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 大连 鞍山 抚顺 本溪 丹东 锦州 营口 阜新 辽阳 铁岭 朝阳 盘锦 葫芦岛 绥中 昌图 商贸开发区 辽宁社区网 惠农乡村通
    东北新闻网辽宁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新闻网 >> 辽宁频道 >> 辽宁档案

决胜战:围歼国民党沈阳驻军主力部队

作者:

2018-08-24 08:51   来源:沈阳日报  
分享到:

  1948年10月,辽沈战役中被俘的国民党第九兵团司令廖耀湘及其官兵。

  当年,在东北野战军中流传着这样的顺口溜:“吃菜要吃白菜心,打仗要打新一军”和“吃菜要吃白菜心,打仗专打新六军”。

  新一军和新六军是国民党五大主力中的两个,都基本驻守在沈阳地区。这两支部队一个号称“丛林狐”,一个号称“丛林虎”,因1942年远征缅甸一战成名。全部使用美式装备,由美国教官训练,装备精良,作战凶悍,士兵素质高,并且经历过与日军战斗的实战磨练,因此战斗力十分强悍,是蒋介石最先派到东北的两支王牌部队。

  “吃菜要吃白菜心,打仗要打新一军”

  在东北解放战争前期,东北民主联军一度不是新一军和新六军对手。

  1946年2月8日,廖耀湘率领新六军在辽宁葫芦岛登陆,由锦州沿北宁线两侧向沈阳攻击前进。2月10日占领了台安、新民。2月18日,新六军进占法库、大虎山、辽中;2月19日,与东北民主联军的首次恶战在沙岭村打响,持续了两天三夜,这一仗虽然打掉了新22师700余人,给了新六军一点颜色,但东北民主联军3纵、4纵却伤亡了2100余人。3月21日,新六军攻占了辽阳,接着兵分三路,向鞍山、海城、营口、本溪发起了凶猛进攻,全部得手。之后,新六军又在四平攻坚战中风光了一番。

  3月10日,孙立人率领新一军从广州出发,搭乘美军第7舰队的运输舰,在秦皇岛登陆,随后转乘火车经锦州到达沈阳。这样,新一军、新六军这一对“孪生王牌”又凑到了一起。

  新一军、新六军曾在缅甸丛林和印度并肩作战,如今雄踞沈阳,组成廖耀湘兵团。廖耀湘,湖南邵阳人。黄埔军校第六期毕业,后又入法国陆军大学深造。在其军旅生涯中,主要任职于蒋介石嫡系部队。抗日战争中曾任新22师副师长、师长,新六军军长,与日寇作战时善打硬仗,屡建战功。廖耀湘兵团是东北战场国民党军的精华,和邱清泉兵团、黄维兵团,并称为国军三大“王牌兵团”。

  在四平之战期间,林彪曾致电军委提到:“进入东北之敌,为国民党最精锐的,新一军又为其最强者,故我军虽奋勇作战,伤亡重大,弹药消耗甚多,但只能作部分的消灭与击溃敌人,而难于全部击溃与消灭。”对此,我军官兵都憋着一口气,要报仇雪恨,提出“吃菜要吃白菜心,打仗要打新一军”和“吃菜要吃白菜心,打仗专打新六军”的口号,“东北虎”要对决“丛林虎”“丛林狐”。

  调虎离山围点打援

  1948年,经过东北解放军的冬季攻势后,整个东北地区基本就剩下沈阳、长春、锦州三座城市由国民党军孤守。

  解放军的战略是首先攻占锦州,关闭东北大门,迫使被围困半年之久的长春守军起义和投诚;最后攻占沈阳,解放东北全境。此即“关门打狗”战略。

  东北野战军(1948年8月14日东北解放军改称东北野战军)包围锦州后,蒋介石亲自到沈阳督战。10月2日,蒋介石又飞临沈阳,当天下午在沈阳“剿总”对师以上人员讲话。他说:“我这次亲自到沈阳来,是救你们出去。你们过去要找共军主力都找不到,现在东北共军主力已经集中在辽西走廊,正是你们为党国立功的好机会。我相信你们一定能够发挥过去英勇作战的牺牲精神,和关内国军协同作战,一定可以成功的。万一你们这次不能打出去,那么来生再见。”听到蒋介石最后一句话,到会者普遍感到沮丧,认为是“不祥之兆”。

