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 大连 鞍山 抚顺 本溪 丹东 锦州 营口 阜新 辽阳 铁岭 朝阳 盘锦 葫芦岛 绥中 昌图 商贸开发区 辽宁社区网 惠农乡村通
    东北新闻网辽宁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新闻网 >> 辽宁频道 >> 社会万象

24小时不能缺岗,吃饭都在操控台 227列列车时刻表印脑中,10年没在家过除夕 记者探访沈阳北站列车运行指挥“大脑”

“列车管家”:每道指令万钧重 稍一疏忽列车能蹿出几十米

作者:刘桐

2018-02-05 09:39   来源:华商晨报  
分享到:

  紧张,每天发出数千调度指令都好似千钧重,关系到北站近500列列车数万人安全出行。孤独,一年中大半时间足不出一栋小楼,在工作台上吃饭,上厕所都得一路小跑。

  每逢春节,在外奔波的人们大都匆匆收拾行李,前往火车站踏上回家的路,赶在年夜饭前与家人团聚。而他则默默坚守岗位,在车站内为旅客送去路上平安,但是旅客却从未见过他们。

  昨日,记者在中国铁路沈阳局集团有限公司沈阳北站行车指挥中心内,这个号称沈阳北站列车运行“指挥大脑”中看到了“列车管家”,36岁的沈阳北站车站值班员应峻。

  全年24小时四班轮值

  就为500列列车安全行驶

  沈阳北站站房旁一座不起眼的小楼,外面大门紧闭森严,里面则是北站一个重要的部门——列车运行指挥中心,相当于北站列车运行的中枢。

  沈阳北站是沈铁的一座大型枢纽车站,设有供动车停靠的高速场,还有供普通列车停靠的普速场。每天都会有来自四个方向384列旅客列车发车、到站,112列列车通过,每天仅图定列车就达496列。而这些列车在沈阳北站如何进站、停靠、开行等都需要这个“指挥大脑”进行调度和控制。

  “今年春运期间,客流量增大,车站计划开行的临客也比较多,我们值班员调度的工作就会更加紧张。”指挥中心大厅内值班员说。

  每天车站候车大厅内客流有高有低,而运行指挥中心内则全年都是每天24小时临战紧张工作,车站值班员们也是四班倒轮守。

  记者在运行指挥中心大厅内看到,前方一整块大屏幕,上面分区显示北站每个站台点位的实时监控画面,另一块都是密密麻麻的线条和不同颜色移动的图形。“这些线条就代表这车站内每一个股道,移动的图形和不同的颜色代表着列车运行的位置和情况。”值班员解释。

  在凌晨大家都最困倦的时候,沈阳北站已经进入列车到站的首个高峰期,值班员们都得打起十二分精神来,紧盯大屏幕上列车运行的情况,绝不能有一丝的倦怠。而早上7到10点又是北站南下始发车最密集的时候,中午稍好一些,下午2至5点又是一轮途经列车的高峰期。车站值班员们每班7个人值守,也是一片紧张忙碌。

  工作不能离开调度台

  连吃饭都在台上解决

  在指挥大厅内有两排操控调度台,应峻和值班员们就在这里调度着近500列列车运行。

  在调度台前的显示器上能够显示出以北站为中心,方圆五公里范围内的所有列车通行和进出站的情况。值班员需要与各方向上一级区段的调度联系,最关键的是还得与车上司乘人员保持联系。

  值班员们联系调度的内容也是事无巨细。“如果列车报告一切正常还好,要是遇到车上报告出现异常,需要根据加水、加油、吸污、满员运行、正晚点运行等不同情况,我们对接联系好站台区域内工作人员予以配合解决。”应峻说。

  “我们这里的值班员一刻都马虎不得,上班就坐在调度台前,一刻也不能离开。有时候上卫生间都得拎着裤子一路小跑过去,即便是吃饭也都有别人送来,在操控台前盯着屏幕,边调度工作,边吃饭。”沈阳北站行车指挥中心负责人介绍。

  每天沟通说出数千句指令

  最短一两秒就发出一道指令

  “沈阳北站,客车2084接近。”电话机传出列车的呼叫。

  “客车2084,两5道停车。”“1055,尾部有作业,尽量向前拉。”仅在数秒钟内值班员不仅应答,还得沟通联系其他即将到站列车的运行。

  当日下午,记者采访的时候正值列车到发站的高峰期,大厅内电话响个不停,调度台上的电话不断反馈着情况。

  沈阳北站有高速场9条线,普速场7条线,还有2条通过列车线,共18条铁道线。早上高峰期会出现14条道线同时有车辆停靠、开出,应峻和值班员就得不停地和车上、其他区段等各方的调度反复沟通联系,这样勤的沟通就是为了确保旅客列车能够安全正点停靠北站。

