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 大连 鞍山 抚顺 本溪 丹东 锦州 营口 阜新 辽阳 铁岭 朝阳 盘锦 葫芦岛 绥中 昌图 商贸开发区 辽宁社区网 惠农乡村通
    东北新闻网辽宁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新闻网 >> 辽宁频道 >> 辽宁档案

本溪罕见墓葬主人为“三燕”贵族

“龙罐”见证慕容氏统一辽东

作者:郭平

2018-02-22 07:22   来源:辽宁日报  
分享到:

  征战辽东,出奇兵大获全胜

  “三燕”是西晋灭亡后,在我国北方五胡纷争、十六国林立时期,由慕容鲜卑建立的重要政权,其政权以辽西为中心统治我国北方长达80余年。在那一时期的历史舞台上,曾经扮演过一个非常重要的角色,而“三燕”遗存出现在本溪市,则反映了当年慕容氏统一辽东,一度结束辽东割据乱局的往事。

  在专家指导下,记者查阅了相关史料,关于“三燕”统一辽东的历史,散见于《晋书》《资治通鉴》《十六国春秋》等史料当中。

  东汉末年,利用中原政权忙于征战无暇顾及辽东的时机,长期居住在辽东东部山区的部落开始迅速发展起来,与中原政权和其他地方割据力量时战时和,实力日益强大,到了西晋末年,已经自立为王割据一方。

  在早些时候,以辽西为中心的慕容鲜卑迅速强大起来,东晋元帝大兴四年,即公元321年,东晋派遣使者拜其首领慕容廆(wěi)“督幽、平、东夷诸军事,车骑将军,平州牧,封辽东郡公”。

  慕容廆去世后,他的第三子慕容皝(huàng)继位,《晋书》记载,慕容皝“龙颜版齿,身长七尺八寸。雄毅多权略,尚经学,善天文”。

  慕容鲜卑在慕容皝的带领下先后平定内部叛乱,并击败鲜卑的段部和宇文部,击退后赵进攻,大破割据辽东东部山区部族势力,建立前燕,威震北方。

  关于慕容皝在东晋成帝咸康七年(341年)的那次东征,《晋书》记载:咸康七年,慕容皝亲率劲卒4万,走南边的狭隘小路开始东征,同时派长史王寓等人带领1.5万人,从北路进攻。当时辽东的割据部族头领认为慕容皝的军队应该走北边平坦大路,就派他的弟弟带领5万精兵在北路布防,自己率领老弱兵士防守狭窄险要的南路,结果与慕容皝的大军在木底这个地方相遇并激战。慕容军大破敌军,并乘胜进占了其都城,即现在的集安。

  结合考古调查和文献记载,梁志龙认真研究了当时割据辽东东部部族连通辽东腹地的南北道路,并绘制了地图。

  当年的南北两条通道始自现在的新宾满族自治县永陵镇二道河子古城,其北道溯苏子河东行,过新宾县城,沿富尔江下行,再沿新开河谷东南行,经财源、花甸子、台上等村镇,终至集安,这条路沿线很多地方都发现有当年这一部族留下的遗址、遗迹。道路沿途经过苏子河、富尔江、新开河、麻线河四条水系的河谷,道路相对平坦,可谓“平阔”。

  南线则由新宾县永陵镇二道河子古城南下,过榆树镇,一路翻山越岭,进入桓仁境内,再经过七个顶子关隘、老边墙关隘,再向东北行,过榆林、太平、麻线等乡镇,到达集安。这条路沿线同样分布很多当年遗迹,一路行来需要翻山越岭。即使以现代人的眼光看,“险狭”之说也不算虚夸。

  1700多年前,慕容鲜卑的东征,最终使得这一部族“遣使称臣于皝,贡其方物”,结束了辽东的割据局面。

  传奇人物慕容翰

  在查找史料时,记者注意到,或许是当年史家的格外垂青,或者是人物本身的重要影响,在《晋史》和《资治通鉴》中,关于“三燕”,除燕王之外,有一个名字被着墨颇多,他就是慕容翰。平定辽东征程中,特别是在慕容皝出奇制胜一举平定辽东东部时,慕容翰曾建立特别突出的功业。

