘制水平和误差与《七省沿海全图》相差甚远。

  据《清史录》记载,清朝康熙皇帝开始对舆图重视。康熙为了进一步巩固海防,严防贼寇,下令在沿海各地实行军事管制并责令内府官员督促地方军政当局,对沿海进行实地勘察测绘,绘制出沿海疆域图和海防图,进呈皇帝预览。

  海图起作用,清政府从日本人手里收回领土

  刘冰说,《七省沿海全图》是现在能看到的世界上最早关于南海诸岛的地图,首次把南海诸岛分为四个群岛,且明确标绘有四大群岛的地名和位置。当时称东沙群岛为“气沙头”,西沙群岛为“七洲洋”,南沙群岛为“石塘”,中沙群岛为“长沙”。除此之外,还对南海诸岛岛群的分布、海洋特征、潮汐变化、风向以及航行和飞鸟的关系,都有较详细的记述。“这些都充分说明中国是最早发现、开发和利用南海诸岛,而且也是最早绘制南海地图、最早命名南海诸岛的唯一国家”。

  关于这本古籍善本舆图,刘冰还向记者讲述了一个故事。

  清光绪二十六年(1900年),日本商人西泽在海上遇台风漂至东沙岛的月牙岛,发现岛上覆盖厚实的鸟粪层。他把鸟粪样品带回国内化验,发现是优质的磷肥,也是上等的农用肥料。于是西泽率领百余人登上东沙岛大肆开挖鸟粪,还在岛上捣毁了中国居民的房舍、栈桥、天后庙,升上太阳旗,擅自将岛更名为西泽岛,东沙群岛所在的珊瑚环礁也改名为西泽礁。

  清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野心勃勃的日本人继取得甲午战争和日俄战争的胜利后,又进一步觊觎中国南海领土。日本驻北京公使向清政府提出交涉,称东沙诸岛旧属琉球国,应归入日本版图。理由之一就是日本商人西泽已经在东沙岛上两三年,打鱼晒盐,筑堤坝,蓄淡水,围垦土地,建轻便铁道十余里,机器、厂屋若干座,岛上早就飘扬着日本国旗。他们还拿出英国传教士金波尔的《东海图说》一书加以佐证,声称在金波尔的书中未标明东沙诸岛是中国的疆土,所以证明东沙诸岛是琉球群岛的旧属小岛。

  当时执掌朝政的醇亲王载沣等人拿不出直接的证据证明东沙群岛是中国的国土,他们上奏慈禧太后,请予定夺。慈禧太后也拿不出主意,只好下旨与日方周旋应付,“相机办理”,最好能保全海疆领土,实在不行就拖一拖再说。

  时任南京江南图书馆总办的著名学者陈庆年气愤之余,遍阅海道各书,终在《七省沿海全图》上找到东沙岛属于中国领土的证据,图中清楚地标明了东沙诸岛为中国领土。在图中陈伦炯还用大量文字说明早在宋代这里就被称作云山岛,置于宋朝官员的有效管理之下,岛上建有码头、蓄淡水池,防浪石堤及卫军堡塞等,还在岛中心山丘上建有航海信号灯塔,这些都早于英国人金波尔《东海图说》80余年,从而证明此岛屿属于中国区域,证明该岛为我国版图。陈庆年当即向日本谈判代表出示了此书,日本人顿时理屈词穷,无话可说……几番交涉后,中日双方终于在1909年10月11日签订了东沙问题条约,明确东沙群岛为中国固有领土,日本人立即撤出;中国以广东毫银16万元收购岛上已建设施,日本人补缴各项税款及损坏庙产等的赔偿合计广东毫银3万元。

  1909年11月19日,在东沙岛举行了庄严的交接仪式。在全副武装的广海舰护卫下,代表清国的黄龙旗终于在东沙岛上空冉冉升起。广海舰鸣放21响礼炮,向黄龙旗致敬。这是鸦片战争后,清朝第一次从列强手中收回自己的领土。

  (图片由辽宁省图书馆提供)

  □本报记者/吴限


(责任编辑:张爽)

东北新闻网
微信订阅号

东北新闻网
手机版

东北新闻网
法人微博

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关键词:

打印】【收藏】【关闭窗口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请您来信来电(024-31885629)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