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 大连 鞍山 抚顺 本溪 丹东 锦州 营口 阜新 辽阳 铁岭 朝阳 盘锦 葫芦岛 绥中 昌图 商贸开发区 辽宁社区网 惠农乡村通
    东北新闻网辽宁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新闻网 >> 辽宁频道 >> 社会万象

《雷锋的故事》作者陈广生因病在沈阳去世

作者:王立军

2018-03-13 07:54   来源:沈阳晚报  
分享到:

  雷锋生前战友、中国第一个写雷锋事迹和宣传雷锋精神的人、《雷锋的故事》的作者陈广生,于2018年3月9日7时17分因病在沈阳逝世。3月12日,沈阳晚报、沈报融媒记者与陈广生妻子联系时了解到,遵循陈广生遗愿丧事一切从简,遗体早已火化。同时,陈家谢绝了战友们、亲友们和媒体记者的探访。

  初识雷锋在新兵迎新会

  1931年出生的陈广生,是雷锋生前的亲密战友,是雷锋事迹和雷锋精神的重要见证人。1955年到1963年,陈广生曾在雷锋生前所在团工作8年,做过理论教员、宣传干事、军区俱乐部主任。就是俱乐部主任职务,让陈广生与刚刚入伍的雷锋相识。1960年1月8日,雷锋入伍当兵,陈广生主持了欢迎新战友大会。雷锋代表新兵在欢迎大会上讲话。那天风特别大,雷锋没说几句,讲稿便被吹乱了,怎么展也展不平。陈广生担心他讲砸了,想上去帮一把,没等伸出手,雷锋把发言稿一团巴塞进衣袋,来了个即兴发言,而且一点也没卡壳儿。

  就这样,陈广生记住了这个个头不高、嗓音洪亮、笑容可掬、活泼可爱的新兵。1960年春节来临,领导决定让陈广生组织一个战士演出队,到新驻地抚顺给施工的指战员做慰问演出。在挑选演出骨干时,陈广生想到了雷锋,因为他曾在新兵连文艺晚会上亲眼见雷锋朗诵自己写的诗,还爱吹口琴,说快板。雷锋被调到演出队工作了近四十天。

  中国第一个写雷锋的人

  1960年4月,雷锋被分到运输连四班当汽车兵。仅半年,雷锋的许多事迹就在机关传开了。团政委韩万金派陈广生和宣传股另一名同志去运输连走访调查,并以雷锋自述的形式整理成一份《雷锋同志模范事迹材料》。陈广生请雷锋过目,雷锋看后修改了与事实不符的几个地方,并掏出钢笔用准确生动的语言,将标题改写为:《解放后我有了家,我的母亲就是党》。

  这个材料上报后以团政治处的名义加按语,下发到团属各连队,团里开展起“学雷锋,赶雷锋”的活动。雷锋的名字在团里和工程兵部队叫得很响。1960年9月,雷锋荣立了二等功;10月又加入中国共产党;11月,他以“模范共青团员”的身份,被沈阳军区首届团代会邀请为特邀代表。陈广生动笔写雷锋,还专程到鞍钢、弓长岭了解他参军前的一些情况,终于在1961年2月写成了3万7千多字的报告文学《向阳坡上长幼苗》,后来改编成《雷锋的故事》,这是全国第一部完整介绍雷锋生平事迹的专著。

  雷锋牺牲后,陈广生以日记为依据把《向阳坡上长幼苗》改写成《毛主席的好战士》,在《抚顺日报》连载。随后,陈广生又应邀为《解放军报》撰写《伟大的战士》,为《中国青年》2、3月合刊撰写《共产主义战士雷锋》,为《辽宁日报》、《中国青年报》撰写《永生的战士》等。毛泽东主席“向雷锋同志学习”的题词,就是为《中国青年》2、3月合刊“学习雷锋专辑”题写的。1963年3月5日,《人民日报》、《解放军报》发表了毛主席的题词,举国上下掀起了学习雷锋活动的热潮。

  因宣传雷锋结佳缘

  陈广生的妻子张赤透露,她与陈广生走到一起,也是因为雷锋。1962年6月10日,张赤被调到雷锋小学任辅导员。两个月后,雷锋牺牲,因对雷锋比较熟悉,陈广生被调派抚顺运输连驻地参加治丧活动、操办雷锋追悼会、操办“雷锋烈士事迹纪念室”。就在这个时候,陈广生来雷锋小学采访,张赤与陈广生相识。

  就这样,在宣传雷锋、学习雷锋过程中,张赤与陈广生相识,并走到了一起。从1960年至今,陈广生已经写出的诸如《伟大的战士》和《雷锋传》等有关雷锋的书籍达13本之多。其中,《雷锋的故事》有七十余种版本,累计发行2000多万册。

  丧事遵循遗愿一切从简

  退休后,陈广生仍奔走在宣传雷锋路上,不知疲倦。转眼到了2002年,人们原以为年逾古稀的陈广生该休息休息了,然而他却毅然决定,再把雷锋的事迹编写成电视连续剧。他和著名诗人胡世宗一道,从雷锋16岁写起,洋洋洒洒,一路写下来,一直写到雷锋22岁……经过历时一年的艰苦跋涉、奋战,《雷锋》这部电视连续剧剧本和长篇纪实报告文学诞生了。

  直到2011年身患间质肺炎,从死神手中被抢救回来,陈广生才逐渐减少了外出宣传雷锋活动的次数,但并没有放弃笔耕,用笔记录着与雷锋相处的点点滴滴。今年2月24日,陈广生再次因病住院治疗。3月9日7时17分,陈广生因病在沈阳逝世。

  张赤透露,早在8年前重病之时,陈广生就留下了遗愿,说如果去世了一切要从简,不要通知亲友和战友,不开追悼会,不惊动媒体记者,不给大家添麻烦,所以陈广生病逝后,没有通知任何人,3月11日低调办理了丧事。

  张赤说:“最近这几天,经常接到全国各地的电话,一些老战友要前往看望,都被我谢绝了。老陈的离去,我能坦然接受!我在此告诉大家一声,谢谢大家的挂念!”


(责任编辑:白金朋)

东北新闻网
微信订阅号

东北新闻网
手机版

东北新闻网
法人微博

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关键词:

打印】【收藏】【关闭窗口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请您来信来电(024-31885629)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