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 大连 鞍山 抚顺 本溪 丹东 锦州 营口 阜新 辽阳 铁岭 朝阳 盘锦 葫芦岛 绥中 昌图 商贸开发区 辽宁社区网 惠农乡村通
    东北新闻网辽宁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新闻网 >> 辽宁频道 >> 文化娱乐

武斌:我的阅读史也是心灵成长史

作者:

2018-04-24 09:23   来源:辽沈晚报  
分享到:

  人物

  武斌,山西盂县人,1953年生于辽宁省抚顺市,1982年南开大学哲学系毕业,后即从事专业学术研究工作,研究员。曾经担任过辽宁社会科学院副院长,沈阳故宫博物院院长,沈阳市文史馆副馆长;还曾担任过辽宁省文联副主席、辽宁省民间艺术家协会主席,中国中外关系史学会副会长等学术兼职。

  长期从事中国文化史和中外文化交流史研究,已经出版多部学术著作,主要有《现代中国人——从过去走向未来》《中华文化海外传播史》(3卷)《世纪中国:光荣与梦想》(2卷)《20世纪中国时尚史》《中国文化地图》《中医与中国文化》《沈阳故宫论》《故宫学与沈阳故宫》《丝绸之路全史》(2卷)等。

  东篱南山之下,月夜阑珊,香茗一杯,心境恬淡,挑灯夜读,红袖添香;或三五个朋友,围炉夜话,海阔天空,华山论剑,琴棋书画,悠然自得……

  这就是武斌曾梦想的读书人生。虽然这样的不管世事风云、柴米油盐的“理想”生活对于每个人来说都不太现实,但是在武斌的人生旅途上,读书始终是他的“最好的选择”,他的读书经历可以说是“边走边读”,在读书的陪伴下走在人生的旅程,在书香的滋养中成长着心灵。

  在武斌读过的书中,有几本是印象最深刻的,他们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牛虻》《红与黑》和《马背上的水手》这四本书。这四本书都是讲个人的成长史的。四本书的主人公的经历和命运不同,但他们在生命意志、奋斗精神上却是一样的。这种意志、这种精神,一直激励着武斌,直到现在,仍然是他奋斗和努力的心理动力。

  至今,他已经出版了50部书,涉及哲学、社会学和史学等多个领域,而今年即将出版的6卷本400万字的《中华文化海外传播史》,是他数十年学术研究高峰的代表性著作。另外,还有两卷本100多万字的《丝绸之路全史》,刚刚面世,即刻引起学术界的广泛关注。现在,他每天仍然还在写作,今年还会有几部关于传统文化的著作问世。

  作为一位在国内外学术界都颇具影响的著名学者,武斌说过,读书是一件“平常事”,他也说过,读书是一件“很正式的事”。

  采访过武斌之后,我们方对他的这两句话有了深刻的理解。说读书是“平常事”,是说“读书就是日常生活的一种方式”,要利用生活中的一切缝隙时间来抓紧读书;说它是一件“很正式的事”,是说读书要有认真的态度,要让自己进入到阅读的“状态”。

  故事

  40年前,读书也曾如此“疯狂”

  40年前,即1978年,一批中外文学名著重印发行,从“五一”开始在全国各新华书店发售。于是,这一年的“五一”节不仅是劳动节,而且成了全国的“读书节”。从4月30日开始,就不断有人在书店的门前聚集,并自觉地排成了一条越来越长的队伍,等待着5月1日那激动人心的时刻。当年书店前排队的长龙,出现在全国各地的城市中,成为当时一个颇为壮观的文化景象。而武斌和他的同学们就站在这个长长的队伍中。

  为了买全书目中的名著,当年武斌在一家书店排完长长的队伍之后,又急急忙忙地赶往别的书店再重新排队。两天内他跑完了天津的几家主要书店,仍然没有买全。于是又专门跑到北京,仍然是一家一家书店的排队,最后基本上买全了书目中所列的书籍。这就是那个对知识如饥似渴的年代。而那时正值学生时代的武斌,如痴如狂地去购买这些文学名著,然后疯狂地阅读。

  那时候武斌的读书生活好比是一场“恶补”。在大学的四年期间,除了上课之外,他几乎把所有的时间都用在了读书上。在大学里,图书馆永远是最重要的地方。为了能获得更多地阅读机会,图书馆开放时他就去阅览室,闭馆后就在宿舍里读自己买的和借来的书。他印象最深刻的是,在图书馆,他用了5个晚上极为迅速地读完了全部4册《基督山伯爵》。还有一次用了整整三个月的课余时间通读了长达38卷的美国历史学家威尔·杜兰的《世界文明史》。