  “有时候在春运高峰期,两部电话都会放不下去,甚至压着线进电话,这样前车刚沟通完,后车又接进来。每天能说多少句话无法统计,但是只要是上岗就得不停地说话,估计每天得数千句话,有时候高峰期最紧张的时候一两秒钟就会发出一道调度指令。”应峻说。每次点击鼠标、发布调度指令都好像分量有万钧重,经过反复核对才点击下去,点错了,后果不堪设想。

  一天12小时盯着屏幕

  闪光、花眼已成“标配”职业病

  在沈阳北站东、西两侧各有一个“咽喉区”,通俗地讲就是北站外来自山海关、大连、哈尔滨等不同方向的4条铁轨,经过“咽喉区”后分别能够驶入北站内9条股道线的站台区。

  而在“咽喉区”调动列车运行最关键的就是道岔的转换,通过道岔的控制摆动将不同的列车送入不同的站台股道内,这也是最大的风险点。

  “现在列车开行的速度越来越快,即便是普通的列车进站都有45公里/小时的速度,而高铁速度更快,有时候稍一疏忽列车都能蹿出去几十米。道岔转换也得看好列车是否通过,要是早、晚都会造成列车不能正常进站,晚点不说还会影响后续列车通行。”应峻说,要是在春运高峰期,有时候每个站台都是“压线”通过,也就是前面车刚开走,后车接着就进来,有时候相隔都不超过3分钟。

  这样应峻和值班员们就得全神贯注盯着显示屏幕,生怕目光一个走神影响列车通过和开行。

  每天就在这样紧张高强度的工作环境下,值班员们得连续工作近12个小时,春运期间为增加运力,加开临客频繁,工作量则会更大。

  由于每天上班都坐在调度台前时时刻刻目不转睛地盯着显示器,这样值班员们都会有眼睛闪光、颈椎病,长期显示器辐射也会过早出现花眼的职业病。

  227列列车时刻表装到脑子里

  忙时顾不上喝水

  由于沈阳北站行车流量很大,如果每一列车进站停靠站台都查询占线程序图,这样会耽误调度的时间安排。应峻就将自己调度的普速场内227列图定列车的时刻、站台、行车特性等信息全部记在脑子里。

  记者看到《沈阳北站列车占线程序图》,上面密密麻麻地记录着北站近500列列车时刻、停靠站台等信息,记者随意选取两三列列车,应峻都能将其特征倒背如流。

  “其实,这些图定列车正常运行还算好。就是遇到晚点等突发情况,这时候原本运行图打乱,需要值班员应急处置,这时候才紧张,就怕哪一个调度指令出错。”应峻说。

  应峻说,如遇大面积晚点情况,对应急处置能力是最大的考验,因为需要重新组织列车运行,每隔3小时就会重新接到一次最新的运行图,容易造成记忆的混乱。调度说话一整天,压力很大,全天工作都是高度紧张,连口水都没顾得上喝。

  -幕后英雄

  一年中多半年不离开调度楼

  女儿快5岁了 从未一起吃过年夜饭

  在火车站工作每天都能面对形形色色的旅客,而应峻则孤独地在幕后工作,只要是上班走入指挥中心楼内连续两三天不出这栋小楼,下班后都有一种重获自由的感觉。

  在记者采访的当天,应峻7:20接班,18:40交班,然后就在楼内休息室补觉,次日凌晨2点还得继续接班到早8点,然后才能下班回家,休息1整天后,隔日18:40再来指挥中心楼内接班重新开始新的一轮值班。

  算下来,应峻一年中基本上少半年在家,多半年时间都是在单位这栋小楼中度过。

  “我在这个车站值班员岗位上工作10年了,基本上没在家过过除夕。女儿都快5岁了,还没有陪她吃过年夜饭。”应峻说,“铁路人工作都很辛苦,我也是干好自己本职工作。每次看到一趟趟列车安全开出,每一名旅客安全出行,就是我感觉最欣慰的时候。”


(责任编辑:李京)

东北新闻网
微信订阅号

东北新闻网
手机版

东北新闻网
法人微博

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关键词:

打印】【收藏】【关闭窗口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请您来信来电(024-31885629)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