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 大连 鞍山 抚顺 本溪 丹东 锦州 营口 阜新 辽阳 铁岭 朝阳 盘锦 葫芦岛 绥中 昌图 商贸开发区 辽宁社区网 惠农乡村通
    东北新闻网辽宁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新闻网 >> 辽宁频道 >> 辽宁档案

口述见证:沈阳解放那一天

作者:

2018-11-02 08:43   来源:沈阳日报  
分享到:

  贺电传单

  东北书店(今马路湾新华书店)回到了人民手中。图为群众正在购买读物。

  1948年11月2日下午5时,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向全国发布新华社快讯:“人民解放军于11月2日解放沈阳。”从那一刻起,11月2日,成为每一个沈阳人珍藏心底的日子。

  今天,是纪念沈阳解放70周年的日子。在这个特别的日子里,沈阳市政协文史顾问、历史文献收藏家詹洪阁公开了一批珍贵的文史资料,其中就包括刘白羽的《光明照耀着沈阳》、常工的《进军沈阳》以及《东北画报》第45期等,让我们对沈阳解放有了直观的印象。同时,我们也搜集了一批口述资料,采访了相关见证人,还原了“沈阳解放那一天”的感动瞬间,并以此致敬历史。

  一人缴了一队的枪

  解放前,李麟童在北市场共益舞台(即北市剧场,现已拆除)戏班当学徒,时年19岁。1998年,他在一次有关沈阳解放50周年纪念征文中讲述了自己1948年11月2日的见闻。当日早晨7点多钟,他出门给师傅取苞米面,目睹了一名解放军战士缴了一队国民党军枪的过程:

  我出门时满街静静的,店铺都关门闭户,行人寥寥。我背着小面袋从小西门往回走,在路上看见电线杆上贴有红红绿绿的标语,上写“热烈庆祝沈阳解放!”“毛主席万岁!”。

  我顺着小西街穿过市政府后边的鸡鸭市小胡同,就到了共益舞台的那条小街。当时在对门“新味斋”饭店一面街上住着大批国民党士兵,他们见我走过来,问道:“小孩从哪过来?”我说:“从城里过来。”他们又问:“看见解放军没有?”我说没看见,看见解放军贴的标语了。他们大喊大叫:“叫他们来吧!一个也活不了。”

  他们正在耀武扬威时,突然从街东头新光电影院的电线杆后边闪出一人,穿着一身军装,左胳膊上扎着一条白毛巾,手握着美式铁柄冲锋枪,大喊:“缴枪不杀,我是解放军!”只见这群刚オ还耀武扬威的蒋军,连忙喊:“别开枪!我们缴枪啊!”他们把枪支弹药往马路中间一扔,举着双手乖乖地站在道旁。这位解放军端着枪雄赳赳地走过来。正在这时,一个国民党军官开着一辆中型卡车过来,这位解放军上前缴了他的枪,让俘虏把枪支弹药装上车,押着那个军官开车走了。剩下这群有百多人的国民党兵,垂头丧气。有个人说:“怎么就一个解放军咱们就都缴枪了!”有一人顶他一句:“别放马后炮了。”接着,有的披着毯子,有的夹着棉被,向四处散去。

  下午,在这条不宽的小街上来了大批威武雄壮、队伍整齐的解放军大部队,向沈阳南站(今沈阳站)方向进发。这时老百姓走出家门,欢呼解放,我也跟在人群中……

  接收沈阳

  沈阳解放时,韩明顺在东北人民解放军总司令部作战处当缮写员。在《辽宁文史资料》辽宁解放纪实专辑,他有一篇口述史文章《跟随陈云、伍修权等首长接收沈阳》,记述了接收沈阳的过程:

  11月1日晚8时左右,我们到达沈阳北文官屯附近的榆林堡。……

  11月2日早饭后,伍参谋长(伍修权)乘车到沈阳市内,找陶铸同志研究城市接管的卫戍事宜。当时,沈阳市内战斗仍在进行。时近中午,伍参谋长从市里回来了。这时,我们的盖印工作还在继续,又大干了一上午。参谋长兴致勃勃地朝我们走过来,笑着对我们说:“同志们,快干啊!咱们午后就要进城喽!沈阳的敌人已大部被解决,只剩铁西二0七青年师还在作最后的抵抗。”听说马上要进城,我们都很激动,进一步加快了手头的工作。

  当日午后3时许,我们乘车进城了。这时,铁西仍响着战斗的枪声!我们乘坐的汽车经由二台子、大北关,很快进入市区。

  车队进入市区,各个系统和单位便分别行动了。我们乘坐的大卡车穿过中街,随同首长的小轿车继续向西开,来到中山广场拐了个弯,一直开进大和旅馆(今辽宁宾馆)的后院。这时,铁西方向虽仍响着枪声,战斗已接近了尾声。

