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 大连 鞍山 抚顺 本溪 丹东 锦州 营口 阜新 辽阳 铁岭 朝阳 盘锦 葫芦岛 绥中 昌图 商贸开发区 辽宁社区网 惠农乡村通
    东北新闻网辽宁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新闻网 >> 辽宁频道 >> 社会万象

丹东:一家三代扎根乡村教书育人六十载

作者:张健 

2018-09-12 08:22   来源:辽宁日报  
分享到:

  核心提示

  在丹东凤城市宝山镇,有一个三代12人为师的教育世家。从1958年祖父王振胜在草屋里拿起教鞭,到2018年孙女王琳琳获得辽宁省乡村优秀青年教师荣誉称号,时间过去了整整60年,教鞭传了三代,而三代人教过的学生已达近万人。

  时代在变,但这个扎根乡村60年的教育世家,对学生的爱一直没变,他们认真上好每一堂课,关爱每一名学生,用爱照亮了一代又一代孩子的人生之路。

  宝山镇,距离丹东凤城市22公里,四面环山。9月6日,一场大雨过后,宝山镇中心小学的操场一片泥泞,学生们在操场上欢快地奔跑着。因为当地条件有限,这所乡村小学目前还是土操场,学生晴天一身土,雨天两脚泥。

  “孩子的鞋如果湿了来不及换着了凉,他们可能会肚子痛。”这是让学校青年教师王琳琳最担心的事情。她拉开办公桌的抽屉,里面放着红糖、姜、创可贴、体温计和酒精。要是有学生肚子疼,她可以冲姜糖水给他们喝;要是有人受伤了,也能做一些简单处理。

  祖父王振胜在一间破草屋里开了课

  走出校门,街上的人纷纷向王琳琳打招呼——他们中的大部分人是王家三代人的学生,王琳琳也不断点头问好。

  34岁的王琳琳出自教育世家。一大家子就像一棵茂盛的大树,祖父是根,父亲、大伯是枝,哥哥、姐姐、妹妹和她自己是叶。

  王家三代为师的故事,要从尊师重教说起。

  祖父王振胜早年读过几年书,识文断字,尤其是毛笔字写得好,逢年过节,乡里乡亲都请他写对联。因为有文化,村民就推举他当了老师。

  1958年,王振胜在一间破草屋里开了课。老人当年的学生夏玉林回忆说,草屋当时有盏小煤油灯,用两块木板拼了一块小黑板,还有几套旧桌椅。老王老师非常严厉,不听话就要挨训。

  自然而然,老王老师的两个儿子也当了老师。王琳琳的父亲王忠新继承了祖父的风格,严格而认真。他当年的学生、宝山镇中心小学校长李超回忆说,王老师上课最大的特点是“全力以赴”,隔几个教室都能听到他慷慨激昂的授课声。王老师的个性爱憎分明,谁表现好一定夸奖,谁犯了错误必须纠正。

  王琳琳从记事起,父亲常对她说的一句话就是:“你一定要好好学习,将来考五龙背师范。”王琳琳告诉记者,当时考丹东五龙背师范学校要比考普通高中难。至今,她还清楚地记得自己被五龙背师范录取的那天,祖父和父亲一脸喜气洋洋的样子。

  除了王振胜、王忠新、王琳琳外,王家还有9人是老师,他们分别是:王琳琳的大伯王忠孝、大姑夫谭志宝、表哥谭信阳、表嫂赵玉娜、堂姐王海燕、妹妹王璐璐、堂妹王喜凤、堂妹夫于贵州、堂妹王丽娜。

  王琳琳说:“我们家这么多人选择教师这个职业,是因为爷爷一直说教师传授知识,是做好事、做善事。”

  “当老师是我一生要做的事情”

  一个学生偷拿了同学的钱怎么办?对于这个问题,王琳琳的祖父和父亲一般会采取比较直接和简单的方式解决,而王琳琳却给了这名同学一个机会:让他自己悄悄还回去。

  王家的家训是:“上好每一堂课,关爱每一名学生。”王琳琳说:“时代在进步,教育的本质不变,但是教育理念在变。”

  今年教师节前夕,宝山镇的一些村民,也都是王家三代人的学生,自发组织起来拍了一个小视频,向这个教育世家表达敬意。对王振胜、王忠新的主要评价是“严格”,而王琳琳得到的评价却是五花八门,譬如“耐心”“善良”“像妈妈”,不一而足。

  王琳琳将祖父和父辈的教学经验传承并发扬,形成自己的独特风格:因材施教、合作交流、自主创新。这些年,经过潜心研究教育教学理论,她不断探索创新,积累了丰富的教学经验,各种荣誉也接踵而至:2017年,被评为丹东市“十三五”中小学骨干教师;2017年,她讲授的语文课《自己的花是让别人看的》被评为辽宁省优质课;2018年,被评为辽宁省乡村优秀青年教师……

  这是一个教学条件、工作环境令父辈无比羡慕的时代,父亲看着她的丰富课件、手提电脑以及多媒体教学工具,经常啧啧称奇,大有恨不得重新回去教书之意。

  同时,这仍然是一个需要乡村教师无私付出的时代。一个乡村女教师要付出的,一点儿也不比父辈少,甚至更多。

  乡村小学生的文化基础薄弱,底子差,王琳琳除了上课,还要补课,平均每天要上八 九节课,工作起来,半天也顾不上喝水,所以嗓子经常疼痛,含片和胖大海用的时间长了,已起不到一点儿作用。医生警告说,用嗓过度、咽炎加重,如果拖延下去,声带可能会损坏,但她再也没有去看过医生。她师范学校的同学都说她的声音变了,变得快听不出来是她了。