  蒋介石严令国民党东北“剿总”总司令卫立煌,要廖耀湘兵团增援锦州。1948年10月8日,国民党军第九兵团司令廖耀湘率由新一军、新三军、新六军、第71军、第49军主力,共11个师,加三个骑兵旅,组成西进兵团倾巢而出。但廖耀湘怕中了东北野战军围点打援之计,没敢直援锦州,而由新民、辽中分路向彰武、新立屯进击,并先后占领法库、彰武等地,妄图切断东北野战军攻锦部队的后方补给线。廖耀湘的指挥部也随之迁往新民,并把指挥所设在火车上。这列火车先是停留在兴隆店车站一个道岔子附近,以后又转到胡家窝棚一带。

  林彪、罗荣桓、刘亚楼电令5纵、6纵在法库以西秀水河子地区打击敌人,诱敌北进,拖住敌人,为大部队攻打锦州赢得时间。打锦州的部队只用了31个小时即攻克锦州,消灭守军十多万人,并活捉了东北“剿总”副总司令兼锦州指挥所主任范汉杰。

  蒋介石不甘心失掉锦州,又命令廖耀湘兵团向锦州进发,企图会同关内侯镜如兵团从锦西东进,东西夹击,乘东北野战军疲劳之机夺回锦州。东北野战军司令部电令4纵、11纵在塔山坚决阻击侯镜如兵团,电令10纵在黑山、大虎山一线坚决阻击廖耀湘兵团西进,电令打锦州各纵队,取得胜利后留下部分部队清理战场,安排伤员救治,管理俘虏人员等工作。各纵队迅速东进参加消灭廖耀湘兵团和解放沈阳的战斗。

  “拦住先头,拖住后尾,夹住中间,分割包围”

  锦州失守后,廖耀湘兵团西进锦州受阻,又提出向营口撤退的方案,再次被蒋介石拒绝。后经杜聿明、卫立煌争取,蒋介石才在5天后的10月20日晚答应廖耀湘兵团可向营口撤退,但已错失良机。就在这一天,东北野战军总部决定采取“拦住先头,拖住后尾,夹住中间,分割包围”的战术,在辽西围歼廖耀湘兵团。

  东北野战军十大主力纵队80万大军,为廖耀湘兵团的11万官兵布下了天罗地网,网口就在黑山、大虎山。黑山、大虎山是由沈阳通往关内的必经之路,像两扇铁门,开则通,关则塞,战略地位极为重要。

  1948年10月15日锦州解放后,廖耀湘的“西进兵团”从彰武、新立屯地区南进,企图夺取黑山、大虎山,以便重占锦州,打通北宁路。东北野战军第10纵队和第1纵队一个师及内蒙骑兵第1师在黑山、大虎山地区组织坚守防御。10纵只有4万人,时值严冬,部队还没有棉衣。而敌人则是10万美式装备、夺路逃生的亡命之徒,战斗的激烈可以想见。

  从10月23日开始,新六军开始向高家屯一线92高地、101高地、石头山高地发起攻击。双方在这三处展开了反复的争夺,仅101高地就易手20多次,山头被炮弹削掉足足两米,山也被血染成“红”山。东北野战军在高家屯一线顽强阻击了廖耀湘兵团8天,使得廖耀湘兵团退营口之路被切断。随之,廖耀湘又改变计划向沈阳撤退。廖耀湘动用了他的精锐部队猛烈冲击,但都没有成功,撤退沈阳的计划又破灭了。廖耀湘再次改变决心,仍想回师东南走营口撤退的路,但他的阵脚已乱,没有成功的可能了。

  1948年10月26日拂晓,东北野战军司令部下达了围歼廖耀湘兵团的总攻令,“北上主力到达,敌已总溃退,各纵队全线出击。”10个纵队及若干独立师,按预定计划,对黑山以东、大虎山东北、绕阳河以西120平方公里地区内已被我合围的廖耀湘兵团展开了围歼。

  新22师是蒋介石五大主力之一新六军的主力,廖耀湘就是从新22师师长的位置上提拔上来的。客观讲,这个师还真有点虎气,能征善战。打了三年,东北野战军各纵队大都和它交过手,都没占多少便宜。林彪曾几次准备集中10个主力师,消灭中央军这个“王牌”中的“王牌”,始终未能如愿。新22师这次向新民撤逃时,被东北野战军几个纵队分头咬住,几番猛打之后,在大虎山被打“散花”了。东北野战军参谋长刘亚楼曾笑说:新22师不是自称“虎师”嘛,我看他们犯了忌,在打(大)虎山被消灭了!