  在大和旅馆,后院里整齐地排列着30多辆轿车,旅馆的经理已不知逃往何处,有部分服务人员还在。陈云、伍修权首长,就临时住在这里,坐镇指挥沈阳市的接收工作。

  首长住在3楼,我们机关人员住在2楼。刚安顿住下后,我们立即投入了紧张的工作。首先,是通知各部队、各单位立即派人来领取汽车通行证(即用厚纸壳印制的车牌子)。同时,我还要抓紧时间,继续完成布告(沈阳特别市军事管制委员会第1号布告和沈阳特别市卫戍司令部第1号布告)的盖印任务。直到晚上7点多钟,我们才吃上晚饭。

  我们进城的当日,沈阳特别市军事管制委员会便宣告成立了,陈云任军管会主任,伍修权、陶铸为副主任。军管会就设在大和旅馆,11月5日换到别地儿。

  学生欢迎解放军

  刘华丰,沈阳解放时他正在沈阳北陵青年中学读书,20岁。刘华丰曾撰写一篇回忆文章《沈阳解放那一天》,记录了学生迎接解放军入城的过程:

  沈阳解放的头天晚上,学校要我们明早欢迎解放军入城,晚上饥肠辘辘的我,翻来覆去难以入睡。心想:明天,在饥寒交迫中煎熬的老百姓将重见天日,我们这些每天只能吃半饱的学生,也不会再挨饿了。

  早饭后,我们把课桌搬到马路边,桌上摆了饭碗,准备了白开水。这就是我们迎接解放军的慰劳品。同学们沿着马路边排好队等候解放军的到来。

  大约上午9点左右,就见远处的北陵方向人群蠕动,隐约看见路中央人头闪动,渐渐显现出身着黄军装、步伐整齐的队伍由远而近,看清了雄赳赳气昂昂的姿势。他们就是驰骋在东北解放战场上的劲旅——李红光的先头部队。欢迎人群立时热烈鼓掌,口号声此起彼伏。随着解放军的前进步伐,一个上午就解放了沈阳。曾逞凶一时的国民党军投降部队,像绵羊似的,一群群聚集在市区马路上。解放军入城后,由于纪律严明,不扰民不害民,赢得了沈阳人民的拥护,全市秩序井然。

  午饭后,同学们在议论国民党的腐败:解放前两天,沈阳市首脑大员们狼狈逃窜,丑态百出,北陵机场一片混乱。他们不顾性命地抢上飞机,超载飞机不能升空,大官们的金银财宝,整箱整箱往下扔……同学们正热烈谈论着,不知是谁在外面大声喊:“同学们!快下防空壕啊!国民党飞机来轰炸了!”大家立即钻进防空壕里。躺在里边,仰望天空,见好几架B29型轰炸机在空中像鬼魂一样上下穿梭在投弹。飞机的轰鸣和炸弹的爆炸声,使人心惊胆颤。大家无不咒骂国民党军不甘心失败,在作垂死挣扎。

  半小时后,城市又恢复了平静。

  欢庆人群中找姐妹

  王利群在新民高级中学工作,沈阳解放时他的母亲遇洁仁才21岁。遇洁仁写了“解放日记”,后来不慎遗失,但王利群还记得日记里母亲写的内容:

  在沈阳顺条胡同,有五个自小玩大的姐妹,学着男孩拜了把子,其中就有母亲。后来,五姐妹萌发了投奔延安的念头。一个晚上,五姐妹商定半夜在顺条胡同聚齐,一起走。结果,那晚姥爷突发脑溢血,母亲没走成。

  1948年11月2日这一天,母亲冲进欢庆的人群,穿梭在入城的解放军中间,呼唤四位姐妹的名字。母亲的举动引起一位首长的注意,她让母亲去解放军驻地寻找。在驻地,除了拥军慰问的,其余全是来寻找从前参军的亲属的。找到亲属的笑逐颜开,没找见的愁眉苦脸。有位叫“老革命”的小战士管这事儿。他虽然只有十八、九岁,却军龄长,所以都叫他“老革命”。他在名册上没找到四位姐妹的名字,对母亲说:“别急,入城的部队驻扎在很多地方,我再帮你查查,过几天你再来。”母亲没待两天就又跑去,遇到了一件事。“老革命”正向老乡们讲话时,一名敌特分子掏出一颗手榴弹,要投向人群。“老革命”立即扑上去同他厮打拼抢起来。而这名敌特分子还有同伙,拿匕首刺向“老革命”。待战士和乡亲们冲上去制服这帮家伙,而“老革命”却倒在血泊中,奄奄一息……母亲没找到四位姐妹,还不知道“老革命”后来的情况。

