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 大连 鞍山 抚顺 本溪 丹东 锦州 营口 阜新 辽阳 铁岭 朝阳 盘锦 葫芦岛 绥中 昌图 商贸开发区 辽宁社区网 惠农乡村通
    东北新闻网辽宁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新闻网 >> 辽宁频道 >> 经济观察

4年前寻找致富路种植扶郎花 如今义县成东三省最大扶郎花基地

作者:张墨寒

2018-08-02 13:16   来源:辽沈晚报  
分享到:

  花色更鲜艳、花朵大、杆长,义县扶郎花在花卉市场上声名远扬。

  七里河村党支部书记毕存仁带村民种植扶郎花,走上致富路。

  展现辽宁振兴发展

  生动实践奋斗故事金字品牌

  挖掘辽宁振兴发展

  底气所在实力之基行动抓手

  放眼望去,一个个160米长、10米宽、5.8米高的大棚整齐地排列在田间……在锦州义县这个四季分明的城镇,不论寒风凛冽的冬季还是酷暑难耐的盛夏,大棚内一直春意盎然,一朵朵多彩的扶郎花在棚中盛开。

  4年前,这里只有一个村栽植的12万株花苗,4年后的今天,这里的4个乡镇栽植了约70万株花苗。以义县为中心,南到天津、北到黑龙江,绝大部分的手捧花花篮中的扶郎花都来自这里。现在,义县已经成为东北三省最大的扶郎花种植基地。

  曾“十年九旱”村民靠天吃饭

  最早种植扶郎花的锦州义县七里河镇七里河村位于辽西丘陵贫水区,这里地处丘陵坡地,有着“十年九旱”的自然环境。曾经,这里村民的主要收入来自种植大田玉米,靠天吃饭的日子让他们一度失去过耕种的信心。

  “本来就旱,坡地又不存水,刨去种子、化肥和人工,有时一年下来不挣钱不说,还得赔点。”2012年,毕存仁来到义县七里河镇七里河村担任党支部书记。上任以后,他最大的压力就是没钱,村里没有一米水泥路、没有一盏路灯、甚至没有像样的农业基础设施和水利设施,全村有148户是建档立卡的贫困户。“人心散,说白了就是穷,大家都没了心劲。”

  让毕存仁印象最深的是2013年的秋收时节。那一年,他去地里看收成,可由于当年遭遇了干旱,山坡地几乎没有什么收成。“每亩地收的粮食少得可怜,推着自行车都能收秋。”

  苦的是老百姓,愁的是村干部。那时,毕存仁在心里坚定了信念,必须得琢磨办法,想个出路来。大田耕作已经让老百姓有本无利,靠天吃饭只会坐吃山空、越来越穷。

  闲聊中聊出致富商机

  一门心思要带着村民走出贫穷,毕存仁就四处去打听致富经验。从蔬果种植到畜牧养殖,他一有机会,就自费外出实地考察。

  一次在和朋友唠嗑时,对方提到了可以种植扶郎花试试,毕存仁猛然发觉,这也许就是自己苦苦寻找的商机。

  有了方向,但不能盲目。毕存仁决定先去花卉市场“扫盲”,了解到扶郎花也叫“非洲菊”,因为颜色丰富,是花篮和手捧花中需求量很大的基础花,结婚、开业、庆典、生日……它几乎涵盖了所有需要用花的范围,因此销量很好。在北方,扶郎花多数来自昆明,昂贵的运输费用让其价格一直都居高不下。

  发现扶郎花在市场上不愁销路,毕存仁又开始“扫盲”种植技术,甚至自费跑到昆明向专业人士学习。很快,他也成了半个“专家”。“扶郎花原产于非洲,是多年生草本植物,一棵苗一年能产30-50支花,温度适宜的话,一年四季都开花。”

  毕存仁算了一笔账,大田玉米一年收一茬,扣大棚种蔬菜能收两三茬;种扶郎花的话,一年都能有收获。而且扶郎花的种植管理较为简单,要求多光照、少水分、沙质土壤,适合村里的情况。

  看到商机,毕存仁决心抓住这次机遇。他回到村里就立刻召集班子成员,说出了自己的想法和一路考察学到的知识,得到了班子成员的赞同。第二天,他又在全村召开村民代表大会,向大伙儿讲解种植扶郎花的优势、分析了现在的市场形势,并提出了在村里扣大棚种植扶郎花的意见。

  在大会现场,大多数代表认为这个意见可行,但也有人提出了质疑:“种菜卖不出去自己能吃,种花要是卖不出去,喂驴都不吃,那可怎么办?”

  “不试试,以后还得靠天吃饭。”毕存仁建议大家“闯一把”试试,并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赞同。随后,他组织班子成员明确分工,村干部包户进行土地流转,支部书记牵头筹集资金,并针对个别不同意养花的农户进行了土地调换。土地流转顺利完成后,毕存仁又带头入股10万元,村主任入股5万元,其余班子成员每人入股2万元,带动了20多户自愿入股的农户,共筹集资金50多万元。

  克服重重困难迎来致富曙光

  经过3个月紧锣密鼓的建设,村里建成了8栋160米长、10米宽、5.8米高的大棚,引进栽植扶郎花苗12万株。

  经过请来的专家和技术员的指导,村民们按照要求定时浇水、调节光照时间,一个半月后,花苗逐渐长高,冒出了花骨朵。可就在大家为劳动成果欣喜时,其中的一个大棚却出现了异样。“花叶突然蔫了,两天后苗就直接干了。”

  意外来得太快,村里分批从镇上、外市请来4、5批专家,还将照片发给云南的农科院,最终确定棚内一万多株花苗得了根腐病。“就像人得了癌症,根烂了,根本没得治。”

  不少人被这次打击弄得心情和脾气都不好,毕存仁便开会安抚他们。“刚开始种,只有八分之一的幼苗出了问题,只要查出原因,就能爬起来。”

  在他的鼓励下,村里开始培养自己的技术人员,对幼苗的种植技术进行调整。又过了两个月,剩下7个大棚的扶郎花都盛开,进入了采摘期,出了问题的大棚在补种康乃馨后也开了花。

[1]  [2]  下一页  尾页

(责任编辑:李京)

东北新闻网
微信订阅号

东北新闻网
手机版

东北新闻网
法人微博

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关键词:

打印】【收藏】【关闭窗口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请您来信来电(024-31885629)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