  “解放军第一棒子即打碎了西进兵团的脑袋”

  10月26日凌晨,东北野战军3纵7师21团3营神奇地抓住国民党三个军接防的疏漏,以一个营的兵力渗透到了国民党军核心阵地。

  3营冲进胡家窝棚,其主力攻击胡家窝棚西边山坡,看见下面的7间大瓦房天线林立,断定此处必有“大鱼”,于是居高临下猛扔手榴弹,炸毁廖耀湘兵团指挥部的通讯器材,廖耀湘兵团顿时陷入混乱的状态。

  在与廖耀湘兵团警卫部队的惨烈交战中,捣毁廖耀湘指挥部的3营指战员几乎全部牺牲。侥幸逃脱的廖耀湘逃到新六军22师指挥部,惊慌中竟用明语呼叫部属向新立屯集中,东北野战军通过监听掌握了廖耀湘兵团的行动计划和路线,迅速有效地采取了措施,使敌人很快陷入了溃不成军的境地。据廖耀湘后来说:“解放军第一棒子即打碎了西进兵团的脑袋,使我感到兵团的命运已处于万分危急之中!”

  战至10月28日凌晨,有着新一军、新六军国民党两大主力的廖耀湘兵团彻底崩溃了。首先东北野战军侦察部队攻打了廖耀湘兵团的司令部,打乱了他的指挥系统,使整个廖兵团陷入群龙无首的状态。加上天寒地冻,没吃的,军心涣散,坦克、大炮都没有发挥作用,被东北野战军各纵队分割包围,各个消灭。

  经过一天一夜的冲杀,敌人已无法组织战斗,溃军纷纷缴枪。敌1个兵团、5个军部、12个师共10万多人,全部被歼或被俘在黑山、大虎山以东,台安以北,绕阳河以西,无梁殿以南地区。

  廖耀湘当天在高粱地里躲了一天。因穿着国民党军服不便行动,第二天等到一个单独行动的老百姓,廖耀湘花重金买了一套便衣和一些食物,化装后向沈阳逃去。途中受阻辽河,后从路人言谈中得知沈阳已经解放,廖耀湘只好改变主意,掉转方向逃往辽西葫芦岛。11月6日,廖耀湘在黑山西南的中安堡被野战军查获。当时他头戴一顶旧毡帽,身穿一件旧棉袍,赶着一头小毛驴,毛驴背上驮着两袋花生米,操着一口湖南话报名“胡庆祥”,自称是南方商人。可东北野战军战士仔细看了他一眼,笑着背了一段滚瓜烂熟的特征口诀:“廖耀湘,矮胖子,眼睛有毛病,鬓发花白,操湖南口音。”廖耀湘见已被识破,索性理直气壮,拍着胸脯大声说:“我就是第9兵团司令官廖耀湘!”

  廖耀湘兵团是东北国民党军的精华。廖耀湘兵团被歼,使沈阳守军主力军丧失殆尽,东北战场我军大胜已成定局。1948年10月29日,中共中央电贺辽西大捷,传令嘉奖参战部队……

  东北国民党军最精锐的廖耀湘兵团,除新一军军长潘裕昆、新3军军长龙天武带少数残部逃出重围、去了沈阳外,其余官兵几乎全部被消灭和俘虏。蒋介石在10月26日的日记中写道:“东北全军,似将陷于尽墨之命运。寸中焦虑,诚不知所止矣。”


(责任编辑:田晶)

东北新闻网
微信订阅号

东北新闻网
手机版

东北新闻网
法人微博

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关键词:

打印】【收藏】【关闭窗口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请您来信来电(024-31885629)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