  《晋书》中专门为其立传,列于慕容皝之后。

  这位慕容翰是慕容廆的庶长子,是慕容皝的大哥,《晋书》这样描述他:“性雄豪,多权略,猿臂工射,膂力过人”。慕容廆很看重他,经常委派他冲锋陷阵,而且经常旗开得胜。他镇守辽东的时候,东部山区的部族不敢侵扰边境。

  慕容廆去世后,慕容翰担心被慕容皝猜疑,投奔了段氏鲜卑,然而这位慕容翰颇有点“身在曹营心在汉”的意味,在慕容皝立足未稳之时,他多次劝阻实力不强的段氏鲜卑乘隙进攻。

  结果自然是段氏鲜卑落败。慕容翰又投奔了宇文鲜卑。当时宇文部的头领宇文逸豆归对慕容翰不信任,猜忌他,慕容翰就经常假装喝得烂醉,有时倒在自己的便溺上,有时披散头发狂歌乱喊,又或者遇见人就跪拜要饭吃,装疯卖傻,保全自己。结果宇文部的人渐渐地瞧不起他,也不去理睬他,放松了对他的警惕。慕容翰此后在宇文部随意游走,暗暗地记下了宇文部的山川地形。

  慕容皝听说了这事,明白了这位哥哥并没有反叛,只是担心被自己猜疑才出逃,还三番五次帮助自己,就派商人王车交好宇文逸豆归,借机试探慕容翰,慕容翰看见王车时不说话,只是用手抚着脑袋点点头。

  慕容皝听了报告后说:“他想回来了。”于是派人根据慕容翰的臂力制作了强弓和加长的箭,派人悄悄埋在路边并捎信给他。

  不久,慕容翰偷了宇文逸豆归的名马,带着两个儿子逃离了宇文部。面对追来的宇文部人马,慕容翰上演了传奇一幕,他对带头的人说:“我早就想回国了,现在没有跟你们回去的道理,我的刀箭功夫你们都知道,上来是白送死。我在你们那里住了很久,所以不忍心杀你。你可以把你的刀立在距我百步远的地方,我发一箭如果射中刀,你们就回去吧,如果射不中,你们就上来抓我。”结果,慕容翰抬手一箭射中刀环,吓得追兵四散逃走。

  《资治通鉴》记载,此后,慕容翰为慕容皝开疆拓土出谋划策,其中之一便是平定割据辽东东部的部族。史载慕容翰这样分析当时的形势:“彼知宇文既亡,祸将及己,必乘虚深入,掩吾不备。若少留兵则不足以守,多留兵则不足以行。此心腹之患也,宜先除之;观其势力,一举可克。宇文自守之虏,必不能远来争利”。

  当北燕大军开始东征后,当时有两条道可以走,大多数将领都提议走北道,因为北道“平阔”,南道“险狭”,这时慕容翰说:“虏以常情料之,必谓大军从北道,当重北而轻南。王宜帅锐兵从南道击之,出其不意,丸都不足取也。别遣偏师出北道,纵有蹉跌,其腹心已溃,四支无能为也”。这里的丸都就是现在的集安。

  战争的结果正如前文所述,慕容鲜卑大破敌军一举平定辽东。不过,慕容皝最终还是容不下这位智勇双全的哥哥,在灭掉宇文部后,找了个借口将这位哥哥赐死。

  《资治通鉴》记载,慕容翰临死前说:“我当年犯有出逃罪,后来又被接纳回来,现在死已经算是多活了很久,但是叛乱的羯族还在盘踞中原,我不自量力,还想出力为国平定疆土,这一志向不能实现,说不上是遗恨,是天命啊!”读之,令人唏嘘。

首页  上一页  [1]  [2] 

(责任编辑:李京)

东北新闻网
微信订阅号

东北新闻网
手机版

东北新闻网
法人微博

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关键词:

打印】【收藏】【关闭窗口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请您来信来电(024-31885629)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