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 大连 鞍山 抚顺 本溪 丹东 锦州 营口 阜新 辽阳 铁岭 朝阳 盘锦 葫芦岛 绥中 昌图 商贸开发区 辽宁社区网 惠农乡村通
    东北新闻网辽宁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新闻网 >> 辽宁频道 >> 社会万象

一个城市奋斗的缩影 一个城市名片的孵化

鞍山:守望千山文化 感知千年底蕴(图)

作者:董丽娜

2018-07-19 09:42   来源:辽沈晚报  
分享到:

  80后夫妻张轶男与孙国志扎根千山,坚守文化传承。

  千山的峰峦中,王永军带领的森林消防大队在保卫着这里。

  展现

  辽宁振兴发展

  生动实践

  奋斗故事

  金字品牌

  挖掘

  辽宁振兴发展

  底气所在

  实力之基

  行动抓手

  大约4亿年前,千山一带还是一片海洋。古生代末期,地壳开始隆起并露出水面,千山的岩石上至今还保留着贝壳化石等痕迹。经过5次造山运动,又经过球状风化和大自然的风雪雕磨,形成了千山现在山峻岩峭、沟深谷窄的地貌特征。

  古松名木参天长、寺道同源修千年,名人骚客纷沓至,诗词楹联绘千山。上亿年的造山、千百年来的积淀,千山给予辽宁人的,是自然、是人文、是历史延绵,千山人给予千山的,则是穿越千年的守望。

  30余年炼就“灭火金刚”

  王永军身体健硕、五官硬朗,49岁的年纪,身体素质却丝毫不输给年轻小伙子。

  参加工作30多年来,从消防队员到中队长、大队长,再到千山风景区主管防火的副局长,王永军一路坚持、一路钻研、一路创新。在他的努力下,千山风景区消防大队由初建时的几个人扩大到现在两个大队。王永军用他的热情和执著,带领消防大队守护着千山方圆83平方公里的森林消防安全,创造了千山风景区30年无重、特大森林火灾和人身伤亡事故的纪录。

  “我从小住在千山脚下,我们一家子都是千山人。”1986年,王永军进入千山风景区工作。起初,他只把这当成一份养家糊口的工作。但随着时间的推移,工作阅历的增加,他把保护这片青山当成了使命,千山的一草一木都深深融入他的生命中。“看到千山的青山绿水、植被茂盛,我由衷地自豪。”

  2017年4月15日上午10时,千山五佛顶景区发现火情。队员们接警后,第一时间到达火场。作为火场总指挥,王永军一直跟着火走,在山上守了3天3夜才下山。“不知道疲倦,也不知道累,天都是在不知不觉中亮起来的。”

  在火场,王永军不仅眼观六路,还要耳听八方,随时观察火情、风向,观察每个队员的状态和周边环境。

  2014年的一天,千山北部景区发现火情,一名队员背着灭火机直冲火场。王永军发现这名队员身上的荧光线反光后特别亮,立即感觉到了异常,连忙喊停了他。经过检查发现,这名队员背着的灭火机漏油了,整个后背全是油。

  “当时我也被吓坏了。他一旦进入火场,自己就会变成燃烧物。”王永军说。

  森林消防有雨季,也有防火季,而作为队长的王永军,却30余年没休息过。“这是工作需要,也是自己的意愿。因为我非常热爱这个事业,希望能对得起我自己,对得起千山。”

  像对待老者一样对待每棵古树

  在千山风景区香岩寺的第二重院落,有一棵古松,文人名之蟠龙。

  《史迹名胜之千山》记述:“传说殿前蟠龙松丫伸长将及大殿而返上升,谓佛手指之使然也。”而清代诗人缪润绂在《古松》一诗中写道:“殿前秀古松,枝干拿空起,清风朗月宵,苍劲殊可喜,声飞万壑涛,阴铺一庭水。”

  《辽阳县志》记载:“寺院内古松一株,老干拿空,苍皮皴若龙鳞,盘屈结盖,荫遮满院,盖三四百年前物也,文人名之蟠龙,题咏甚多。”

  “蟠龙古松是千山群松之主,高12米,主干围3米,冠幅20余米,原主干分出八枝,后被风折去三枝。因此,从30多年前开始,为了保护这个古松,我们开始用柱支撑它的横枝。”生态资源管理处处长王忠钰说。

  王忠钰是林学专业毕业,毕业后便到千山风景区负责千山的林业保护工作,这一干就是将近30年。

  “千山松与其他植物构成的植被被称为‘千山一绝’。在横亘125平方公里的风景区内,森林资源丰富植物繁多,各种松柏有30多种,百年以上的古松超过万株。苍松为林,枝繁叶茂,遮天覆地,使整个风景区成为一望无际的绿洲。”每天行走在千山大树小树之间,王忠钰对这里的一树一木都充满了感情。

  2006年开始,王忠钰开始对风景区的古松名木建立电子档案,目前已经对2000多棵树建了档案。同时,他开始梳理《千华山志》中提及的千山名木,并实施保护计划。

  “蟠龙松目前是全国百棵名树古树之一,我们每个月都要对它做一次调查,类似于人类的‘体检’。内容包括有无枯黄枝、枯黄叶,有无树干脱落、开裂,树根周围有无树皮,冬天有无冻伤冻裂等。遇到问题,我们就及时上报,及时处理。”王忠钰说。

  在王忠钰眼里,蟠龙松这样的古树能生长超过千年,说明它有着优越的“立地条件”——地理位置、地势和周边环境都很适合生长。同时,古树也如同一个耄耋老人,不可避免地会得各种“老年病”:比如侧枝多、根系不发达等。

  遇到树干腐烂,王忠钰还会对其进行防腐处理,王忠钰称其为“刮骨疗毒”,即将腐烂的地方刮掉,用石墨拌上农药和胶涂在患处,防止病虫害。

  “针对根系不发达,水肥供应不上的‘老年病’,我们把周边的砖都换成了‘能呼吸’的,围绕它的树根挑一个辐射沟,隔几年施以基肥,通常都是经过杀菌处理的鹿粪、马粪、牛粪等腐熟肥。”王忠钰说。

  蟠龙松有一根侧枝压在了旁边的古建筑上,对于这种“两难”的保护,王忠钰说,他们准备用安徽农业大学的液压处理,用液压测算古树能够承受的力,然后做相应支撑,以期对古建筑与古树进行双重保护。

[1]  [2]  [3]  下一页  尾页

(责任编辑:李京)

东北新闻网
微信订阅号

东北新闻网
手机版

东北新闻网
法人微博

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关键词:

打印】【收藏】【关闭窗口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请您来信来电(024-31885629)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