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阳 大连 鞍山 抚顺 本溪 丹东 锦州 营口 阜新 辽阳 铁岭 朝阳 盘锦 葫芦岛 绥中 昌图 商贸开发区 辽宁社区网 惠农乡村通
    东北新闻网辽宁频道
您当前的位置 : 东北新闻网 >> 辽宁频道 >> 辽宁档案

鸱鸮陶壶 远古图腾崇拜的汉代余韵

作者:周代红

2019-07-08 10:28   来源:大连日报  
分享到:

  ▲花儿山8号墓出土的鸱鸮陶壶。

  ▲旅顺博物馆主馆二楼青铜展区展出的商代鸱鸮提梁卣。

  刘立丽讲解鸮崇拜的由来与变迁。图/旅顺博物馆、刘俊勇提供

  如今,在国人的印象里,猫头鹰并非吉祥之鸟。然而,远古时期,猫头鹰——鸮崇拜是图腾崇拜的重要代表;在商代,鸮被看作是能通神的灵物,又是勇健和克敌制胜的象征,素有“战神鸟”之称。旅顺博物馆馆藏国家一级文物——普兰店出土的西汉鸱鸮陶壶就是这种传统的遗风。

  直播间

  鸱鸮是图腾崇拜的代表形象

  旅顺博物馆新馆一楼“大连古代文明”展的青铜至魏晋时期展厅内,有一个展柜陈列着大连地区出土的汉代陶制品,包括兽形灰陶插座、灰陶博山炉、陶鼎、陶磨、陶灯等。展柜右侧的一个看上去好似猫头鹰的陶器最为引人注目,它就是汉代鸱鸮陶壶。

  “鸱鸮是一种凶猛的飞禽,大致类似现在的猫头鹰。”旅顺博物馆副研究馆员刘立丽说。眼前的鸱鸮陶壶外形写实,鸱鸮形象逼真、憨态可掬,看上去有点萌。鸱鸮头部是半球形壶盖,上塑小且竖立的耳朵、圆眼睛、长喙,两侧各有一个圆形小鼻孔;圆滚滚的身子则是壶身,短短的颈部与壶盖相扣吻合;双腿与宽大的尾部一起形成三个支点,稳稳地托起陶壶。陶壶高29.68厘米,口径11.5厘米,腹径18.7厘米。

  “陶壶为什么做成鸱鸮的造型?”已经在旅顺博物馆服务半年的志愿者周丹问。

  “远古时期,人们的生产生活受自然影响很大。动植物被认为是具有特性的灵物,具有沟通人与自然、此生与来世的独特功能。”刘立丽解释,“在这样的社会背景下,许多事物成为氏族的图腾被人们崇拜,鸮崇拜是其中一个重要代表,我们最熟悉的是华夏先民的龙图腾崇拜。鸱鸮陶壶就是这种传统的遗风。”

  鸮形器种类用途多样

  旅顺博物馆藏鸱鸮陶壶,1975年出土于普兰店花儿山汉代贝墓。“汉代鸮形器大都是随葬品,这件陶壶出土时内部是空的,只是作为冥器。”刘立丽说。

  “鸮形器是指以鸮为创作原型,通过写实、写意、拟人、夸张、变形等手法,用玉石、青铜、陶等作为原料制作,应用于日常生产生活、宗教祭祀、丧葬等场合的器物。具体来说,可以分为实用器、礼器和冥器等。”刘立丽介绍。鸱鸮形象广泛出现在陶器、石器、玉器、青铜器等器物和岩画、画像石(砖)等许多艺术形式中,如殷墟妇好墓出土的鸮形铜卣、鸮形尊等。旅顺博物馆藏鸮形器还有几件小陶壶,有的上面有彩绘,而在主馆二楼青铜展区展出的商代鸱鸮提梁卣则是一种酒器。

  汉代鸱鸮陶壶最初在旅顺博物馆主馆“旅大地方出土文物展”展厅展出。2001年,新馆成立后,鸱鸮陶壶转至此展出至今。1993年,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将其鉴定为一级文物。

  考据

  人们对鸮的态度由崇拜走向厌恶

  刘立丽介绍,鸮崇拜的史前遗迹广泛分布于华夏大地。除了仰韶文化时期的红陶鸮头、辽宁博物馆藏红山文化时期的玉鸮以外,甘肃、青海的马家窑文化,山东日照的龙山文化,江汉平原的石家河文化以及浙江的良渚文化等都发现了类似鸮形陶器。从殷商时期到汉代,仍有大量鸮形器被发掘出土。