  取个新名叫“解放”

  还有一篇由杨宗桂撰写的《我大哥的名字叫“解放”》,讲述自己家庭的一次经历,表达了“改天换日迎来新生”的感恩之情:

  大哥1946年被国民党抓去当兵,在1947年的一天逃回来。因为当时逃兵被抓回去是要被枪毙的,所以每当查户口时,妈就把他藏在西屋的大木柜里,他从此成了“黑人”。

  1948年11月2日,沈阳解放了。这一天,我们兄弟姐妹随着欢呼的人群,东奔西跑地忙了一天,非常高兴,因为我们知道:“好日子要来了。”到了晚上六七点钟,天已大黑,我们正要睡觉,突然有人敲门,并喊:“老乡,开门查户口!”妈忙叫大哥躲进西屋大木柜里。几位解放军拿着枪走进来,问了一些家里的情况。他们又指着西屋问:“那屋有人吗?”妈说:“没人,是空的。”这时,突然听到西屋有声音(大哥在柜里很害怕,碰了柜盖),几位解放军直奔西屋,举枪喊道:“什么人?快出来!”

  在昏暗中,我见到大哥举着双手跨出了柜子……

  大哥、爸和妈被带到离我们家不远的临时办事处,我们兄妹也跟了去。屋里还有几位解放军,当时我们都吓坏了。其中一位解放军问我爸:“他是你什么人?为什么躲起来?”爸就把整个事情说了一遍,又找来几位邻居作证。几位解放军听后小声商量一会儿,面对面地笑了。

  一位解放军对我爸说:“我们查户口是怕有坏人。你儿子不愿当国民党兵是对的,逃回来是好事!”同时抓起大哥的手说:“小兄弟,今天沈阳解放了!你也彻底‘解放’了!赶明儿把户口上了,再也不用当‘黑人’了!”

  爸妈听后就要给解放军下跪,忙被解放军拦住了。

  大哥举手给解放军敬了一个礼……

  一块石头总算落了地,全家人高兴极了,再也不用为大哥担心受怕了。我们兄妹几个人“解放、解放”地喊了一道以后,“解放”竟成了大哥的另一个名字。

  沈阳是完整的沈阳

  詹洪阁光收藏刘白羽的《光明照耀着沈阳》就有5个版本。他说,随军记者刘白羽参加了解放沈阳的战斗,亲身感受了人民群众欢庆解放的喜悦,所以刘白羽撰写的通讯有较高的史料价值。在《光明照耀着沈阳》中,刘白羽写道:

  沈阳的人民更是清醒,他们不是等待着,而是英勇地迎接光明。当10月29日蒋军战车还在街头巡逻时,“毛主席是中国人民的救星”的标语,就动人地出现在街头了。1日敌机虽轮番轰炸,但沈阳市民们涌上街头,争着看解放军缴敌人的枪。职工们保护了机关、工厂、银行,全体人民站在各自的岗位上,迎接人民军队的到来。沈阳是完整的沈阳,这是我们第一个强烈的印象。战争结束的早晨,人们便在路上走来走去。《中央日报》的工役在擦地板,字架上一个铅字也没乱。市政府里有人说服了卫兵,取过钥匙,锁好门窗。很多机关没打破一块玻璃,没丢一个灯泡。2日沈阳解放,4日工人职员等陆续登记报到,第一周就有19万人。……

  当然,在沈阳解放中,最动人的还是工人的行动。

  他们在战斗还在进行时,在敌机还在疯狂轰炸时,就奋不顾身地为人民的沈阳放置下第一块基石。工人们除了把每座工厂完整保存下来之外,2日夜,在密集的轰炸下,工人为完成恢复交通等工作而展开了惊心动魄的一幕。一片漆黑之下,上有炸弹,下有地雷,哈尔滨铁路工人的忠诚英勇与沈阳工人的澎湃热情相结合,忘我地在一个夜晚完成了意想不到的任务。一个哈尔滨铁路劳动英雄一连紧张工作了26小时。沈阳工人蔡立清在战前战后的两日两夜,机警保护人民的财产,侦察谁放信号,监视特务。在这汹涌的人民力量之下,沈阳市从战争里迅速恢复过来,第二天电就来了。

  ……

  一个市民抢着说:“解放军是1号进城,又赶上礼拜一,真是巧,一切是从新开始了。”

  沈阳日报、沈报融媒记者周贤忠实习生乌亮/文詹洪阁/供图


(责任编辑:田晶)

东北新闻网
微信订阅号

东北新闻网
手机版

东北新闻网
法人微博

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关键词:

打印】【收藏】【关闭窗口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请您来信来电(024-31885629)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