  2005年,王振胜去世。刚参加工作不久的王琳琳为了照顾学生而住校。厕所距宿舍100多米远,她害怕夜里一个人上厕所,每天下午就不敢多喝水。很多次夜间醒来,睁着眼睛熬到天亮,实在忍不住才叫醒同伴陪她上厕所。

  那时,她和同事借用图书室做宿舍,屋里有老鼠,到半夜总能听到老鼠咬书的声音,这让她们心惊肉跳。冬天没有暖气,露哪儿冻哪儿,鼻尖儿和脑门儿经常是冰凉的,经常要搂着热水袋才能睡着。

  现在,崭新的宿舍楼和教学楼已经建起来了。王琳琳说:“在最困难的时候,我也矛盾过,也曾经想过放弃,可一想起我考上师范那天我爷爷、我爸爸的笑脸,我就明白当老师是我一生要做的事情。”

  60年不变的是对学生的爱

  从1958年祖父在破草屋拿起教鞭,到2018年王琳琳获得辽宁省乡村优秀青年教师荣誉称号,整整过去了60年。

  王琳琳把祖父、父亲和自己比喻成“点灯人”,“我们的光是爱,照亮学生,同时也照亮我们自己。”

  一名今年毕业的学生,在给王琳琳的信中这样写道:“您是我们37个孩子的妈妈。”他在信中深情提起:“当您亲手把衣服和课外书递到我手里的那一刻,我幸福极了。我永远记得您课堂上认真讲课的样子,还有课下我们一起游戏时的欢声笑语,您的教诲之恩,我终生难忘。”

  一个已经毕业十年的女孩儿,来到学校请王琳琳去吃杀猪菜。她上学比较晚,比同班同学大两三岁,不爱说话,有些自卑。王琳琳主动和她做朋友,又带动其他同学和她交朋友。女孩儿的眼神活了,性格也开朗了许多。所以,虽然毕业十年了,她每年都会来学校看望老师,说些知心话。

  教师节前,一些学生家长给老师送来山野菜,这是乡村教师最常收到的馈赠。原则上,老师们不可以收这些东西,但是家长们总是一再坚持,最后老师们不得不收下。

  60年光阴,王家三代人为师,很多东西都在变,不变的是他们对学生的爱。

  王琳琳开着车,从她家到学校的路上一路指点——这是60年前爷爷上课时要过的河,那时候下大雨一涨水,上学放学时,爷爷就要在河边赤脚背着学生一个一个过河;这是爸爸骑自行车去家访的路线,30年前的很多个星期天,爸爸经常骑着自行车,从早上到晚上,挨家挨户做工作,劝说失学孩子的家长,让孩子回到学校,一次不行,就再去一次,反复讲解“知识改变命运”的道理。

  到了学校,一名学生的姥姥顶着太阳走了半小时山路,特意给王琳琳送来一箱牛奶。两人见面时,老人身上的衣服都被汗水浸透了。王琳琳哪里忍心不收下,后来她把100元钱夹到了孩子的书里,让他带回家给姥姥。

  王琳琳说: “爱是相互的,是教育最本质的东西。我们很清贫,但是我们很幸福。”

  补记

  用爱点燃

  教育的火焰

  采访中有一个情节令人难忘。王琳琳和她的学生下课后聚在一起闲聊着。一个小姑娘面对老师,情不自禁地喊了一声:“妈妈!”王琳琳拉长声答应着“唉”,然后,她和身边的孩子一起哈哈大笑起来。

  一声“妈妈”,道出了学生对老师最炽烈的爱。王琳琳和她的祖父、父亲三代人,拿着微薄的收入坚守在三尺讲台,送走一届又一届学生。他们爱岗位、爱学生、爱一切美好的事物。三代人12位教师,每一位都是一张教育的名片,看似平凡,却以一生写尽了人间大爱。

  夏丏尊形容教育里的爱,就像池塘里的水,没有爱就没有教育。列夫·托尔斯泰说:“如果教师只爱事业,那他会成为一位好教师。如果教师只像父母那样爱学生,那他会比那种通晓课本,但既不爱事业,又不爱学生的教师好。如果教师既爱事业,又爱学生,那他是一位完美的教师。”时至今日,这些话依然发人深省。

  随着经济状况改善,教育投入加大,许多地方的教学大楼拔地而起,许多学校的仪器设备不断更新,各种现代化教学手段更是让人眼花缭乱。然而在少数地方,却出现“条件越来越好、教育越来越远”的现象:一些老师只注重提高成绩,而忽视用爱来感染学生的心灵、维护学生的自尊。相对于单一的人才选拔机制,过于繁重的课业训练,忽视创造力和简单粗暴的教育方式值得让人反思。一些教育界人士疾呼,教师不缺知识,不缺方法,缺的是爱心,缺的是责任心。今天的教育,比以往任何时候都需要回到人本身,关注人的成长。

  一个冷漠眼神、一句刻薄话语、一次不公对待,会影响孩子的一生。若没有立德树人的仁心、诲人不倦的耐心、有教无类的公心,教育是缺少温度的。

  王家三代教师的经历告诉我们,教育不是灌输,而是点燃火焰,要用爱感染人、激励人。无论爱事业,爱学生,还是既爱事业又爱学生,对于教育来说,爱就是火焰。缺少爱的教育,有再多的知识,也只能像星光一样璀璨却遥远,无法像火焰一样温暖人。

  心中有爱,才能成为燃灯者、举灯者,他们提供的光亮,足以照耀孩子们的前程,足以照亮我们民族的未来。


(责任编辑:李京)

东北新闻网
微信订阅号

东北新闻网
手机版

东北新闻网
法人微博

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关键词:

打印】【收藏】【关闭窗口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请您来信来电(024-31885629)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