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 大连 鞍山 抚顺 本溪 丹东 锦州 营口 阜新 辽阳 铁岭 朝阳 盘锦 葫芦岛 绥中 昌图 商贸开发区 辽宁社区网 惠农乡村通
    东北新闻网辽宁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新闻网 >> 辽宁频道 >> 辽宁档案

35个驿站33个递运所55个急递铺

明代辽东“快递业”相当发达

作者:

2018-04-18 07:34   来源:辽宁日报  
分享到:

  明军用的马镫。

  明朝在开原开设的马市。

  明朝开辟的东北驿路示意图。

  明军守城火炮。

  明代沙河驿(今鞍山立山区沙河街道)石制门额。

  明朝为了辽东的稳固和贸易发展,从初期便开始在辽东开辟驿路,广设驿站、递运所和急递铺等机构。值得一提的是,驿路的广泛开辟影响到后来修建的辽东长城的走势。

  驿站、递运所、急递铺组成

  明代辽东庞大“快递”体系

  鞍山市千山区鞍山城村有一座明代的古城门遗迹显得很另类,许多游客慕名而来。鞍山师范学院教授、明史专家张士尊告诉记者,这座古城门的特别之处在于,它是目前辽宁所保存的明代驿站遗址中最为完好的一处。

  张士尊说:“这座古城在明代被称为鞍山驿,位于当时的东、西鞍山两座山之间的杨柳河谷地。此处山路狭窄,地势险要,为兵家必争之地,是控制南北通道的要塞,明朝初年设立,万历六年(1578年)重修。”

  根据勘测,鞍山驿是一座不规则的方形城垣。东西墙长276米,南墙长290米,北墙长283米,周长1125米。现城墙高十余米。原有南北二门,现只存南门,南门高13米,门洞宽4米。

  “原来门券上面有‘鞍山驿堡’门额,下书‘万历六年重修’。但原来的门额早已不见,现在的门额是1986年重修时用墨玉雕刻的。”张士尊解释道。

  张士尊告诉记者,明朝在辽东开辟了多条驿路,并设置大量的驿站,鞍山驿就是明代辽东驿路上较为重要的一个站,这里不仅设置了驿站,还修筑了城堡,设置了一处鞍山递运所。

  《明太祖实录》记载,辽东驿路是在洪武二十年(1387年)开通的。当年七月,朱元璋“命左军都督府自山海卫至辽东,置马驿一十四驿,各给官马三十匹,以赎罪囚徒为驿夫,驿百二十人,仍令田其旁近地以自给”。

  后来,随着驿路的开辟,驿站不断增加,据《辽东志》记载:辽东共有35个驿站,有的设置在城中,如辽阳驿、沈阳驿、盖州驿等,有的设置在荒山峻岭中,如鞍山驿。

  辽东驿路的起点为山海关,终点北到开原,南到旅顺,从旅顺过海可以直达山东半岛的登州(今山东省蓬莱市)。各驿站的距离一般来说是40里到60里,但是由于地理环境等因素的影响,也有超过七八十里的。

  张士尊说:“与驿站配套的是递运所,有的和驿站同处一城,鞍山驿就是这样设置的,有的则和驿站分城设置。”

  驿站主要是输送人员和信息,来往官员可以住宿。而递运所主要输送物资,是明朝专门运送军需物资和上贡物品的运输机构。

  据《明会典》记载:“(递运所)洪武九年始置……乃命兵部增置各处递运所,以便递送”“每所设置车辆不等,如大车一辆载米十石者,人夫三名,牛三头,布袋十条。小车一辆载米三石者,人夫一名,牛一头”。

  “递运所有专门负责的官员,设大使一人,副使一人,掌运递粮物。”张士尊说,“根据《辽东志》记载,辽东地区设置递运所33个,集中在辽南和辽西地区。”

  除了递运所,明朝还在辽东设立了急递铺,急递铺的功能就简单得多,就是负责传递地方公文,与驿站的功能有些重合。急递铺的人员很少,一般每个急递铺只有一两名铺兵,急递铺的间距也较驿站和递运所更短,一般是10里到20里不等,如辽阳南15里设置了首山铺,继续往南15里是沙河铺(今鞍山市立山区沙河街道一带),然后相距15里是长甸铺(今鞍山市铁东区长甸街道一带),南边10里便到了鞍山驿。

  相比驿站和递运所,辽东急递铺的数量更多,据《辽东志》记载:辽东的急递铺共55铺,分布不均。如辽阳有8铺、海州(今海城市)14铺、盖州6铺、复州(今瓦房店市复州城镇)7铺,辽阳南部一带的急递铺最为密集,而锦州至山海关之间则没有急递铺。

  张士尊介绍,明朝在辽东设置的递运所和急递铺两种机构,主要是递运官方物资及军需用品,是作为驿站的补充形式存在的。急递铺多以卫所城为中心,向四周辐射,连接周边邻卫所,形成一个比较完整的快速邮递网络。

  为了保障驿路的安全畅通,明朝在驿路两侧修筑了大量的路台。据《全辽志》记载共有173座路台,而《全辽备考》则记载有278座路台,究竟辽东驿路上有多少路台,现在已无法考证。一般来说,驿路上每隔五里当有一台,在要冲之地可能加密到二三里一台。

  究其原因,张士尊认为,这与当时的蒙古和女真各部族有着密切的关系。

  当时,东北地区的蒙古、女真各部族经常要到北京朝贡,东北的土特产,如失剌孙(土豹)、貂鼠皮、金钱豹、阿胶、人参等,通过驿路、驿站源源不断地输入到内地。内地汉族的先进生产工具、生活用品,如铁锅、铁铲、瓷器、绢、布、米等,也通过驿路大量地输送到蒙古、女真各部。

  《明神宗实录》记载,通过朝贡,蒙古、女真各部族获得了明朝皇帝大量的赏赐,同时也买入大量的所需物品,满载而归,“行李多至千柜,少亦数百”,可见明朝东北各路驿站担负着繁重的接待和运输任务。

  著名考古学家,辽宁省博物馆原馆长王绵厚认为,明代辽东驿路的开辟,驿站、递运所和急递铺的建立,不但加强了明朝对东北的经营管理,也促进了各民族之间的经济文化交流和社会经济的发展,对辽东乃至东北地区的发展起到了重要的作用。

[1]  [2]  [3]  下一页  尾页

(责任编辑:李京)

东北新闻网
微信订阅号

东北新闻网
手机版

东北新闻网
法人微博

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关键词:

打印】【收藏】【关闭窗口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请您来信来电(024-31885629)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