  四年的大学生活为武斌的广泛阅读奠定了坚实的知识基础,也大大地提高了他的阅读能力。

  态度

  我把读书当作一件很“正式”的事情

  我一直把读书当作一件很“正式”的事情,所以无论是读艰深的学术著作,还是读轻松一点的文学作品和流行读物,我都端正地坐在书桌旁,翻开笔记本,一本正经地阅读。

  我只有这样才能进入到阅读的“状态”,而在这种状态中,我就会把全部精力投入到书的情境中,也只有如此,才会有感觉、有启发、有思考。这是我的读书“姿态”,一种完全进入读书人角色和状态的“姿态”。

  我不好总结几十年的读书生活都给我带来了什么,比如,开阔了知识领域,提高了认知能力,训练了思维方式,提升了精神境界,以及如此等等。其实,在我看来,读书给与我的几乎是生活意义的全部。我一直把读书看作是一种“对话”的过程,是心灵的对话、智慧的对话。智慧需要砥砺,而读书就是砥砺智慧的最好的途径。

  北京有一家涵芬楼书店,每次去北京我都到这家书店买书。书店里有一副对联,说:“数百年旧家无非积德,第一件好事还是读书”。每次走进这家书店,我都要站在这副对联前,把它朗读一遍。

  在我的人生选择中,永远是把读书作为“第一件好事”,作为一个基本的生存形态和生活方式。虽然人生的道路有多种可能性,有多种同样可能是丰富多彩、饶有兴味的选项,但是在我看来,没有比读书和文墨生涯更好的选项了。至少对于我自己是如此。

  观点

  多媒体时代,是否有必要读书?

  近些年当我们进入广阔的阅读空间的时候,却发现阅读的时间已经被大量的挤占了。我们已经进入了多媒体时代,电视、互联网、微信、手机,不仅挑战我们的读书生活,而且还在改变着我们传统的阅读方式。以至人们提出的问题竟然是:在一个新的时代,我们是否还会读书?或者,还是否有必要读书?

  面对着多媒体的挑战,我相信书本身的功能还是有不可替代之处,所以无论电子图书、互联网、微信怎样大行其道,那种传统的图书形式和阅读方式都不会消亡,读书人永远会有书可读。但是,这种挑战,这些问题,也许就是我们今天所处的文化多元化时代的一个表征。我期望的那种读书生活永远没有出现,我们只能在现实提供的条件下寻找我们的阅读。

  实际上我们的读书生活,既是在阅读时代的文本,也是反映时代的征候。我们正是“边走边读”,在阅读中走过我们的从前,我们也将在阅读中走向未来。

  心得

  怎么读书?不拿笔,不读书

  根据我的体会,我总结了六条基本的读书经验,可以供大家参考。

  1、选择好书读。什么叫好书?首先要会选择书,比较捷径的办法,就是听别人介绍的、推荐的好书。要与别人“谈书”。在这种风气当中大家互相介绍一本好书来读。

  2、要学会把“泛读”和“精读”分开。经典的东西、专业性很强的东西必须认真的读。一般的文学作品就可以“泛读”。

  3、要养成一种习惯——不拿笔,不读书。无论“泛读”还是“精读”,都要随时做笔记。在电脑时代,还是最好拿笔写,拿笔的感觉有助于记忆。一句也好,十句也行,把你认为有用的话记下来,以备于将来查阅。

  4、要做好读书计划。做计划,要根据个人的需要,从研究的角度,从专业的角度需要读什么书,都要做一个计划。计划本身对自己是一个约束。

  5、要进入状态。这是我的一个基本经验。在读书的时候,进入读书的状态,营造一个阅读的环境。

  6、怎么安排时间,这是最重要的、最实际的一点。所有的阅读都需要时间,我说的时间,是要在日常生活中安排时间,利用空闲时间来读书。就像在单位忙完工作的空闲时间、在家忙完家务的空闲时间都可以利用来看书。


(责任编辑:李京)

东北新闻网
微信订阅号

东北新闻网
手机版

东北新闻网
法人微博

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关键词:

打印】【收藏】【关闭窗口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请您来信来电(024-31885629)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