  鸮崇拜之所以如此盛行,与远古先民对鸮习性的了解与认知有关。“鸮的外形凌厉凶猛,善于飞翔与扑猎。远古先民把它作为崇拜的载体,或供奉,求得神灵保佑;或当做护身符,用以压邪护身;或当做徽标、图腾,希望能够借助于鸮的威慑力来震慑外族、维护权威;或死后随葬,渴求来世或在另一个世界能像鸮一样自由飞翔。”刘立丽解释。

  从新石器时代到汉代,人们对鸮的态度经历了一个由崇拜走向厌恶的过程。

  进入西周以后,源远流长的鸮崇拜完全中断,鸮不再为人们所喜爱,而是转化成了凶鸟、恶鸟或不祥之鸟。《诗经·大雅·瞻昂》说:“懿厥哲妇,为枭为鸱。妇有长舌,维厉之阶。”意思是女子长舌,就像鸱枭(鸮)夜鸣一样,容易招致邦国灾难。东汉许慎《说文解字·木部》道:“枭,不孝鸟也。”

  汉代用鸱鸮陶壶随葬内涵多元

  “在山东长岛、广东广州汉墓中,都曾发现过和旅顺博物馆馆藏类似的鸱鸮陶壶,这说明鸱鸮造型的器物在汉代很流行。”辽宁师范大学教授刘俊勇说。既然汉代鸮已然成为人们厌恶的对象,那么鸮形器作为随葬品又为何风行一时?

  “汉墓出土鸮形器及其画像的内涵是多元的。”刘立丽解释,“因为鸮能够在夜间自由飞行,人们相信可以在死后的黑暗世界里得到鸮的指引;又因为人们洞察到鸮的夜视能力、凶猛的性情和昼伏夜出的习性,认为这种具有夜视能力的鸮可以在冥界庇护自己,具有镇墓辟邪和守卫墓主的作用;另外,鸱鸮是老鼠的天敌,有些汉墓出土的鸮壶中残留有谷黍朽壳,鸱鸮陶壶作为随葬品,有保护粮食不受老鼠侵犯的意味,寄予着人们对逝者在地下也能有食之不尽的粮食的希冀。”

  逸事

  44年前相继出土两件鸱鸮陶壶

  谈起鸱鸮陶壶,作为44年前的发掘者之一,辽宁师范大学教授刘俊勇记忆犹新。

  1975年10月下旬,新金县(今普兰店)花儿山公社驿城堡大队乔屯生产队农民李开发,在平整房前孤堆子时,发现了贝壳并上报。当年,新金县文化馆文物干部戴廷德经常下乡宣传,告诉大家发现贝壳提示附近可能有贝墓,要及时上报。

  10月26日,戴廷德与旅顺博物馆考古部工作人员刘俊勇、周家花、许正雄一起去发掘新金县花儿山公社驿城堡乔家屯7号木椁贝墓。在发掘过程中发现周围还有贝壳,当场又确认了几座墓。

  当晚,刘俊勇打电报向旅顺博物馆负责人许明纲报告了发掘情况。第二天,许明纲陪同旅大市文化局副局长邢桂樾考察7号墓发掘现场,并发掘了8号墓。在8号墓清理发掘到墓底时,一排陶器呈现在眼前。刘俊勇提起鸱鸮陶壶递给许明纲,并抢拍下许明纲与邢桂樾一起欣赏陶壶的照片。“百年回眸——旅顺博物馆馆史资料展”等展览都选中了这张照片。

  此后,在9号墓也发现了造型相似的鸱鸮陶壶,但是出土时没有8号墓陶壶完整,需要进行修复。


(责任编辑:李京)

东北新闻网
微信订阅号

东北新闻网
手机版

东北新闻网
法人微博

新闻客户端
Android版

新闻客户端
iPhone版

 
关键词:

打印】【收藏】【关闭窗口

*本网站有关内容转载自合法授权网站,如果您认为转载内容侵犯了您的权益,
请您来信来电(024-31885629)声明,本网站将在收到信息核实后24小时内删除相关内容。
东北新闻网版权所有,未经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